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紅襖軍敗亡(二合一)

第159章紅襖軍敗亡(二合一)

「大帥,馬猛安已經傳來消息,地圖和叛軍的哨點沒有任何問題,他們已經帶人佔領了入山的棧道,請求增援!」

雞鳴山下,一員金國斥候從山上跑了下來,向完顏合達稟告道。

作為金末一等一的名將,完顏合達自然不會完全相信楊友的話語,所以這一次,他並沒有全軍出擊,而是遣馬用(金末將領)率一千先先鋒軍入山。

如果楊友所言是真,有著這麼詳細的消息,一千人足矣攻入山中,而如果是紅襖軍的誘敵之計,金國也損失得起這一千人。

「好!全軍下馬,隨某入山!」

完顏合達聽著斥候的彙報,當即對身後的一萬金國騎兵喊道,《逐鹿》中是與現實差不多的,上馬是騎兵、下馬是步兵、帶弓就是弓兵,只是戰鬥熟練度的問題。

比如一個弓手,那麼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接觸弓箭,那麼他的箭術肯定比很少用箭的人強。可你讓一個弓手帶刀戰鬥,他同樣可以,只是用刀的次數少,刀法肯定生疏。相較而言,必然比不過常年用刀的刀兵。

不過也有一些士兵是各方面全面發展的,比如織田信長的赤幌眾和黑幌眾、金國的忠孝軍,以及當下完顏合達所統領的這一萬士兵。

這些士兵乃是隨同完顏合達一路廝殺出來的精銳。刀槍劍戟、弓術、騎術都是日常必修課,歷經伐宋之戰,鎮壓紅襖軍之戰,每一名士兵的實力都突破了到7階以上,更有甚者,實力已然達到了八階乃至九階。

而在恆國,同樣有著這種全方位培養的軍隊,比如哥舒翰的神策軍,以及後來的朔方軍。不過,這類全面發展的軍隊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訓練花費和時間都在其他專精一道訓練的軍隊數倍以上。隨意損失一個,都能讓人心痛半天。

……

雞鳴山,紅襖軍大營……

「殺!」隨著馬用一聲大吼手中長刀刀光一閃,數名紅襖軍士兵當場人頭落地。而他身後的金國士兵見狀,也是士氣大盛。將眼前平均實力和素質,遠不如他們的紅襖軍士卒打的節節敗退。

待劉整統領紅襖軍趕到山門前,紅襖軍已經被對方打的全線潰退,主將季先陣亡,田福重傷。有個別人員見機不妙,甚至直接開始臨陣脫逃。

大怒之下的劉整,疾步來到最近的一員逃兵面前,一刀斬下了他的頭顱,大吼道:「後退者,后軍斬前軍!!」

言罷,便帶著大軍殺入了金兵之中,掀起一陣血雨腥風。

紅襖軍劉整!這個名字不僅在紅襖軍中出名,在金兵中更是有著「賽存孝」的稱號。之所以有這個稱號,卻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來,劉整屢屢率領數十騎,衝鋒擊潰金軍大軍,斬將奪旗。使得金國大批勇將倒在了劉整的槍下,甚至在金國各軍中,都沒有幾個人能在劉整手下撐過五十回合。在這種強悍姿態下,便有不少人將劉整同武力天下第二的飛虎將軍李存孝相提並論。

當然,論武力,劉整自然是遠不如此時正在大唐帝國晉王李克用麾下大殺四方的李存孝,不過這份武力。也足以震動整個金國。金王完顏守緒數次派人,想要招攬劉整,都被對方無情拒絕,抗金之心堅如磐石!

故而劉整的出現,讓潰敗的紅襖軍有了主心骨,也讓原本氣勢不斷攀升的金兵,瞬間停滯。

「眾將士,隨我直取敵將首級。」

一刀斬殺一名金國十夫長后,劉整帶著眾人,直接朝著金軍大旗殺去。他深知『擒賊先擒王』之道,一入戰場,便直取馬用將旗所在,一路上左突右進,如入無人之境,雖偶爾也有不信邪的金將,上前想要阻止劉整的步伐。但也很快成了劉整的刀下亡魂。

馬用不敢與劉整相見,只能在親衛的掩護下,在陣中不斷更換自己的方位,雖然劉整的計策,被馬用的「不配合」破壞,但劉整的行為卻大大鼓舞了大軍的士氣。

在紅襖軍的進攻下,金兵陸陸續續的戰死,然後,就在眼見即將把金兵打出山門的時候,完顏合達卻帶著一萬精銳的,殺了過來。

這批金兵不僅實力出眾,裝備也是金國頂尖,而統領他們的將領,更是一代名將完顏合達,在這些因素下,紅襖軍自然不是金兵的對手。

但紅襖軍有劉整!劉整的統軍不僅不輸完顏合達,武力更是力壓在場之人。憑藉著自身的武力以及居高臨下、山路險峻的地勢,竟有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感!

一時間,雙方盡陷入了僵持局面,金兵無法再得寸進,而紅襖軍也無法將金兵打出山門。

「楊友,此時不動更待何時!」

完顏合達早就看見了紅襖軍中的楊友,此時見金軍拿不下劉整統領下的紅襖軍,便打起了分化紅襖軍內部的想法。

果然,聽見完顏合達的話語,楊友大驚失色。原本還在徘徊的他,知道這個時候已經不能不發了,當即帶著麾下親衛在紅襖軍內部,發動叛亂。

一時間,紅襖軍陣腳大亂。對於楊友的叛亂,負責坐鎮后軍的楊妙真感到極為不可思議。不過身經百戰的她也很快反應過來,無論楊友為何叛亂,眼下的她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了。

氣惱萬分的她,當即不顧一旁的賈似道勸阻,直接帶領身邊護衛,前去圍殺叛亂的楊友軍。

但完顏合達豈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當下帶領金兵趁機發動了猛攻,縱然被臨時趕上架的賈似道拿出了自己的全部手段,可也阻止不了完顏合達的猛攻。原本堅如磐石的紅襖軍軍陣,開始如雪化一般逐步崩潰。

「通知楊、劉二將軍,準備突圍吧!」

看著已經被金軍完全撕開的軍陣。賈似道在交待了身旁的傳令兵幾句,就毫不猶豫的在幾名恆國禁衛的護送下跑路了。

此時的賈似道卻是欲哭無淚,他清楚這一戰後,楊妙真麾下的紅襖軍算是完了。雖然來這之前,林凡就囑咐過他。對於紅襖軍能幫就幫,實在事不可為,還是以保存自身為上。可當時心高氣傲的他,哪會同意?

要知道眼下的賈似道,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還不是歷史上後來那個官場老油條。

在勸降孟宗政,孟珙后,立下大功的賈似道,心氣更是高到天上去了。在他看來,在他的指揮下,紅襖軍不說橫掃金國。但自保也是綽綽有餘,哪怕再怎麼不濟。他也能帶著紅襖軍突圍,退入恆國!故而他心中就一直沒考慮過逃跑,而是一路緊跟著紅襖軍,苦苦的思考如何反戈一擊,給完顏合達一個教訓。但眼下,賈似道只想給自個幾個大耳瓜子!

「早知道統軍這麼麻煩,我就不該接這個差事。」

在逃跑的路上,賈似道那個後悔啊,其實他能堅持到如今,已經很不容易了。要知道之前他不過是一個愛好鬥蛐蛐的紈絝子弟。對於軍略,只能從他老爹賈涉那裡聽說個只鱗片爪。

故而在他老爹賈涉聽說他領了這差事後,當即豁出老臉,跑去恆國王宮,求林凡收回成命。本來林凡也不好駁了賈涉面子,正打算同意賈涉請求,但被激出逆風心理的賈似道,卻認為老爹是看不起他,直接在殿前誇下海口,破壞了賈涉一番苦心。

而賈涉在請求無果后,賈涉只能把他臭罵一頓,而後把他關在書房裡逼他看了好幾天兵書和賈涉本人編寫的行軍手記。甚至請來了杜杲,趙方等老將給賈似道講學。

才勉強給賈似道在軍事上入了個門。但僅僅入門的水準對上完顏合達這種經驗豐富的老將,會有什麼後果。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建武元年五月二十六日。由於楊友的叛亂,儘管楊妙真與劉整兩人拚死反抗,但最終還是難挽敗局,在同賈似道等人領著數百人馬從金軍中突圍而出后,衝破了一路的圍追堵截,逃亡恆國!

自此,金國叛軍勢力只剩李全一支,眼見完顏陳和尚、完顏合達等人完成了對自己所部的包圍后,李全識時務的選擇了投降,至此,金國內亂被全部平息!

而楊妙真與劉整兩人則在建武元年五月二十八日時,從金國趕至金沙城,向林凡宣誓效忠,被林凡對方封為中郎將之職。

「臣等拜見大王。」

建武元年五月三十一日,恆國太極殿中,林凡端坐龍椅之上,恆國文武百官位列雙側。

「眾愛卿平身。」

看著殿中數十位大臣,林凡不禁想起他剛剛接人恆王之位時的窘境,眼神中不由流入出了一絲欣慰。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待立於林凡身邊的宮女高聲喊道,由於恆國已經不用太監,禁止閹割。所以原本太監的活計,就落到了女官們的身上,如果這是普通世界,那很多太監的工作,宮女無法勝任。但這是高武世界,就大不相同了,一些子力氣活,宮女也能做。

「啟稟大王,微臣有事要奏!」

宮女話音剛落,丞相耶律楚材第一個朝前走了一步,開口說道。

「准奏。」

「大王,開元郡洪里縣傳來消息,當地因之前的戰亂,糧食收穫甚微。希望朝廷可以輸送一批糧食。」

「近日來,月國久經戰事,如今已然後力不足,讓昭烈將軍王忠嗣裁汰老弱,將兵馬限於三萬左右……財政部尚書劉晏何在!。」

「微臣在!」劉晏聞言,從隊列出走了出來,躬身說道。

「下去后,立即整理出一百萬單位糧食,一會由恆武軍中郎將關羽押運去洪里縣,支援朔方軍!」

「臣領旨!」

「晉卿,可還有事情好說?」

讓劉晏退回隊列后,林凡向耶律楚材再次問道。

「大王,近月來明鏡湖造船廠,因種種原因,共支出了七千六百兩白銀,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在技術上有任何的改進。我國水域本就不多,眼下朝廷財政困難,應暫時停止船隻的研發,以節省開支!」

聽著耶律楚材的彙報,林凡皺起了眉頭,思慮片刻后,最終還是同意了耶律楚材的建議,中原地區以草原、平原為主。河流不少,卻沒有什麼大型的江湖、大海,確實不宜大規模培養水軍。

「大王,臣有事要奏!」

耶律楚材退下后,科教部尚書李白走了出來。

「李尚書有何要事,奏吧。」

「近日來,我國國泰民安,越來越多的百姓將家中的子嗣送進了私塾、學堂,接受教育。」

「恩,這是好事!正好我們可以把白鹿洞書院作為精英學府,只招收在學堂中成績優異的學子,如此,也能激發學子們的上進心。」

「大王說的是。不過微臣我說的,是異人的問題,最近有許多異人百姓,向教育司呈交申請,希望我國可以辦理專門的異人學校。」

「異人學校?既然入了我恆國的戶籍,那就都是我恆國的百姓,那有這麼多區分,願意上學就上,不願,本王也不會強求。」

林凡說著,頓了頓,然後才繼續說法:「當然,本王向來抱著一視同仁的思想,異人們如果能力出眾,完全可以和其他領民一樣在教育司報名『教師』,然後由教育司考核,通過後,可以在分配地任教。」

……

「大王,我國內部官吏依舊嚴重不足,單靠招賢令,作用不大,臣覺得我們應該在國內進行一場選拔賽,挑出一批有才華的人員,到各司中任職。」

吏治部尚書葉適,在李白退回去后,也站了出來。

「准!選拔一事,由葉尚書全權負責,定好科考內容與選拔機智機制后,交由本王過目即可。」

林凡輕鬆說道,南宋時期,別的不多,就文士、學者多。四條腿的頂級文臣找不到,二條腿的刀筆小吏,那還不是一抓一大把么!

「臣遵旨!」

葉適見林凡沒有拒絕自己的意思,還讓自己主持科考,不由得感動萬分,這可是他在宋國時,得不到的待遇,況且他還屬於降臣之列。

樂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章紅襖軍敗亡(二合一)

65.59%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