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解鈴還需系鈴人

020 解鈴還需系鈴人

方祁禮收回飛劍,轉過身去:「聖姑是火木雙屬性靈根,你若是有空,就多指點指點她火系法術。他日,我們再尋回沐沐師弟,讓沐沐師弟指點聖姑木系法術。」

「再有一個月,新人王試煉就要開啟了。」

「我們聖月宗現在僅有的新人就只有聖姑,我想,你也不會讓我們聖月宗蒙羞吧?」

劉嫵媚捂著小嘴,眨眨眼睛。

方祁禮不提她還真給忘了。

新人王試煉是西周大陸十年一度的大事。

以往聖月宗家大業大,門徒眾多,就會在眾弟子裏擇優而選,只要被選上,宗門就有資源傾斜。

可是這一次,宗門裏符合的弟子就只有古錚一人。

聽得一頭霧水的古錚問道:「新人王試煉是什麼?」

劉嫵媚收起笑臉,一本正經地說道:「新人王試煉是西周大陸的盛事,所有門派在鍊氣五層以下的新人都可以參加。以往都是我們聖月宗拔得頭籌,這一次……」

她憂心忡忡地嘆了口氣,語氣也有些許凝重:「咱們門派弟子都遣散了,也只有你才符合新人王試煉的參賽資格。」

她望着古錚:「可你剛剛接觸修鍊,這一次恐怕……」

懸了。

古錚瞭然地點了點頭。

聽她這麼一說,這所謂的新人王試煉就是一個副本。

還是這個伺服器所有宗門弟子都能參加的大型團隊副本。

劉嫵媚話里話外無不在透露,這甚至還有可能是地獄級的副本。

古錚猛然反應過來,自己才接觸這一塊多久就要她代表聖月宗下SSS級副本?

要她參加倒是沒什麼,自己若是貿貿然跑進去,一個不慎被人暗殺追殺各種殺,自己豈不是連個幫手都沒。

她才不要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

古錚想都沒想就拒絕:「我沒說要參加啊!」

「聖姑。」劉嫵媚嬌滴滴在喊了一句,拉着她的手晃啊晃:「好聖姑,你就去嘛,裏面可好玩了。」

「我才不要信你的鬼話。」古錚翻了個白眼,指著魔樂涯大殿說道:「你騙我說那是魔樂涯大殿,可實際上裏面卻是一個墳墓。」

想到這事她就來氣,這丫頭竟然將她往別人的墳墓里引!

她語氣更激動了:「你是不知道,棺材裏的人還能出來,差點沒把我嚇死。」

劉嫵媚瞠大眼睛望着她:「這不可能啊,這魔樂涯大殿建成幾百年了,一直都沒有人進去過,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墳墓。」

「聖姑,你不想參加新人王試煉我也能理解,可你也不能扯這種假話吧。」

這都哪跟哪啊!

魔樂涯最輝煌的時候,那可是有近千號人在這裏居住呢。

如果真的是墳墓,早就被人看出來了。

「這種事情我還能騙你?」古錚譏笑,「不信的話,我再去破了那個禁制,咱們一起去看看?」

劉嫵媚好半晌才悶悶地說道:「師尊早就有言在先,誰破開了禁制,誰才有資格進入。」

呵,呵呵!

所以,自己是那隻小白鼠么!

見古錚有些生氣,劉嫵媚小心的扯了扯她的衣袖:「聖姑,師哥說的對,要不我們一起修鍊吧。」

古錚全身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要我和你雙修?」

「對啊,你不過才剛剛摸到修鍊的門道,要是旁邊有人陪着你一起修鍊,你的修鍊速度肯定會一飛衝天。」

「只有你的實力足夠強大,你才有機會在新人王試煉大展拳腳。」

我信你個鬼,你個遭老頭子,哦不,你個死丫頭壞得很。

古錚擺手:「我不去。」

在聖月宗,劉嫵媚有方祁禮壓着,軒轅轍則心甘情願的當起了某人的舔狗,他們都不會對自己怎麼樣。

可真的到了外邊去,她這個對修鍊一知半解的小白哪裏會是那群修成精的老傢伙們的對手!

古錚說不去,就是真不去。

她也不管劉嫵媚還要說什麼,徑直進了房,將房門重重關上。

本來穿越就已經夠離譜的了,竟然還想着要自己單刷SSS地獄級副本。

別人還能組團,再怎麼着,也有個隊友。

到了自己這,只能單打獨鬥。

想想都覺得窩火。

古錚進了房,悶頭就睡了足足三天。

看着她緊閉的房門,方祁禮和劉嫵媚守在門口,大眼瞪小眼。

這些天,他們哪裏都沒去,想着古錚修為低,對食物有着本能的慾望,於是,他們想方設法搗鼓了許多吃食出來。

可古錚不開門,他們也進不去,只能將食物放在門口,再將冷掉的食物撤下。

劉嫵媚再次將冷掉的食物換下,在院子裏的石桌上坐下,一臉的糾結;「怎麼辦嘛,早知道新人王試煉要開啟了,我就不激怒聖姑了。」

一想起古錚說不肯去,劉嫵媚就連連自責。

這三天,她一直守在古錚的房間前,半步都不肯離開。

方祁禮嘆了口氣:「我們也不用逼得她太緊了。既然她不想去,那這一屆我們就不參加了。」

「可如果我們不參加的話,那他們會怎麼看我么?」劉嫵媚秀眉一蹙,「尤其是獸王谷的那群傢伙。」

方祁禮望着緊閉着房門的房間。

事到如今他還能怎麼辦。

聖姑連房門都不肯出,也說明她到底有多抵觸這件事情。

他在院子裏的石桌上坐下,「咦,這兩天怎麼沒看到軒轅轍?」

劉嫵媚搖頭:「不知道。這幾天我一直守在這裏,哪裏都沒去。」

方祁禮臉色一變:「媚妹,不是我說你。聖姑有句話說得很對,就算不喜歡,你也不要隨便傷害別人。」

「他肯定是被你傷到了。依我看,解鈴還需系鈴人,你就和他攤開了說,相信他會明白的。」

劉嫵媚別過臉去;「我不去。」

她才不要管那個傢伙的死活呢。

「既然你不去,我去。」

他還就不信了,由他親自出馬,軒轅轍還會使小性子。

這幾天,軒轅轍只要一閉上眼睛,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劉嫵媚親在方祁禮臉上的那一幕。

腦海靈識里,兩道聲音在激烈交戰。

一個聲音對自己說:他們是師兄妹,這舉動只能說明他們師兄妹關係好。

可另一個聲音就會響起來:別說是師兄妹,就是表兄妹都有成親的。

每每此時,他就心亂如麻。

他很想將這些亂七八遭的東西從腦子裏趕出去,強迫自己不去想她。

可,等到他再次閉上眼時,眼前卻出現劉嫵媚手舉赤邪劍,威風凜凜的升到半空,祭出紅蓮業火。

天是那麼藍。

雲是那麼白。

而她,如瀑布般的秀髮在空中怒張,一身潔白的紗裙猶如雪菊般耀眼。

那樣的她,猶如雪菊仙子般美得不可方物。

他終於支撐不住,嘴裏一腥,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眼瞼合上的瞬間,他看到了心急如焚的方祁禮出現在面前。

呵,竟然是那個男人!

他徹底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修仙:我的宗門有億點點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修仙:我的宗門有億點點強
上一章下一章

020 解鈴還需系鈴人

19.8%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