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城中內鬥

第190章城中內鬥

雷萬春一錘打死對方的伏軍主將,原本士氣即將奔潰的鮮卑騎兵,終於恢復了一些士氣,跟隨著雷萬春開始反擊。

作為曾經的鮮卑王庭精銳,這些鮮卑騎兵各個都有些八階水準。雖然鮮卑騎兵的士氣低落,但面對平均實力只有五階的東瀛軍,那還是不成問題的。在雷萬春的奮勇下,他們很快將截斷恆軍的巴中守軍殺開,和後面的張鐵部連為一體。

這時,安藤守就率領大軍追到了,兩軍混戰在一起,儘管雷萬春奮起反擊,但寡不敵眾,沒堅持一會,又再次敗退了。

安藤守就見狀大喜,喊道:「破敵就在今晚,諸君隨我殺上去!」

巴中守軍如狂波奔涌,在後面緊追不捨。這些鮮卑騎兵本來就是恆國的俘虜,士氣一直不高,現在被安藤守就這麼一折騰,立即混亂了起來,雷萬春積極組織,也無法對東瀛軍造成有效的抵抗。

中途數次,雷萬春都衝進了東瀛軍中,企圖斬殺安藤守就,以打破東瀛軍的攻勢。然而見識到雷萬春一合秒殺八居國清的安藤守就,根本不與雷萬春碰面。只要雷萬春朝他殺來,他就調轉方向,往人群中躲。

眼看雷萬春這邊即將潰敗之際,側面一條山道上忽然鼓聲大作,火光燃起,一支千餘人的軍隊從斜刺里殺出。

為首一員大將,身穿皂袍,面如黑炭。馬如蛟龍,人似天魔。踏雪烏騅馬奔突,龜背駝龍槍左右刺殺,銳不可擋。所過之處,巴中守軍被殺得人仰馬翻,死傷慘重。

在雷萬春的配合下,戰場的形勢瞬間被扭轉。安藤守就見形勢不妙,喝令停止追擊,然而一支從山道中殺來的軍隊,卻堵住了東瀛軍的退路。

見來人勇猛,安藤守就急令左右,「問來者何人?」

一員東瀛武將朝前走了幾步,大聲問道:「來將何人?速速通報姓名!」

這黑臉大將冷笑一聲,「某乃恆國恆武軍團五軍校尉尉遲敬德!」

尉遲恭原本是跟著孟珙行動的,只是孟珙將自己的部署通過玩家彙報給林凡后,卻得到了林凡的否定。雷萬春乃是一員悍將,讓他衝鋒陷陣沒有問題,可讓他指揮大軍,恐怕會被對方陰。

為了保險起見,林凡指示孟珙馬上讓尉遲恭帶一千人馬,前去協助雷萬春攻城。結果沒想到,尉遲恭剛剛趕過來,正巧碰見雷萬春被東瀛軍圍殺。

尉遲恭將手中的龜背駝龍槍一橫,厲聲喝道:「不想活的就上來受死!」

然而剛剛尉遲恭的表現,東瀛軍們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今聽見尉遲恭叫囂,齊齊的朝後退了一步。

這時安藤守就見雷萬春這邊的軍隊已經在迅速集結,他知道這次夜襲是失敗了,當即喝令道:「撤軍!」

巴中守軍迅速向巴中縣撤離,尉遲恭兵勢微弱,也沒有追趕,一直等東瀛軍完全撤走,這才調轉馬頭向雷萬春奔去。

此時雷萬春的軍隊已經從混亂中漸漸恢復,正在迅速集結整隊,但人數只剩下四千人左右,居然少了一半多,這讓雷萬春萬分沮喪,沒找到自己獨自領軍的第一戰,竟然就敗得如此之慘。

旁邊張鐵安慰他道:「這一戰打的時間不長,應該沒有這麼慘,我想應該是很多士兵跑散了,慢慢收攏,應該會找回來。」

雷萬春嘆了口氣,不管能找回多少,這一戰他都輸得太窩囊了,竟然會被東瀛軍偷襲,他以前跟隨張巡的時候,可從未遭遇到這種事情。

這時,尉遲恭催馬上前,拱手道:「雷中郎安否?」

雷萬春上前還一禮,疑惑問道:「尉遲校尉不是跟在孟將軍身邊么。怎麼過來了?」

「我是奉大王之命,前來協助雷中郎的,沒想到正好遇到戰鬥。」

雷萬春聞言,嘆息一聲,「大王的眼光非我等可以相提並論的,竟然早就看出我不是統軍作戰的料。」

「雷中郎多慮了,大王只是擔心巴中縣守軍太強,所以才卑職過來支援而已。」

雖然雷萬春說的沒錯,但尉遲恭還是做了一些解釋。兩人客氣幾句,尉遲恭這才向雷萬春問道:「雷中郎,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雷萬春嘆了口氣,「我們兵力不足,這安藤守就又是善謀之輩,依我看,還是等孟將軍那邊結束,再商量對策吧!」

尉遲恭點了點頭,「先收攏散兵要緊。」

雷萬春也是此意,他立刻派出二十支巡哨隊,去四周收攏逃散的鮮卑潰軍,到天快亮時,陸陸續續有散兵歸來,最後整頓軍隊,約八千人,也就是說這一戰,他損失了兩千士兵,還有不少戰馬物資,雖然不算慘重,但依舊讓雷萬春有些鬱鬱不樂。

在次日下午,孟珙終於將益南縣事務處理完畢,帶著步度根與主力軍。與雷萬春、尉遲恭等人人匯合

營地內,孟珙靜靜聽完雷萬春的述說。

「卑職輕信敵軍投降之言,喪失了警惕,導致被敵軍偷襲兵敗,請將軍處罰!」

孟珙搖了搖頭,「勝敗乃兵家常事,雷中郎不必放在心上。處罰是必須的,不過可以讓你功過相抵……先說說巴中縣城的情況吧。」

「啟稟將軍,巴中縣城城池高大堅固,安藤守就此人經驗豐富,有重軍足糧,城池難破,我們也無計可施。」

雷萬春剛說完,旁邊的李泌微微笑道:「我有一計,取巴中縣城易如反掌。」

雷萬春與張鐵兩人對視一眼,都喜出望外,連忙道:「請大學士賜教,計將安出?」

李泌當即笑著低語幾句,雷萬春與尉遲恭連聲贊好,連孟珙也微微點頭。不愧能成為大王身邊的近臣,謀略確實非尋常人可比。

次日一早,孟珙帶著浩浩蕩蕩的鮮卑鐵騎從巴中縣城外奔過,那連綿數十里的騎兵陣容,讓城上的東瀛守軍都大驚失色,眼中透露著恐懼之色。他們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騎兵戰陣。

連安藤守就也臉色大變,他眼中憂慮之極,儘管他知道孟珙率大軍西征,卻沒有想到恆軍竟是如此浩大。這該有多少軍隊?巴中縣保得住嗎?

這時,副將不破光治上前道:「安藤將軍,好像有點不妙啊!恆軍並沒有在我們巴中縣地區停留,而是直接朝墨爾城趕去了。」

安藤守就點點頭,他也看出來了,對方應該有上十萬的精銳騎兵,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中,這是準備無視他們,直接長驅直入,攻打墨爾城了。

齋藤義龍為了在美濃郡抵擋織田信長,早已調走墨爾郡一半的兵力。前天,墨爾城又派出一萬五的援軍支援巴中城,此時墨爾城只剩三萬兵力,想要抵擋住恆軍的十萬鐵騎,恐怕難於登天。而墨爾城一失守,他們也必死無疑。

安藤守就想到這,對長子安藤尚就與不破光治兩人說道:「我必須立刻率軍增援墨爾城,便由尚就與不破將軍率四千軍鎮守巴中城,若恆軍敗潰,你們可攔截住他們。」

「你自去便是,這裡交給我!」

安藤守就心急如焚,又吩咐了安藤尚就幾句,率領一萬五千軍走水路,疾速趕回墨爾城。

巴中縣城三十裡外,雷萬春和尉遲恭再次紮下了大營,這裡距離他們幾天前被襲擊處只有三里,是一處比較隱蔽的山谷,他們藏軍在山谷內,等待著巴中縣斥候的消息。

山谷內比較空曠,恆軍紮下了數百頂大帳,在其中的中軍大帳內,雷萬春和尉遲恭、張鐵三人正聽著一名當地嚮導的講述。

嚮導是一名五十餘歲的樵夫,在這一帶打柴近三十年,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他喝了口水笑道:「這一帶山脈叫做巴山,巴中便因位於山脈北面而得名。山脈之中溝壑極多。這座山谷每年秋天鳥雀很多,有很多少農戶在這捕鳥,因此得名射鳥谷。和前面的葫蘆谷一樣,都是只有一個開口的死谷。

過了巴中縣,又有一條稍微低緩的丘陵山脈,因這山脈低俯而綿長,我們都叫他囚龍山。過了這兩條山脈,便是一望無際的平原了。」

「在這囚龍山內可有藏兵之處,象這座山谷一樣。」一旁的尉遲恭開口問道。

老樵夫想了想道:「有一處山谷,就叫藏兵谷,不過不在官道上,離官道有兩里,從一條小道可以過去,足以藏兵萬餘人。」

張鐵連忙鋪開地圖,老樵夫湊上前,找到了藏兵谷,「就在這裡,旁邊是一條廢棄的官道,我常去那裡打柴。」

雷萬春點了點頭,這個位子非常好,正是他所需要的藏兵之地,當即問道:「去藏兵谷可有別的路,我是說不經過巴中縣城。」

老樵夫一聽,笑了起來,「怎麼會沒路,可以走小路繞過去,我至少知道三條小路!」

這時,一名士兵飛奔跑到大帳前稟報:「啟稟雷中郎,巴中縣主將安藤守就率領大軍離城了。前面的斥候說,大約有一萬五千餘人。」

雷萬春和尉遲恭交換一個眼色,兩人都露出了笑意,果然不出大學士所料,安藤守就發現屯守巴中城沒有意義,撤軍回墨爾城了。

「該我們動手了啊。」

雷萬春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這一次,他一點要報東瀛軍夜襲之仇!

巴中城中,安藤尚就正在城頭上巡視,而不破光治則在居所鍾喝著悶酒。原本安藤守就離開,讓他與安藤尚就守城,他還以為是以他為主。

可後來他才發現,安藤守就將他帶來的援軍全部帶走了,這些守軍都是安藤家的部下,相比於外來的不破光治,他們更認安藤尚就。

這就令不破光治的心中十分不滿了,但他又能直說下面士兵不聽他的,只能眼不見為凈,讓安藤尚就操心去。

到時候真出了差池,他也好往安藤守就身上推。安藤守就是降臣,他是親信。齋藤義龍肯定更信他的說辭,何況他有理有據。

就在安藤守就率軍北上后的次日黃昏,原本不問軍務的不破光治,突然找到了安藤尚就。

「不破將軍,你找我有什麼要是么?」安藤尚就淡笑著問道。

不破光治也對安藤尚就抱了抱拳,笑道:「我剛才聽巡哨的說,發現一支恆軍輜重隊過境北上了,可有此事?」

安藤尚就點點頭,「確有此事,大約千餘人,驅趕著兩千輛牛車北上,在另外一條道上,不經過我們這裡。」

「牛車行走緩慢,必然走不遠,你難道不想攔截這些牛車嗎?」

安藤尚就聞言,眉頭一皺:「父親命我們堅守城池,我不想多事。我們還是死守吧,以免出現沒必要的意外。」

「你倒是謹慎,既如此,那我就先下去了。」

不破光治沒有與安藤尚就爭吵,而是安靜的退了下去,只是不破光治並沒有返回居所,而是朝著城中的軍營走去。

然而沒過一會,軍營方向便有一名士兵火急火燎的跑到了安藤尚就的身邊:「殿下,不好了!不破將軍以殿下的名義,調集兩千守軍從東城門離開了。」

安藤尚就聞言,頓時勃然大怒,破口大罵不破光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章城中內鬥

78.14%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