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何不棄暗投明(9)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何不棄暗投明(9)

「蓮香說要是我完不成二小姐交代的任務,就會讓二小姐把我賣掉,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會來給您下藥,還請您救救我,我不想被賣掉。」

見郁瑞蘭不語,苟雪繼續「狂飆演技」,不僅擠出了兩滴眼淚,還可憐兮兮地扯了扯郁瑞蘭的裙擺。

「若你當真是被迫,我可以救你,若你只是找借口為自己脫罪,那就別怪我將你交給妹妹處置了。」

郁瑞蘭往後退了一步,將裙擺抽了出來,不冷不熱地道。

「苟雪不敢撒謊。」

苟雪抬頭望著她,淚汪汪地自曝了姓名。

「起來吧,記得把地上的紙撿起來,原樣包好交給我,我帶你去找郁巧容對質。」

郁瑞蘭的神色緩和了些許。

她正好可以藉機敲打一下郁巧容,若郁巧容圓不過去,便正好可以依家法處置了她。

「謝謝大小姐!」

苟雪感激地磕了個頭,才把地上的油紙撿了起來,將它折成了小紙包,恭恭敬敬地用雙手捧著遞給了郁瑞蘭。

「走吧。」

郁瑞蘭轉身出了涼亭,不緊不慢地走在了前面。

苟雪爬了起來,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後。

……

一盞茶后。

「姐姐,你可算是來了,我還以為姐姐不會過來跟我一起喝下午茶呢。」

郁巧容一看到郁瑞蘭帶著苟雪進了她的院子,就知道情況不妙,立馬笑著迎了上去,準備隨機應變。

「她是你的貼身丫鬟吧?」

郁瑞蘭讓苟雪站到了她和郁巧容中間,單刀直入地道。

「沒錯,小雪是我新挑的貼身丫鬟,進府還不久,姐姐不認識也是正常的。」

郁巧容面帶微笑道。

「那你可認得此物?」

郁瑞蘭將放在袖子里的小紙包取了出來,拿給郁巧容看。

「這不就是一個油紙包嗎?難道有什麼神奇之處嗎?」

郁巧容有些哭笑不得地道。

「這裡面本來有藥粉,你的貼身丫鬟偷偷將藥粉放進了我的茶水裡,被我逮了個正著,難道這不是你指使的嗎?」

郁瑞蘭聲色俱厲。

「怎麼可能呢?我只是讓小雪去邀請姐姐過來跟我一起喝茶,怎麼會讓她去做這種腌臢事呢?」

郁巧容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二小姐,您怎麼能……」

苟雪看著郁巧容,露出了比她還要難以置信的神情。

「閉嘴!二小姐和大小姐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原本站在郁巧容身後的蓮香立馬「挺身而出」,狠狠地扇了苟雪一巴掌。

「尼瑪!我的臉又腫了……」

苟雪這回是真的疼哭了。

為了避免再被蓮香扇巴掌,她索性跪了下去,把頭儘可能壓低,弱小可憐又無助地低聲啜泣。

「啪!」

蓮香還沒退回去,耳邊便響起了無比清脆的巴掌聲。

「大小姐,您為何要打我?」

蓮香捂著疼得火辣辣的臉,滿眼不解地看著郁瑞蘭。

「我跟二小姐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郁瑞蘭總算是看明白了。

苟雪在郁巧容眼裡不過是一顆隨時都可以拋棄的棋子,而且地位極低,就連同為丫鬟的蓮香都可以隨意懲罰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之這碗狗血我幹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快穿之這碗狗血我幹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何不棄暗投明(9)

83.71%
目錄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