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來自鮮卑王庭的偷襲

第169章來自鮮卑王庭的偷襲

「為預防突發情況,還是需要提前作些準備的,本王的意思是將恆國各縣的糧倉儲存量擴大到三百萬單位,臨安城作為矅陽軍團在祥興郡的駐紮地,糧食儲備量保證在一千萬單位。」

「大王說的對,只是這其中所需的工作量可不輕鬆,如今正是農忙的時候,各地百姓都在播種。這個時候冒然抽調百姓,恐怕會影響我們十一月的糧食收成。」

耶律楚材在林凡說完后,立即給出了建議。顯然,對於林凡的這個決策,耶律楚材還是頗有微詞的。

「這事就不用專門召募民夫了,盡量由縣兵完成吧,而且虎翼軍團、落河軍團、陌刀軍團都已經休整一段時間了,也該出去走動走動了。」

林凡說著又繼續道:「目前各地鎮縣還沒有將收納的糧食運來金沙城,將士們需要的也就只是在地方上,進行一些小規模的物資轉移任務罷了。」

聽見林凡的想法,耶律楚材與李泌等人都開始眼觀鼻、鼻觀心,等候三位主將的回答。

其實耶律楚材他們早就想到了用軍隊運輸的事情,只是不願與武將集團產生衝突罷了。如今林凡自己提了出來,那他們坐著看戲就是了。

狄青、李嗣業、畢再遇三人互相看了幾眼,最後資歷最老的狄青給予了林凡答覆:「末將謹遵大王旨意,只是運糧之事牽扯太多,還需各地官員和財政部的配合才行。」

「狄將軍放心,一應事物,由劉某進行協調。」劉晏適時開口道。

「那就辛苦劉尚書了。」狄青客氣的說道。

……

於此同時,幽州張黃天與劉焉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由於劉備出師不利,導致其在劉焉心目中的地位大幅下降。後續戰鬥,多以張飛、吳壹(劉焉本部名將)以及鄒靖為主。

雖然此時的張飛還沒有達到人生的巔峰實力,但作為武廟留名的頂級名將,張飛的統軍能力自然不會太差。在他帶領下,原本兵鋒正盛的張黃天也遭到了迎頭痛擊。

哪怕是張黃天麾下有數員猛將,還有建造了大量的防禦工事限制幽州軍的發揮,但也未曾談到絲毫上風。但漢軍這裡,同樣沒有佔到太多的便宜。

就在劉焉以為戰局就會這樣僵持下去的時候。後方卻傳來了糧草被劫的消息,此消息在張黃天的運作下,迅速在幽州軍中傳遞,頓時幽州軍軍心大亂。

糧草被劫,沒了食物,這場戰鬥自然無法繼續下去,劉焉雖有不甘,但也只能無奈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可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張黃天當即反守為攻,以典韋、伍天錫、伍雲召三人為鋒頭,對幽州軍發動了猛攻。

如果幽州軍的主將是劉備亦或者是張飛,甚至是僅有八階水準的吳壹!幽州軍不說反敗為勝,至少還能全身而退,可惜,此時的幽州軍主帥是劉焉。

劉焉能做到幽州刺史的位置,能力自然不差。但他的能力更側重於內政權謀,而非軍略!

面對黃巾軍的猛烈進攻,劉焉慌亂之際,接連做出了數次誤判。以至於被張黃天和他麾下的黃巾將領抓住了破綻。當場就將漢軍的戰線打的千瘡百孔。劉備見勢不妙,直接帶領著本部人馬退出了劉焉軍,獨自組成戰陣與黃巾軍廝殺。

而張飛則倚仗著自己的勇武,企圖強行沖亂黃巾軍陣型,結果被伍天錫和伍雲召兩兄弟聯手攔下,如果不是劉備提前發現張飛那邊的危局,派出李進前去支援,恐怕張飛就要成了伍家兄弟的墊腳石了。

劉備的救援,不僅讓張飛欠下了劉備的人情,也導致其對劉備的想法大大改觀。從原本的抗拒到現在主動與劉備交好。

雖然幽州軍大敗,差點就奔潰了。但劉備不僅本部人馬沒有受到太大的折損,還收穫了張飛的好感。可以說是只賺不虧!

……

「大王,夜梟衛統領姜恆求見。」

御書房中,林凡正沉浸於昨日與織田信長,達成一筆高達五萬兩黃金的訂單的喜悅之中,門外卻傳來了關羽的聲音。

姜恆求見!?

「宣他覲見吧。」

雖然姜恆可以通過論壇私聊林凡,但這自然不符合君臣禮儀,所以除非特殊情況,一般恆國內部的玩家官員都會與原住民一樣,按流程進行。

「臣姜恆參見大王!」在關羽的隨同下,姜恆很快便來到了御書房中。

「姜統領找本王,是有什麼事情……起來說吧。」

「多謝大王。」

姜恆起身,將衣袍梳理整齊,這才開口說道:「啟稟大王,臣發現最近有很多玩家在論壇中誇大我國的富饒,預測我國六月收入高達三億多單位的糧食以及幾百萬兩的黃金。」

林凡聞言,微微皺眉:「這些玩家給出的預估確實太高了,但姜統領不可能就因為這事,特意來稟告本王吧?」

「如果只是說高了我國的經濟收入,微臣自然不會特意來找大王。可是他們在分析我國軍力的時候,與我們實際力量相比,卻大幅度縮水了。」

林凡聞言,啞然失笑:「原來如此,那姜統領覺得他們是想幹嘛?」

「一般來說,在查探別人時,如果不能得到準確數據,往往應該是料敵從寬。經濟上翻了十倍,還可以解釋為情報工作失誤。但是軍力上面,卻恰恰相反的縮減了。這顯然不是正常的情況。

臣以為他們是在故意散播我恆國富裕且兵力衰落的消息,企圖挑撥其他勢力對我國的入侵。」

姜恆沒有拐彎抹角,賣弄自己的想法,在見到林凡提問后,直接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不過是些跳樑小丑罷了,不足掛齒!不過這群人的背後是誰,本王倒是非常好奇。你下去后,傳我口令給樂指揮使,讓他把這些人都找出來,然後派風魔眾偷偷跟著他們,看看這些人都和哪些有過人接觸,行動上小心點,切勿打草驚蛇。」

「遵命,臣下去后,便將這些人的名字告訴樂指揮使,這些人一直在談論恆國之事,應該就在我們恆國境內!」

「嗯,事不宜遲,馬上下去處理吧!」

在揮退姜恆后,林凡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明面上的敵人他不怕,怕就怕這種躲在陰溝里行苟且之事的陰謀家,因為你不知道他是誰,也無法預判他的下一步動作,無法提前做出防備。

至於剛剛林凡擺出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完全是為了讓姜恆他們安心而已。作為一國之君,如果他都變得誠惶誠恐了,那他的臣子們肯定也會驚慌。

思緒萬千的林凡不由感到一陣頭疼,當即叫來了靜御前,給他按摩頭部。

「大王可是在憂心軍務。」

靜御前溫柔的給林凡按摩著,見林凡一副憂心匆匆的樣子,不由順口詢問道。

聽到靜御前甜膩清脆的聲音。林凡露出了一絲笑意:「怎麼?在本王印象里,美人可是一直飄然物外的仙女,今個咋突然關心起國事了。」

「大王說笑了,我不過只是區區一個白拍子(東瀛舞女)而已,哪是什麼仙女。」看著林凡,靜御前嬌聲笑道。

「臣妾既不懂軍政事務,又不會撕殺戰鬥,我只是看您今日一直忙于軍略,想為您舞上一曲!」

說到這裡靜御前已經不再使用「大王」的尊稱了。對此,林凡也不甚在意,輕笑道:「你這麼一說,我倒像是流連於女色的昏君了。」

「那臣妾豈不是成了玉藻前那樣的亂國妖女?」

「怎麼會……」

看了看眼前的美人,林凡當即轉移話題道:「那美人就舞……」

「大王,前線傳來緊急軍情!」

這邊林凡剛準備讓御靜前舞上一段,結果話還沒說完,門外便傳來了裴旻急促的聲音。

「什麼?速速進來彙報!」

一聽到緊急軍情,林凡不由得拍案而起,對著門外喊道。一旁的御靜前直接被林凡拋在了腦後。

「大王,南部草原傳來哥舒將軍的急報,就在昨日,我軍遭受南部鮮卑王庭十五萬大軍偷襲!」

裴旻聞言不感耽擱,看了一眼御靜前後,立即對林凡彙報道。

一旁的靜御前見狀,十分識大體的起身告退,而林凡自然不會拒絕。在御靜前離開后,這才朝裴旻開口問道:「十五萬鮮卑大軍?這是怎麼回事!那些鮮卑人不是還在修路嗎?什麼時候集結的人馬,夜梟衛為什麼一點跡象都沒察覺?」

「啟稟大王,據哥舒將軍的彙報,鮮卑人用了李代桃僵之計,偷偷將這些軍士偽裝成修路的工匠民夫。這才瞞過了斥候,將數萬大軍大搖大擺轉到了崖底。因為之前涯底的那些鮮卑,時常增派工匠。所以……」

「我知道了,青峰崖那邊,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林凡皺眉問道,而他口中的青峰崖,便是連通恆國與鮮卑王庭之間的斷崖名稱。

「青峰崖目前還在我軍手中,鮮卑人雖趁著我軍不備發動了突襲。但好在被李晟將軍識破。通過神策軍團之前預先儲備的守城器械物資,哥舒將軍成功全殲了偷襲部隊,守住了青峰崖各處要道!」

「這群鮮卑人居然懂得動腦子了?」

林凡神色神策凝重地緩緩地坐了下來。思襯道:「這種環環相扣的套路,著實不像是鮮卑人能想的出來的計策。看來,鮮卑首領和連的背後,是有高人指點啊。」

「立即召集丞相、軍務部,夜梟衛各指揮使、統領,及眼下在金沙城的所有將軍去太極點議事。」

「諾!」

……

就在裴旻退下,為林凡召集人員的同時,青峰崖,恆軍營寨前……

「放箭!」

隨著一名鮮卑萬夫長的怒吼,兩萬鮮卑士卒,舉起了手中的角端弓,數萬箭矢當即破空而出。攜驚人的氣勢,箭雨覆蓋在了,把守青峰崖崖頂路口處的徐寧所部之上。

這種以牛羊角端製成的強弓。在《逐鹿》中,也是評價為青銅級別的強弓。在威力上雖不如眼下神策軍所裝備的白銀級白樺弓和黃樺弓,但鮮卑軍此時遠勝於恆軍的人馬,卻很好的彌補了這一不足之處!

只不過,隨後的場景,很快就讓期盼這一擊建功的鮮卑軍官惱火萬分。就在他們放箭的下一瞬間,所有的神策軍,紛紛舉起了套在左臂上的騎兵旁排(盾牌),提前做好了招架的準備。憑藉著居高臨下的地利和身經百戰的戰鬥經驗,輕而易舉的就擋住了鮮卑射出的這些箭矢。

「不要驚慌!」

看著連綿不絕的箭雨,負責守衛崖頂路口的徐寧朝著眾人下令道:「全員都備好弓矢,胡虜的鐵箭有限!最多不過三四陣,就得換用骨箭。到那時,通通給我狠狠反擊!」

果不其然,在兩輪箭雨過後,鮮卑弓手們的攻勢,就開始稀疏下來。

眼見偷襲行動失敗,鮮卑軍主將果斷選擇了撤退,然而神策軍豈會讓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呢。

就在這一瞬間,數千支鐵骨麗錐箭狠狠地就將缺乏鎧甲的鮮卑軍給釘在了地上。這一波箭雨打擊,也代表著恆軍的反擊,正式開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9章來自鮮卑王庭的偷襲

69.64%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