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九 打臉,自爆馬甲

五百零九 打臉,自爆馬甲

雲上可是國際第一電子品牌,怎麼會做出這種掉檔次的事情來?

季龍枱面上滿是不可置信,每一寸肌肉都抽動了起來。

為了今天這場宴會,他幾乎調動了四九城所有的名門望族,還在網上大肆宣傳季清微即將成為雲上的首席設計師。

先前造勢的力度有多大,現在就摔得有多狠。

季龍台渾身都在發抖。

如果不是琅軒的秘書刻意說出那種話誤導他,他怎麼會這麼做?

現在怎麼辦?

今天到場的嘉賓就有上萬人,全球觀看直播的總人數更是有十幾億!

這分明是要徹底斷了季家所有的後路。

並且,季龍台原本打算隆重地給所有人介紹季清微。

可季清微卻以這樣的方式,第一次在公眾面前出現,簡直是貽笑大方。

現場寂靜了有片刻,隨後有爆笑聲響起。

帶着濃烈的嘲諷意味,完全沒有給季龍台任何面子。

雲上全球發佈會直播間,彈幕也跟着暴漲了起來。

【卧槽哈哈哈哈哈!大逆轉,真的是大逆轉!】

【又抄襲?季清微抄襲上癮了吧,就沒有一點自己的東西嗎?真當別人都看不出來?】

【哇,季家這一家人都不要臉,有刺繡的前科在,我就不信季清微抄襲她父母不知道。】

【兄弟姐妹們,這還不笑?我先聲明,我是個沒有道德和素質的人,與我所在地區無關,我先笑為敬。】

應邀參加今天發佈會的名流貴族也沒想到事情會突然逆轉而下,都遠離了季龍台。

郁老夫人臉色鐵青,氣得胸口不斷起伏:「看看,我說什麼來着?我就知道是這樣,我都說了那個病秧子天天待在家裏,都沒有和外界接觸過,她哪裏會這些?結果你們還不信!」

郁老爺子和郁曜都沉默不語。

尤其是郁曜。

他只感覺他的所有認知都在這一刻破碎了。

這不是他認識的季清微,從外貌到才情,全都不是!

到底是怎麼回事?!

郁曜幾乎要瘋了。

難道這些年他看見的季清微,只是一個假象?

「罷了,季家誰也救不了。」郁老爺子淡淡地開口,「還有你,阿曜,別讓所謂的救命恩情綁架你一輩子,要是季家人來找你,你可別心軟。」

郁曜心裏澀然:「我知道了,爺爺。」

這場發佈會,徹底讓季家成了一個國際笑話。

偏偏季龍台還不能任性退場,只能硬著頭皮承受着諸多審視的目光。

而另一邊,殷家大長老目光緊鎖住坐在琅軒旁邊的女孩,一動不動。

「爺爺,您看出什麼了嗎?」殷雲汐低聲道,「她好像真的不是進化者。」

大長老眉頭緊皺:「奇怪了,我確實沒有覺察到她身上有任何進化者能量的波動。」

「爺爺,我和你都覺察不到,她就算是進化者,最多也不過是一個d級。」殷雲汐淡淡地說,「這個等級,她回不到殷家的。」

殷家的傭人都是c級進化者。

d級進化者有什麼用?

「雲汐,別小看了那個老太婆,她手段可多著呢。」大長老冷笑了一聲,「要不然你以為她兒子給殷家帶來了那麼多的麻煩,她怎麼可能沒受到懲罰安然無恙地活到現在?」

大家族裏能夠鬥爭到最後的人,哪一個會是省油的燈?

「自然。」殷雲汐蹙了蹙眉,「我記得上次她出去沒有帶藥劑,體內能量暴走了,但她身體反而變好了,

真是奇怪。」

大長老冷冷道:「此事確實存疑,要好好地查一查。」

他不可能讓殷老夫人那麼輕易把司扶傾還有殷堯年一家接回來。

**

發佈會結束后,司扶傾退場。

手機鈴聲在這時響了起來,她接起:「喂,奶奶。」

「傾傾,殷家其他人發現你了。」殷老夫人語氣快速道,「不過沒關係,我原本也打算給家族彙報,其他鋪墊工作也已經做好了,你這幾天一定不要亂走,我還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司扶傾聞言,眼眸深眯:「我知道了,奶奶。」

她倒是也能理解一部分殷家人對她父親和叔叔的恨。

找不到當年屠殺殷家的敵人,只能仇視自家人。

畢竟事情確實因為殷北辰和殷堯年而起,這部分責任她不會推卸。

月見注意到她情緒上的波動:「要回殷家了?」

「嗯。」司扶傾懶洋洋,「遲早要回去,比我預想的快了兩個月。」

「回殷家也好。」月見說,「進化者這個圈子反而沒有那麼多條條框框,你說做掉誰,我就做掉誰。」

司扶傾:「……三師姐,你不要這麼暴力。」

月見哼笑了一聲:「許久沒有活動筋骨,我怕手生了。」

她拍了拍司扶傾的肩膀:「去吧,小九,你家金主在外面接你,你今天和老四做那麼近,小心金主不高興。」

「三師姐,放心。」司扶傾氣定神閑,「我早都給九哥吃過定心丸了。」

「嗯?」月見有些驚訝,「什麼定心丸?」

她心想着,難不成小師妹終於有了所謂的男女之情?

司扶傾拿出手機給她看:「喏。」

月見一看,屏幕上是一段對話。

【司扶傾】:九哥,你放心,我可專一了,只給你一個人打長工!比心心.jpg

【郁夕珩】:嗯。

月見:「……」

果然還是無形撩人最為致命,這誰受得了?

兩人從發佈會後門離開,季龍台夫婦也得以在這個時候脫身。

雙方

司扶傾雙手插兜,瞥了兩人一眼:「有事?」

「是你!」季龍台雙目通紅,「肯定是你做的!」

「對,是我。」司扶傾嗯了一聲,「不是你們想舉辦宴會嗎?我幫你們,不用謝。」

季龍台的手顫抖了下,歇斯底里道:「你……你果然知道事情的一切,左家就是這麼被你搞垮的!」

司扶傾饒有興緻看着他,挑了挑眉:「聰明,還有呢?」

季龍台說不出話來,已經被氣得頭昏腦漲了,但更多的是懼怕。

去年司扶傾還只是娛樂圈一個戲子而已,今年她卻已經讓各大家族望塵莫及。

季家又能做什麼?

司扶傾一句話,就能讓季家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季龍台只恨季清微應該早點告訴他掠奪氣運這件事,這樣一來,季家早就把司扶傾做掉了,怎麼會讓她成長到今天這個地步?

「你怎麼這麼惡毒?」季夫人哭出了聲,「你都是大明星了,你還有那麼多代言,一輩子不愁吃不愁穿,為什麼非要和我們家清微過不去?」

他們季家進入自由洲的夢想,徹底破碎了。

一切都是因為司扶傾咄咄逼人,一點氣運都沒有給季清微剩下。

何必呢?

沒了這點氣運,司扶傾也不會死啊,可季清微什麼都沒有了。

天才在一夕之間成為了塵埃,讓人根本無法接受。

沒什麼比曾經擁有又失去更加難受了。

季夫人絕望地哭,一邊哭一邊指責:「你這麼惡毒,你會遭報應的!」

「你們是不是腦子不好,出了什麼問題?」月見環抱着雙臂,眼神冰冷,殺氣沸騰,「聽清楚了,是你女兒搶我們傾傾的氣運,你們可真是會裝成無辜受害者,把責任全推到別人身上,還好你們家那個女兒沒在季家長大,要不然都被你們養廢了。」

同樣是氣運的受益者,季清搖才是全然不知,但知道后,做出的選擇也與季清微迥然相異。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這句話戳中了季龍台的痛點,他暴跳如雷:「你胡說八道!」

月見睨了他們一眼,不遺餘力繼續刺激著季龍台夫婦:「我們傾傾脾氣好,不像我是睚眥必報的人,那位季小姐主動歸了傾傾的氣運,她立馬讓千軍盟盟主多多照顧她,還教她格鬥技巧,現在她已經升八級了吧?」

「唉,真是太可惜了,她是千軍盟最年輕的八級成員了吧?我怎麼聽說你們還和她斷絕關係了呢?嘖嘖嘖,這關係也蹭不上咯。」

季龍台既震驚又憤怒:「是你?!」

他本以為千軍盟和司扶傾的關係,不過是因為一同參加了一場山城救援,司扶傾因此獲得了嘉獎和榮譽而已。

千軍盟可是四大盟會之首,畢竟管理超自然事件的靈盟一向在地下行動,不怎麼在公眾面前出現。

季夫人也驚呆了:「你……你真的好惡毒!你竟然還攛掇清搖和我們脫離關係!」

他們後來又去千軍盟找過季清搖幾次,但都被拒之門外,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哦。」司扶傾轉過頭,終於看向季龍台夫婦,她神情淡淡,沒有半點憐憫之色,「還有更惡毒的,想知道嗎?」

季夫人的哭聲戛然而止,她愣愣地看着女孩,突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季龍台也驚出了一聲冷汗,他急忙拉着季夫人後退一步,厲聲:「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幹什麼?!」

「不想幹什麼,就想告訴你們為什麼國際聯考會提前四個月。」司扶傾微微一笑,「我要求的,明白了嗎?」

------題外話------

三師姐:互聯網嘴替

傾傾被惡意一星,寶貝們,求一波五星評價~~

我覺得作為一個作者,不管是全職還是兼職,穩定更新是第一要求,再談其他,沒時間參與別的,讀者看,我寫,就這麼簡單~

閱讀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最新章節請關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上一章下一章

五百零九 打臉,自爆馬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