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這恩不報也罷(8)

第二十九章 這恩不報也罷(8)

「啟稟主上,屬下已經將您從邊境帶回了一個妙齡女子的假消息散播了出去,並且安排了人以訛傳訛,應該不用多久,皇城裡的人就都會知道您金屋藏嬌了。」

暗衛黑徵以普通侍衛的形象進了慕容寒的書房,從容不迫地稟報。

「你做得很好,暫且退下吧。」

慕容寒背身對著黑徵,往後擺了擺手。

「是。」

黑徵恭恭敬敬地退出了書房。

「咳咳……」

慕容寒捂著嘴咳嗽了兩聲,掌心多出了一攤濃稠的黑血。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慕容寒這些年遭受過不少暗算,留下了不少暗傷和未完全清除的毒素,身體每況愈下,但他還不能倒下,若是他倒了,讓慕容贏收回了兵權,曾經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就會被清算,一個都留不下來。

在安排好一切之前,他必須假裝身體依然強健,哪怕只能靠服用禁藥來維持表面的健康。

慕容寒用水將手上的血跡清洗乾淨后,便服下了一枚「回春丹」。

添加了禁藥的回春丹可以讓他的臉色與常人無異,但起不到治療作用。

慕容寒知道自己的情況很複雜,而且時日無多,所以選擇了放棄治療。

「抱歉,婉柔,我不值得你繼續等待,你還是另覓佳人吧。」

慕容寒將掛在腰間的綉著一對銀色比翼鳥的黑色荷包取了下來,裝進紫檀木盒中,上了鎖。

這是姜婉柔在十六年前送給他的。

她說等他到了娶妻的年齡,就可以拿著這個荷包去提親,結果沒過多久,他的母妃就被處死了,他不得不請求父皇讓他離開皇城,以求自保。

她說會等他回來,這一等就等了十年。

回到皇城之後,慕容寒沒有來得及向姜丞相提親,就又被慕容贏派去了邊境。

姜婉柔沒有放棄,又等了他六年。

她只比他小兩歲,慕容寒滿了三十,她就滿了二十八,早已成了別人眼中的老姑娘,但她依舊在等他。

……

「某某,現在離原主被黑衣人殺死還有多久?」

苟雪一邊吃綠豆糕,一邊問某某。

「不到一年。」

某某查看了時間線后,如實回答。

「具體是多久?」

苟雪想要知道更加具體的時間。

「九個半月。」

某某算了一下,嚴謹地回答。

「你說我現在準備跑路來得及嗎?」

苟雪躍躍欲試。

「跑路還是算了吧,你出不了這個院子的。」

某某真不是想打擊她,畢竟看守婉院的根本不是什麼普通小廝,而是慕容府五大暗衛之一的黑羽。

這五大暗衛以「黑」為姓,以宮商角徵羽為名,黑羽排名第五,是裡面武功最差的,但即便是暗衛里武功最差的,也比一般的侍衛強得多,而且黑羽擅長點穴之術,如果苟雪想跑路,他只要給她點個穴,她就動不了了,怎麼可能跑得掉?

「既然出不去,那就……挖個密室怎麼樣?」

苟雪又有了新的想法。

她可以在房間里挖個地下密室,要是黑衣人來了,就躲起來,鎖好門,應該能逃過一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之這碗狗血我幹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快穿之這碗狗血我幹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這恩不報也罷(8)

16.29%
目錄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