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大隋帝國的內亂之始

第209章大隋帝國的內亂之始

這天一早,縣裡傳來一個驚天消息,縣令去徵召驍勇時被人殺了,消息迅速傳遍全縣,連竇建德他們也有所耳聞,一時之間漫無目的的胡思亂想。

不過縣令是死是活和他們沒有關係,竇建德沒有在意,與往常一樣,帶領手下在校場上訓練弓箭,其實大家都是莊家漢,誰不會些力氣?這些所謂的訓練只是為了應付校尉,混頓飽飯,竇建德自己就是武藝極高強之人,弓馬嫻熟,既然他是兩百人長,他也要做出表率來。

「今天上午每人射一百箭,下午是安排練矛,為了家人孩子,大家都賣力點,爭取能活著回來吧!」

竇建德大聲喝喊著,旋即拾起一張長弓,張弓搭箭,略略偏一個仰角,弦一松,強勁的箭脫弦而出,劃過一道弧線,正中靶心,引來一片鼓掌聲。

竇建德略略有些得意,捋須笑了起來,這時,一名士兵在門口喊道:「竇百長,門口有人找你!」

竇建德吩咐幾句,轉身快步向大門走去,走出校場大門,便看見了來人,正是自己的鄰家小弟。

「栓子,發生了什麼事?」

「竇大哥,大嫂讓你回去一趟,說有緊急事情。」

竇建德知道自己妻子是一個老成持重的人,如今妻子有急事找他,讓他不免有些擔心,連忙跑去向校尉請了一個假。由於最近一段時間,竇建德表現得很不錯,沒有逃跑之心,校尉便答應,規定他明天天亮前必須返營。

竇建德的家離縣城約十幾里,他心中擔心,急忙一路小跑回了家,一進家門便高聲問:「娘子,出什麼事了?」

「大郎,你終於回來了!」

他妻子迎了出來,緊張道:「孫二來了。」

她低聲在丈夫耳邊道,「他渾身是血,好像是犯命案了。」

妻子說的孫二就是他的好友孫安祖,年紀比他小兩歲,從小和他一起拜師學藝,算是師兄弟。

竇建德一驚,「他人在哪裡?」

「大哥,我在這裡!」只見孫安祖從裡屋走了出來,半邊衣服都是鮮血。

竇建德見孫安祖表情緊張,便問道:「出什麼事了?」

「我把……縣令殺了!」

竇建德大吃一驚,連忙把他拉進屋問道:「怎麼會出這種事,到底怎麼回事?」

「我妻子去年生病餓死了,官府不管。現在我也餓的快不行了,便偷了鄰家的一頭羊,縣令得知將我抓捕,用鞭子抽我,還強行要我去服兵役,我一怒之下,便拔出他的刀將他殺了,估計縣裡馬上就要抓我,我想問你借點錢。」

竇建德也心急如焚,回頭對妻子道:「你去柴房下面小地窖里把那袋麥子拿出來。」

他妻子呆了一下,極不情願地轉身去了,那袋麥子她是打算留給女兒的。

「大嫂,不用了!」

孫安祖看出竇建德妻子臉上的難色,轉身便走,竇建德嘆了口氣,一把抓住他,他從貼身的內衣襟上扯下一隻小小布袋,塞給孫安祖,「這裡面一共有五兩銀子,是大哥我最後的一點家產了,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去和突厥作戰了,顧不上你,你就自己逃走吧!」

孫安祖心中感激不盡,沉聲道:「大哥,朝廷不仁,我準備帶人去高雞坡造反,你跟我一起走吧!」

竇建德的兒子天順去年送米去邊境,再也沒有回來,生死不知,兒媳冬天時難產死了。現在家裡只剩下妻子和已出嫁的女兒,竇建德不忍拋下她們,便搖搖頭,「我有妻女,我若跟你走了,她們肯定活不成,你去吧!假如有一天,我也活不下去了,我就去找你。」

孫安祖向他一拱手,「建德,我們後會有期!」

他也不走大門,輕輕一躍,跳過院牆便走了,很快便無影無蹤,竇建德呆立了片刻,不由長長嘆了口氣。

他一回頭,卻見妻子扛一袋子出來,不由一愣,「你這是做什麼?」

妻子滿臉不高興道:「給女兒送去,家裡就這一袋麥子了,你還整天送這個、送那個,我餓死就算了,我不想讓女兒和外孫也跟著餓死。」

竇建德無奈地嘆了口氣,剛才他也是一時意氣,忘記家裡就只有這一袋麥子了,只得點頭道:「好吧!我不在你就住在女兒家裡,我要明早四更才走,送完麥子你就回來,我們把家中的最後一瓶酒喝掉。」

妻子抹了一把淚水,轉身走了,竇建德回屋收拾東西,他家本是很殷實的中戶人家,有百餘畝地,家有存糧,有兩頭牛,還有家財,但天災和人禍,使他已經完全破產,上個月皇帝過境要獻食,官府把他的最後一頭牛也牽走了,他已傾家蕩產,只剩下幾間被大水沖壞的破屋。

竇建德獃獃地坐在窗檯前,他不知道自己的後半輩子該怎麼辦?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算一算妻子應該回來了,他嘆息一聲,從箱子里找出最後一瓶酒,準備和妻子離別。

可就在這時,隱隱聽見他妻子的喊聲:「大郎,快跑!」

聲音大概在數十步外,竇建德大吃一驚,他衝上屋頂,只見他妻子拚命向家裡跑來,後面追著大群士兵和衙役,這是來抓捕孫安祖的人,有人向官府告發,孫安祖逃到了竇建德家,士兵和衙役立刻上門來抓捕。

他妻子一下摔倒在地,幾名士兵衝上來亂刀劈砍,將竇建德妻子當場砍死。

竇建德眼睛都紅了,他仰天一聲厲嘯,沖了出來,將那幾名士兵殺死,然後抱起自己的妻子,開始痛哭起來。

夜色中,竇建德回到校場,他從床下摸出一把刀,大步向校尉住的屋子走去,恰好在門口遇到校尉,「竇建德,回來得蠻早嘛!」

竇建德一言不發,迎面就是一刀,長刀刺進校尉的胸膛,校尉慘叫一聲,倒地身亡。

聽到了慘叫聲,營房裡的驍勇們紛紛奔出來,竇建德一刀砍下校尉人頭,對眾人高聲道:「開皇十八年,大隋富強,先帝派出百萬人馬征討突厥,尚且沒有擊敗他們。今年發生水災,百姓貧困,但皇上不體恤民情,要親自到遼東督戰,加上往年西征,損傷的元氣還沒有恢復,百姓疲勞睏乏,連年征戰,長年在外的親人不能回家,如今又要出兵,容易釀成動亂。男子漢大丈夫只要不死,就該建功立業,怎能去當倉皇逃跑的俘虜!我熟悉高雞泊面積遼闊方圓幾百里,湖沼上的蒲草又密又深,可以到那裡去隱藏起來,找機會出來搶劫,足夠生活、積蓄,拉起人馬以後,等待時局動蕩!」

忽然有人振臂高呼,「與其死在草原,不如反了,還有一條活路。」

「反了!」

數百人一齊高喊,浩浩蕩蕩向縣城糧庫奔去,無數饑民跟著他們,竇建德率領手下砸開了糧庫,開倉放糧,竇建德帶領數百名驍勇之士與孫安祖匯合,拉開了他的造反序幕。

而此時大隋帝國的起義不僅是竇建德、孫安祖幾人,還有王薄、劉霸道、張金稱等一批聚攏難民落草為寇的叛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9章大隋帝國的內亂之始

86.23%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