第111章趙昺稱臣(求首訂)

第111章趙昺稱臣(求首訂)

雖然這一次,恆軍取得了勝利,但所付出的代價還是非常慘烈的,恆武軍團還好,但蝮蛇軍團在前面的攻城戰以及剛剛的巷戰中,三萬大軍傷亡數高達23000餘人,尤其是蝮蛇軍團的主將杜壆也因為這次的戰爭而陣亡,歷經這麼多的曲折,蝮蛇軍也算是徹底報廢了。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在您的領導下,您的部隊取得了一場大勝,獎勵統帥值+2,智力+1;領悟技能《操御機巧》。」

【姓名】:林凡

【身份】:大恆國主

【特性】:

紫薇大帝(紅)、探測(紫)

【職業】:術士(副職業:見習陣法師)

【等階】:三階

【統帥】:35

【武力】:11

【智力】:16

【政治】:15

【魅力】:88

【技能】:九宮八卦陣(1/10)、迴風返火(1/10)、撒豆成兵(2/10)劍術(2/10)、操御機巧(1/10)

【功法】:《紫薇星河錄》(SSS)

【裝備】:青鋒劍(白銀)、新手龍袍(黑鐵)、新手朝天冠(黑鐵)、新手踏雲履(黑鐵)

【坐騎】:夜照玉獅子(紫)

聽著耳邊系統傳來的提示性,林凡點開了自己的屬性面板,雖然涇河城一戰有些慘烈,但進步還是十分可觀的,不僅四維屬性有所提升,連『撒豆成兵』、『劍術』的等級都升到了2級。

「大王,史文恭、張巡二位將軍已經帶人佔領了涇河城4座城門,除了部分的宋軍從北城門逃亡,其餘人馬已經全部被我軍控制,請大王示下。」

右手中箭挂彩的朱武來到林凡身邊,彙報了涇河城大概的情況。

看了看眼前傷痕纍纍的朱武,林凡關心道:「傷不要緊嗎?」

「大王放心,不過小傷罷了。」

林凡看了看對方嘆息道:「這次是本王輕敵了,這才導致了杜壆將軍的陣亡……這樣吧,蝮蛇軍團主將暫由朱愛卿代理,所部就先駐紮於涇河城休養,其餘部隊,立刻集結,與本王一同去協助陌刀軍團,徹底剿滅宋國南部守軍!」

「喏!」朱武領命而去。

而林凡則乘著軍隊集結的間隙,登陸了論壇,與方毅取得聯繫,讓鐵國與月國做好戰前準備,等待他發送進攻金國的信號。

將朱武以及重傷的秦明、王寅留在城中,並讓張巡、楊大淵幫忙看管那三萬宋國降軍后,林凡當即帶著萬餘恆武衛,北上馳援李嗣業,意圖與陌刀軍團形成合圍,徹底殲滅宋軍余部。

……

宋都臨安城,南城門的守衛們將身體杵在長槍上,懶懶的看著進出的人流,雖然宋金大戰依舊在持續,但此刻的臨安,依舊是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城外卻響起了戰馬賓士之音,卻是哥舒翰帶著衛伯玉、關勝兩人,攜3000六階神策軍飛馳而來!

由於宋國兩面開戰,戰況一直在急轉直下。為了保證自己的北伐大計,宋國丞相韓侘胄,將大部分原本駐守臨安的御前諸軍,都調入了趙葵、趙方兄弟所部。

前日,又為了給杜杲湊齊10萬人馬,在抽空了臨安附近鄉兵的同時,還從所剩不多的御前諸軍抽調了三千人。

此時的臨安,除了守護宮城的兩千五階御前諸軍外。其他的守衛,大多都是由一些徵召不久的新兵臨時充。

故而,當神策軍衝到臨安城附近時,城上的守軍這才後知後覺。神策軍的到來,打亂了臨安城的寧靜,那些悠哉悠哉踱步的貴人、仕女、以及普通百姓,都驚慌失措的朝臨安城中跑去。

作為新兵,這些守軍再見到神策軍殺來的時候,心中本就帶有惶恐,此時又被百姓們一衝,不由得亂了手腳。

見臨安城城門處大亂,宋軍正在慌亂的企圖關閉城門,一路疾馳的哥舒翰當即一聲大喝,高舉著白銀級的九首大環刀,一馬當先的衝進了城中,身後的三千鐵騎在關勝與衛伯玉的統領下緊隨其後。

「賊子大膽,光天化日之下膽敢沖城!」

「不自量力!」

城門處,數名頗有膽氣的儒生,手持長劍聯手殺向最前面的哥舒翰,面對攻來的精美佩劍,哥舒翰嗤之以鼻,揮刀間,幾名儒生已經斃命!

「休要管其他人,隨某直取王宮!」

……

「幾位將軍,我自問平日待幾位將軍不薄,眼下國家有難。還望幾位將軍能挺身而出,力挽狂瀾於不倒啊。」

負責統領京師禁衛的知樞密院事蘇師旦一邊緊急派遣親衛前去王宮,稟告丞相韓詫胄和楊太后,恆軍突襲國都的事情;一邊對著身後的殿前司都虞侯苟邦達和他麾下的虞侯范成龍、賀太平客氣的說道,現在,他要冒死統兵前去組織神策軍的攻勢!

別看他在原本歷史上被評價為恃勢恣橫,貪贓枉法,甚至明目張胆地公開賣官鬻爵。可蘇師旦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宋國滅亡,畢竟一旦宋國沒了,他還怎麼撈錢啊!

「樞密勿憂,末將定當拚死一戰。不讓賊軍踏入王宮一步!」雖然三人對蘇師旦都沒什麼好感,但還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與此同時,隨著一陣陣彷彿雷鳴一般的震動過後,三千黑甲青袍騎兵在為首一名燕頷虎鬚、身形獷悍的高大將領帶領下,順著大道一路殺來。

「恆國破虜將軍哥舒翰在此,誰敢上來送死!」

「賊將猖獗,哪位將軍願意上去戰他,勝者官升三級!」

蘇師旦聽哥舒翰叫陣,慌忙對身後三人問道,然而范成龍與賀太平兩人在這個時候卻並沒有站出來做出頭鳥。

「我們兄弟願意一試!」

宋軍之中走出兩人,卻是宋軍苟邦達之子,苟桓、苟英兄弟二人,哥哥苟桓在《蕩寇志》中更是身為升元雷府報應司總司真君,足有有著八階武將實力。

「好!」蘇師旦見狀,當即大聲喝彩道。

苟桓與苟英兩人互相點了點頭,朝哥舒翰殺去。

面對衝來的兩人,哥舒翰手中的九首大環刀爆發出陣陣光芒,待兩邊相距不到十步距離之際,哥舒翰一刀揮出,當即一道巨大的青金色刀氣就好似圓鐮,直接劃過地面,將苟桓兄弟二人擊飛了出去!

苟桓、苟英倒飛倒地,哥舒翰連補刀的想法都沒有,直接帶著神策軍朝前面殺了過去,而苟桓兩兄弟也不幸的被飛馳而過的神策軍踏成了肉泥。

原本這些宋軍就不是神策軍的對手,如今在神策軍的威勢下,又產生了恐懼的心理,而恐懼的力量又強化了神策軍本身,在這種此消彼長,良性循環之下,蘇師旦的宋軍隊伍在神策軍的一個衝鋒之下,當場直接崩潰。

然而此時的王宮之中,宋國滿朝文武還在朝堂之上討論著恆軍突襲臨安的事情,得益於宋朝異論相攪的優秀國策,宋朝的組織力度和運轉效率一貫很差。而繼承了宋朝制度的宋國,自然更不必說。

那邊哥舒翰都打進臨安城了,這邊他們才剛剛通過飛鴿傳書,得知有一隻騎兵朝臨安城殺來的消息。

「大王,臣請遷都。」

大理正薛極上前道:「我軍新敗,士氣低落,況且前日周邊兵馬皆抽調給了杜杲,以至於臨安空虛,不宜堅守。臣請大王遷都天南城,方為上策!」

「萬萬不可。」

秘書省正字魏了翁立即上前反駁道:「大王,我國新敗,眼下祥興郡民心動蕩,絕不可遷都,如果遷往天南縣,我國必然民心盡失。大王,民心失去容易,得來很難啊。」

「不遷都,等恆賊殺上門來,以眼下臨安不過五千人馬,史侍郎可以抵擋恆軍兵鋒嗎?」

看著兩邊交鋒不下,楊太后也不由看向了韓侘胄,當即詢問道:「丞相是何意見?」

韓侘胄當即上前道:「大王,臣請斬薛……」

就在韓侘胄還沒說完。就被一名闖了進來的禁軍給打斷了。

自感丟了顏面的韓侘胄,當即怒吼道:「大殿之上,豈容你如此放肆,來人拖出去斬啦!」

於是那前來報信兒的侍衛,馬上就被如狼似虎的禁軍拖著朝殿外而去。

情急之下,那侍衛慌忙上前道:「大王!有敵來犯!臨安……城破!大王!大王!」

韓侘胄聞言,當即冷哼一聲,道:「休的胡言亂語!臨安城高壁厚,尚有五千兵馬,怎會如此輕易失陷!」

然而韓侘胄的自我安慰尚未結束,馬上便慘被打臉。

「報——!」又有禁軍前來稟報,韓侘胄一看,卻是戍守王城的中軍統制、權管殿前司公事夏震,只見他老遠兒便大喊:「大王!賊軍來犯,眼下正朝王宮殺來!」

聽到恆軍已經攻破城門,正朝王宮殺來,整個宋國朝廷當場嘩然了。不過他們想的可不是如何退敵,而是藉機彈劾韓侘胄。

「臣參奏韓侘胄獨斷專行,目無君上!」

「臣彈劾韓侘胄擅啟邊釁,釀此大禍!」

「夠了!」

看著眼前這些一個個跳出來指責自己朝臣,韓侘胄大喝一聲,打斷了他們的話語,而後看向龍椅上,端坐著的七歲宋王趙昺:「大王,賊人已近,臣請……」

「殺!」

忽然,殿外響起了一陣陣的喊殺聲,打斷了韓侘胄的話語,還不待殿內大臣們反應過來,只聽殿外又響起了一陣刀兵之聲。

「噠噠……噠噠……。」

清脆的聲音在喊殺聲中顯得很清晰,距離,很近!就像是……就像是馬蹄敲擊在石階上。

「啊啊啊!!!」

殿外層層護衛的御前諸軍已然動了起來,大吼聲、喊殺聲不絕於耳。

「母后!母后!」年幼的宋王趙昺聽到這喊殺聲后,緊緊的抓住楊太后的袖子,驚慌失措道:「母后,外邊怎麼啦?外邊怎麼了?」

此時的楊太后也是花容失色,看向遠處的將領喝道:「殿前將軍,去看看何以喧嘩!」

護衛宋王趙昺左右的將領連忙跑出去查探。然而,不多時,他的頭顱卻被一名身著烏錘甲,手提九首大環刀的高大將領擲入殿內。

滿朝的朝臣見狀,當場炸開了。還不待他們有所反應。數十名宋國將領,被人一起打進了大慶殿。

「恆軍破城,跪地棄械者免死!」

看著持刀緩緩步入大慶殿的哥舒翰,幾名不怕死的宋國大臣當即上前怒道:「賊子大膽。」

「讓開,本將今日沒工夫和你們糾纏。」

話落間,九首大環刀挾雜風雷之勢,對著來人上去便是一記橫劈,當場將幾人直接腰斬,對於宋國這些大臣的反抗,哥舒翰可不會慣著,出手之間毫不留情,直到斬盡殺絕為止。

待鮮血和屍骸染紅了大慶殿,年幼的宋王趙昺已經被嚇得腳軟,整個人癱在了龍椅上,一張臉,寫滿驚慌失措。而剩餘的大半大臣,早已見勢不妙,溜之大吉。此刻的楊太后,也是看著身邊滿臉恐懼的侍衛尖聲呵斥催促道。

「殺了他!上啊!上啊!」

看著朝自己包圍上來的侍衛們,哥舒翰哈哈大笑道:「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可違逆!本將今日給你們指點條明路!投降什麼之類的話就算了,你們啊!趁著外邊的人還沒殺進來,趕緊去發大財,比如你們宋國的封樁庫,隨便拿走件東西。都夠你們受用一輩子!留在這裡唯有死路一條,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家人考慮考慮啊!」

哥舒翰的話語說道了侍衛們的心坎上了,面對哥舒翰的步步緊逼,侍衛們也是一步步後退,沒有一個人再選擇上前送死,片刻后,很快便有一名侍衛抵抗不住哥舒翰的壓力,掉頭選擇了逃跑。

而他的逃跑也牽動了其他侍衛們的神經,除了個別幾個死忠之士,其餘之人連同趙昺左右的宮女、黃門,以及絕大部分的大臣全部跑了個乾淨。

只剩下韓侘胄以及如劉光祖、陳傅良、魏了翁等十餘名尚有骨氣的大臣,不畏兇險的擋在了楊太后和宋王趙昺身前。

正在這劍拔弩張之際,韓侘胄看著大殿外不斷湧入的神策軍士卒,卻忽然散去了周身的浩然之氣,搖頭嘆道:「罷了,大勢已去……」

「韓節夫,你……」

一旁,魏了翁,劉光祖驚訝的看著眼前韓侘胄,而對方在揮手壓下了二人後。韓侘胄朝著趙昺施了一禮。

「想我韓侘胄拜相不到十載,在位之刻每日無不戰戰兢兢,整軍備武。再朝打壓偽學,貶斥那些無膽匪類。只求壯大我宋國疆土。不想竟落得如此下場……」

「宋國重文輕武,積弊已深。雖有韓相這等豪傑,但更多人一心偏安。有此結果,不足為奇。」哥舒翰見狀,有心招攬,故而繼續道:「有道是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明主而侍。我恆國大王登位以來,除權相宋江,平晁蓋之亂。掃平梁郡,遠非那小兒可比,韓相為何不棄暗投明呢!」

看著眼前的哥舒翰,韓侘胄驟然打斷道:

「將軍的好意,我韓節夫心領。先王待我不薄,然而此次北伐,我韓侘胄不但未竟全功,反倒招致宋國覆亡,為天下笑。我韓侘胄已無顏苟活於世。恆王也好、宋王也罷,如今,這些都不是韓某這將死之人所能想的。」

「韓相……當真要如此嗎?」

「將軍不必多言了,既然將軍不願動手!那我韓節夫就自行了斷吧。」

話音未落,韓侘胄已然直接抄起地上掉落的一把朴刀,了卻了自己的性命。

當鮮血又一次濺落在大慶殿中,宋國丞相韓侘胄,就此落幕!相比歷史上那被史彌遠,夏震等人,劫持至玉津園,斬首以向金國求和的他。這一世的自盡而亡,倒也是求仁得仁了。

隨著韓侘胄的倒下,宣告了宋國主戰派的倒塌,楊太后與宋王趙昺一方面迫於哥舒翰佔領臨安城的壓力,一方面又有史彌遠一行主和派的遊說;當日便擬寫聖旨,發往各地,宣布宋王向恆國稱臣,各地將領、部隊無條件投降恆軍!

樂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1章趙昺稱臣(求首訂)

46.15%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