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恆軍大捷

第181章恆軍大捷

「好強!」

狄青震驚道,前方的一切一直都在他的觀察範圍。從宇文成都以一己之力卸掉連環馬具裝騎兵的沖勢,到瞬殺袁郎、衛鶴、喻文景三人。宇文成都只用了不到半刻鐘的時間!

「恐此人便是大王口中的那個宇文成都啊!」

狄青身邊的巨毋霸,滿眼戰意,直視前方正在統軍朝曳落河重騎殺去的宇文成都。

「應該錯不了!安祿山與呼延灼等人的處境十分危險。巨將軍先一步前去攔截此人。某馬上派人聯絡裴旻和關羽前去支援你!」

「好!」

巨毋霸聽了狄青的話語,沒有絲毫的猶豫,騎著莽荒之虎越過恆軍隊伍,朝著宇文成都襲殺而去。

此時的宇文成都已經衝到了曳落河重騎旁邊,面對衝鋒中的精銳重騎兵。縱是以宇文成都之勇,也不敢託大,去正面擋截。只是在外圍進行襲殺,削減曳落河重騎的數量。

雖然安祿山有意圍殺宇文成都,但看他拿一刀一個小朋友的雄姿,讓安祿山的想法始終是個想法。

曳落河重騎在勢頭盡去后,並沒有如同連環馬具裝騎兵一般,淪為鮮卑的玩物。而是在安祿山的指揮下,與宇文成都所率而來的鮮卑禁衛一較高下。

高收費曳落河重騎的反抗力度,宇文成都頓時明白,這次的部隊統帥並非一般的易於之輩。頓時將目光放在了被曳落河重騎團團保護在中間的安祿山與安守忠等人,嘴角微微上揚。

衝鋒中的曳落河重騎可以讓宇文成都退避三舍。但沒了沖勢的他們,縱是有多精銳,也不可能阻止得了他的兵鋒。

而就在宇文成都準備殺進曳落河重騎,於萬軍叢中,取恆軍上將首籍的時候。他卻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氣鎖定了自己。

抬眼看去,只見一名身號三丈有餘的恆軍猛將,正騎著一隻巨虎飛躍而來,一路上鮮卑騎兵,無一人可以擋住他的攻擊。

宇文成都見狀,眼中頓時燃燒了熊熊烈火。他明白,這是恆軍派出了阻擋自己攻勢的驍將。但這並不能讓宇文成都害怕,反而戰意昂揚的迎了上去。

宇文成都與巨毋霸兩人之間的距離迅速接近。在臨近宇文成都五米遠的時候,巨毋霸忽然大喝一聲,率先發動了進攻。雙腳蹬地猶如閃電般,以猛虎下山之勢猛地躥起。雙手持刀雷霆霹靂般斬下!

俗話說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巨毋霸甫一出手,宇文成都當即臉色一正,手中風翅鎏金鏜已然毫無保留地迎了上去!

宇文成都的風翅鎏金鏜與巨毋霸的飛廉鋸齒板門大刀驟然相撞,只聽「砰」的一聲暴響。附近數十米內的所以士兵都被兵器相交產生的衝擊波擊飛出了數米之遠。

煙塵過後,巨毋霸和他坐下猛虎,已經退到了數十步外。顯而易見,處於先手的巨毋霸被宇文成都一鏜打退了。

「不差!」

宇文成都看了看眼前的巨毋霸,一字一句認真道:「能接我一鏜,可見你絕非無名之輩,你的實力不錯,報上名來!」

「恆國虎威將軍,巨毋霸!汝又是何人?」

「很好,記住了,殺你的人,乃是大鮮卑宇文成都!」

話音未落,宇文成都手中的風翅鎏金鏜,猛然綻放出陣陣雷光。狠狠砸在了巨毋霸的飛廉鋸齒板門大刀之上。

「厲害!」

在感受著大刀上傳來的那沛然莫敵的雷勁。刷新了對宇文成都實力認知的巨毋霸,當即強行用真氣迫出刀上雷勁。再憑藉內氣舒緩雙手被對方雷勁電傷帶來的麻痹感。

面對宇文成都那如同狂風驟雨般的猛烈攻擊,巨毋霸竟是憑藉著聖階武力的根基,強行用真氣壓下了風翅鎏金鏜中的雷勁,強行擋下了宇文成都的攻擊。

不過也正因如此,同宇文成都的交手中,巨毋霸的真氣與體力的消耗速度,都比尋常的爭鬥要快上許多。

而另一邊,宇文成都也是被風翅鎏金鏜上反饋而來的力量嚇了一跳,他宇文成都自出道以來,別說武力上能與他抗衡,就是能接他三招之人都不到五指之數。可眼前之人,在單純的力量上,竟是完全不輸於自己。

就在宇文成都暗暗震驚之餘,巨毋霸轉守為攻,飛廉鋸齒板門大刀猛然直朝宇文成都臉上掃去。

「鏗!」

又是一聲暴響,顯然,巨毋霸的突然進攻並沒有產生任何效果。你來我往間,二人很快就交手了五十合個回合。

而真氣消耗劇烈的巨毋霸,也開始漸入劣勢,被宇文成都壓得節節敗退。而這還是巨毋霸平身第一次被別人打的只有招架之力。

眼見巨毋霸不敵,裴旻與關羽兩人卻是得到狄青的軍令,及時殺了過來。兩人遠遠的看見了巨毋霸與宇文成都的戰鬥。對巨毋霸之勇深有了解的他們,不由對宇文成都升起了濃濃的忌憚之意,不敢有絲毫懈怠。

「春秋輪迴斬!」

眼見巨毋霸不敵,關羽一聲暴吼,朝著宇文成都衝去。同時發動了《春秋盪魔刀法》中的附帶技能。隨著關羽精氣神的注入,周邊眾人都聽到了青龍偃月刀上,傳來的陣陣龍吟。

作為三國歷史上武力前五的猛人,中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武聖。全力出手之下,僅僅那氣勢就讓宇文成都神色凝重起來。

面對巨毋霸與關羽兩人的圍攻,宇文成都也立即停下赤炭火龍駒腳步,一招逼退巨毋霸,隨後風翅鎏金鏜緊急蓄力,爆起一陣亮如天日的雷光,飛速朝關羽側掃而去。

只聽「鐺」的一聲,宇文成都在關羽突如其來殺招之下,身形一晃,差點側面載下馬背。還好他神力驚人,及時夾住馬腹,不過也讓赤炭火龍駒疼痛般嚎叫一聲。

可不待宇文成都穩住身形,關羽的第二刀已悄然而至。無奈之下,宇文成都只能一個金剛鐵板橋,躲過了青龍刀刀鋒。

鐺……

在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過後,宇文成都那鑽石階的鎖子黃金甲已然被關羽的青龍刀氣斬裂。

雖然這一刀並沒有直接劈到對方,但同樣凝聚著武聖精氣神一刀的刀光。也在宇文成都的胸口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不過在極端的疼痛下,也讓原本受制於關羽刀意的宇文成都徹底反應了過來。

「給我開!」

面對接踵而來的第三刀!只見宇文成都一聲暴喝,鳳翅鎦金鎲同樣綻放出一陣鳳鳴之聲。鳳翅鎦金鎲直迎青龍偃月刀而去。

轟……

一陣煙霧過後,一陣鮮血已經順著青龍偃月刀緩緩滴落,這卻不是宇文成都的血。而是關羽的雙手,在這一擊反震之力下,虎口破裂。

顯然,關羽先前是佔了突襲之利,正面對抗下,其遠遠不是宇文成都的對手。

「好恐怖的刀意!」

宇文成都暗暗凝神,運轉功法,祛除雜念。雖然因為關羽的偷襲,宇文成都受了一些傷勢,但卻並不嚴重。

眼見巨毋霸與關羽兩人再次殺來。宇文成都眼中戰意昂揚,挺起風翅鎏金鏜便殺了上去。以一敵二毫不落下風!

只可惜,此時宇文成都的對手不是兩人,而是三人!就在巨毋霸、關羽和宇文成都拼了五個回合的時候。裴旻也加入了戰團。

面對兩個聖階和一個九階巔峰的圍攻。縱是神勇無敵的宇文成都也是回天乏術。在三人的夾擊下,宇文成都節節敗退。最終無奈統軍朝和連所在逃了過去。

雖然巨毋霸、關羽、裴旻三人聯手之下穩壓宇文成都。但宇文成都想走,他們卻也只能是乾瞪眼而已。不過三人並沒有就此返回,而是協同安祿山繼續衝擊鮮卑大軍的陣型。

有著三人的武力支持,原本被限制住的曳落河重騎再次發動了攻勢。打得鮮卑大軍的防線一退再退。

見宇文成都敗退,鮮卑軍抵擋不住一萬曳落河重騎,狄青知道時機已經成熟,立刻下令,「全軍出擊,後退者斬!」

鼓聲大作,戰旗飛揚,蓄勢已久的十幾萬恆軍鋪天蓋地殺向鮮卑騎兵,鮮卑中軍和連部瞬間分崩離析,掉頭奔逃,而後軍由於距離問題,還茫然不知原因,也跟著被席捲而逃,五十餘萬鮮卑騎兵徹底崩潰了,被殺得哭聲震天、哀嚎慘叫.....

而鮮卑大軍一觸即潰的原因不全是恆軍勇武的功勞。最重要的還是鮮卑軍離心離德,雖然看上去是一支軍隊,其中關係卻是錯綜複雜,很多人都是出工不出力,想看著別人拼死拼活,自己坐收漁翁之利。結果等見識到恆軍那所向披靡的攻勢后,想要整軍對抗,卻已經為時已晚。

扈再興率領麾下士卒在外圍攔截,他們賓士突騎,箭矢強勁,將一個個奔逃的鮮卑騎兵射翻在地。

但很快扈再興的目光卻被另一樣東西吸引住了,那就是和連的金色狼頭大旗,在不遠處的亂軍中奔逃,恆軍之中,已有數支部隊都沖著它而去。

男兒競功的熱血在他胸中沸騰,扈再興大喝一聲,「弟兄們,隨我殺敵立功!」

他揮舞雙刀,帶領手下向鮮卑騎兵群中殺去。此時鮮卑騎兵士氣全崩,已如驚弓之鳥,他們丟盔卸甲,在茫茫的草原上漫天逃命,已經沒有任何抵抗的意志。

扈再興手中雪花鑌鐵戒刀翻飛,率領部下殺開一條血路,很快便超過了其他的隊伍。身穿金盔金甲的和連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中,在宇文成都與數萬九階禁衛的保護下,亡命奔逃。

雖然知道宇文成都勇武,但扈再興藝高人膽大,仗著大勝之勢,毫不畏懼的旗手殺去。

宇文成都見扈再興殺來,瞬間便明白了他的意圖,當即便準備前去斬殺這個不自量力的傢伙。

然而此時的和連已經被恆軍嚇破了膽,哪裡會讓宇文成都離開,為了自身安危,他甚至連自己的帥旗都不管了。

沒了宇文成都的參與,扈再興在鮮卑軍面前如天神下凡。一連斬殺數名圍堵過來的鮮卑將領,嚇得其他人心裂膽寒,調頭便逃。

扈再興一路殺到旗手面前,以雷霆之勢將其打殺,隨後馬勢疾沖,他一躍而起,在空中抓住了尚未落地的大旗旗杆,穩穩落坐回馬上,他拔高舉雪花鑌鐵戒刀,仰天長嘯,高舉著和連的金狼頭大旗迎風飛馳。

……

建武元年八月十五日,征鮮卑大都督狄青率二十萬恆軍深入鮮卑王庭,在草原之上迎戰鮮卑王庭首領和連的五十餘萬大軍。以騎兵對騎兵,取得大捷。前後斬敵近十五萬餘,俘虜二十六萬餘。金狼頭帥旗被奪。和連在宇文成都的保護下,率四萬餘殘軍,朝東南部彈汗山逃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1章恆軍大捷

74.49%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