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許景明和黎渺渺(下)

第四章 許景明和黎渺渺(下)

許景明離開卧室,走到了地下室,地下室過百平米,牆邊放著三桿長槍,許景明隨手拿起了一桿,長槍通體銀灰色,長兩米五六,槍頭有緩衝層。雖然和方師兄聊天時他很輕鬆隨意,當晚也和好兄弟劉沖遠吃飯閑聊,可許景明內心卻憋著一股火。

「小白,開啟訓練監測。」許景明開口道。

「小白收到。」

地下室內有光影亮起,一個個攝像頭運轉起來。

許景明雙手一拉長槍,長槍『崩』的一聲發出震動聲。許景明持槍的架勢是反架,傳統用槍的大多右手握著長槍尾端,左手拿著槍腰。但許景明是右手拿著槍腰,左手拿著槍把尾端。

只見他疾步前行,前行的同時,瞬間發力,長槍刺出。

噗!噗!噗!

長槍如箭矢,彷彿連續七八根箭矢,要射穿前方所有敵人,每一槍都撕裂空氣帶著尖嘯聲。

牆壁光影上顯現數據——「18.2米每秒」、「18.6米每秒」、「17.9米每秒」、「18.1米每秒」……精準測試每一槍刺出的最高速度。

「轟!」

忽然許景明手中長槍猛然前刺,有刺耳的炸響,長槍槍影都變得模糊,牆壁光影數據顯示:「25.3米每秒」。

許景明最出名的絕招:無影刺!

圈內人都會明白這樣的槍速何等恐怖,近戰時尋到機會,施展出這一槍,便是世界頂級高手都扛不住。

許景明兩步到了一具懸挂的重型沙包旁,腰部一轉,彷彿轉動的巨大齒輪,全身力道傳遞到雙臂,長槍崩勁法,掃在沙包上,懸挂的重型沙包足有三百公斤,上方有懸挂軌道,這是專門定製的超重沙包。

「嘭!」低沉轟鳴的聲音。

牆壁光影數據顯示:「625公斤」。

正是這隨手一崩都有上千斤的恐怖力道,才能讓那些省隊隊員的槍桿一碰就飛!

許景明移動著,一槍槍發力發泄在重型沙包上,每一次掃劈,崩擊,都爆發出低沉有力的聲音,三百公斤重的沙包被轟擊的不斷搖晃著,牆壁光影上一個個數據不斷顯示:「656公斤」「689公斤」「630公斤」……

忽然停頓了下,許景明猛地前沖一步,整個人彷彿炮彈般,長槍宛如和全身一體,是炮彈的尖端,撞擊在沙包上。

「嘭~~」重型沙包被轟擊得沿著懸挂軌道「嘩啦」滑到了另一端,高高揚起。

牆壁光影上顯現出一個數據:「1138公斤」。

許景明的另一絕招:破山!

許景明從小在父親引導下,學八極、戳腳,練六合大槍!在現代社會,武術流派彼此也相互吸收精華,像寸勁發力、整勁發力,許多流派都有類似練法。

在20歲那年,世界武道大賽中許景明被對手盾擊砸斷了右腿,之後,他便一邊養傷,一邊潛心槍法。

許景明大學時,學的物理,他從物理角度剖析傳統武術技巧。他一直認為,一切發力都是符合科學的。身體的骨骼、關節、肌肉,也是槓桿、軸承、動力源。

憑藉從小積累的深厚基礎,從物理學角度更深層次理解發力,不斷嘗試細微調整發力技巧,終於讓他以傳統『寸勁發力』為基礎,創出了無影刺這一招。

又以『八極鐵山靠』的發力技巧,創出了破山這一招。

並且槍法其他技巧也都有一定程度提升,攔、拿、崩、劈、划……隨手一招發力都強了一截,憑藉如此槍法,許景明即便有著腿傷,身法有大缺陷,25歲復出后,隔年便再度殺入世界武道大賽,並且殺到八強。

步法的重要性,可以說佔到實戰的一半。許景明步法有大缺陷,都能殺到八強,他的槍法便可知是何等可怕。他也被世界武道聯盟評為近三十年來,所有武道選手槍法前十,博得『槍魔』名號。

可那次大賽,也讓許景明看清楚了,抱著一條傷腿,除非槍法有質變,否則根本無望世界第一。參加比賽越多,只會讓傷勢越重。

那次大賽后,他便宣布了退役。

一個職業武道選手,最黃金的年齡,26歲,許景明便帶著傷病退役了。

地下室內,許景明臉上有著汗珠,走到了牆邊,輕輕將長槍放好。

看著面前的三桿訓練用的長槍,許景明沉默著,槍法再厲害又怎樣?現代社會,武道格鬥也只是一項體育運動罷了,自己面對程子豪的逼迫,只能忍著,別無他法。

「景明。」穿著睡衣的黎渺渺沿著樓梯走下來,看著身上有汗珠的許景明,「你怎麼了?」

按照常理,在格鬥館練了一天,許景明回來一般也就休息了,很少再練槍。而且她看著此刻牆邊男友的背影,隱隱感覺到許景明心情似乎不佳。

「上去再跟你說。」許景明關了燈,帶著黎渺渺上了一樓客廳。

客廳。

「小五,拿兩瓶果汁來。」許景明說著坐在沙發上,黎渺渺也坐下,詢問道:「景明,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候一名女性機器人一手拿著一瓶果汁,來到了許景明、黎渺渺身旁,分別給二人遞了果汁,男主人、女主人常喝的果汁,管家『小五』還是很熟悉的。

小五,是管家機器人,做家務、做飯菜、陪聊天、當保鏢……樣樣都能幹,也達到了三級智能,這種檔次的智能機器人售價足以媲美一輛豪華超跑。

「趕緊說。」黎渺渺戳了下喝著飲料的許景明的肩膀。

「不出你所料,程子豪接著出手了,逼我丟了工作。」許景明搖頭道,「還真是個瘋子,做事這麼沒下限。也罷,當初也是師兄邀請我,我才來格鬥館的。以我的槍法,到哪都能吃飽飯。」

「彆氣啦。」黎渺渺抱著男友的手臂,安慰道,「為人渣生氣不值得。」

許景明看著女友,點點頭。

女友黎渺渺是一名天才歌手,沒簽約公司,沒經紀人,大學上的是濱海音樂學院。大學期間第一次網路直播,一首自我創作的歌曲《梨木》,在網路上不斷傳播,竟然爆火。

她的嗓音很乾凈,她的歌曲有著撫慰人心靈的特殊魔力,大學期間,她寫了三十多首歌曲,光憑歌曲下載分成,收入便有數千萬。

她在音樂圈屬於很特殊的那一類,不參加任何綜藝,沒公司,沒經紀人,每月直播一次唱歌,平常偶爾也會發一些視頻。除了唱歌視頻,還有遊戲視頻。

她最喜歡玩的遊戲,是《武道ol》,遊戲中她是一名貓女女劍客,段位還挺高。

職業武道選手,玩《武道ol》也不少,許景明偶爾去玩,結識了玩小號的黎渺渺,黎渺渺從來沒見過一桿長槍這麼厲害的玩家,立即加好友,各種方法拉著許景明組隊……

遊戲結緣,許景明對這個貓女女劍客也動了心,二人漸漸走到了一起。

「程子豪就是個人渣。」黎渺渺抱著男友手臂說道,「宣稱不婚主義,身邊卻換了一個又一個女友,我黎渺渺哪裡可能瞧得上他?如果追求名利,我就不會一個月僅直播一次了。」

雖然沒現實中見過,程子豪卻依舊瘋狂追求黎渺渺。

明知黎渺渺有男友,明知黎渺渺和男友都準備結婚了,程子豪依舊沒罷手。

許景明感慨道:「渺渺,你倒是乾脆,直接拉黑了他,還直接換平台,在另一個直播平台『微世界』開了賬號。」

「我一個月才直播一次。」黎渺渺微笑道,「換平台,一樣可以慢慢積攢粉絲。『微世界』平台也有虎鯊平台近半的流量,也還不錯。」

「耗費幾年積攢的千萬粉絲的賬號,說換就換,也就是你了。」許景明說道。

「我賺錢靠的是歌曲分成,直播嘛,隨緣。」黎渺渺喝著果汁,道,「生活嘛,重要的是開心。不開心,當然就換平台了。」

許景明心中還是挺感動的。

黎渺渺面對威逼利誘,毫不猶豫拉黑對方,跟著直接換平台!

「其實我們倆收入也夠高了,不必讓自己太累。」黎渺渺安慰男友。

「嗯。」許景明點頭。

他們倆早商量過,拉黑程子豪那邊的聯繫方式,眼不見為凈。

「接下來你是打算回明月市么?」黎渺渺問道。

「嗯,回明月市開武館做高端私教也很容易。」許景明問道,「你這次打算跟我一起回去嗎?我們元旦都要領證了,提前回去見見公婆嘛。」

許景明和黎渺渺感情很好,都約定好元旦領證,寓意『一生一世』。雙方的父母也都見過,也都同意了。

「我們回明月市,那就是長住了。」黎渺渺看著客廳內的一處處,「這裡的許多東西也要搬過去,我也要和濱海市的朋友們告別,從上大學開始就來濱海了,這麼多年了,突然要走,還真捨不得。」

「如果真捨不得……」許景明開口。

「回去吧,我也想回家鄉了。」黎渺渺微笑道,「明月市,我爸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也都在那,我也想回去了。」

他們倆的確有緣,遊戲中結緣,又都同樣都來自於明月市。

「你先回,把明月市那邊的房子該打掃打掃,一切準備好。」黎渺渺道,「我要和朋友們告別,還有助理也得安排下。」

她自己雇有兩個助理,負責她的一些商業事務。她去明月市,兩助理也需跟著一起走。搬家租房都需要安排。

「好。」許景明點頭,自己買的房子都空在那好幾年了,不過爸媽也會經常帶機器人去打掃。

「先去洗澡吧,看你一身臭汗,滿身酒味。不是說了不喝酒么?」黎渺渺氣鼓鼓道。

「這次是大熊來了,一年多沒見,也就喝了點啤酒。」許景明連說道,「我先去洗澡。」說著立即跑離了客廳。

黎渺渺坐在沙發上,想著和許景明回明月市的生活,美滋滋的。

「滴。」

黎渺渺面前顯現畫面,畫面中出現了一對中年男女。

「爸,媽。」黎渺渺開心喊道,「吃過晚飯了么?」

「早吃過了。」中年男人問道,「渺渺啊,今晚你大伯來我們家了。」

「大伯?他不是好些年沒登我們家門了么?我上大學那年宴請親戚,他都沒來。」黎渺渺疑惑,大伯的妻子那邊有一位大人物,大伯家抱上大腿后,經營多年也成了一方巨富,有超過十億的身家,大伯夫婦根本瞧不起黎家這邊的窮親戚,平常幾乎不來往。

「沒事怎麼可能會來。」黎母哼聲道,「這次來,就是為了渺渺你的事。」

「我的事?」黎渺渺疑惑。

「他想要你當程家公子『程子豪』的女朋友,來我們家,是勸我們老兩口的。」黎母怒道,「這個老不要臉的,想要賣女兒求榮,賣自己女兒去啊!讓我女兒跳那火坑!那個程子豪就是花花公子,綜藝節目里不止一次說自己不婚主義。這種花花公子,也配得上我女兒?」

黎父也道:「我和你媽,大罵了一通,把你大伯罵走了。那程子豪就不是過日子的,小許才是踏踏實實過日子的,我和你媽都支持你。」

「謝謝爸媽。」黎渺渺露出笑容,父母堅決支持她,讓她沒有了很多煩惱。

「渺渺啊,你未來的丈夫才是陪伴你最久的人,而不是我們。」黎父看著女兒,「我和你媽都老了,所以你更要選一個好丈夫!女人結婚就像是第二次投胎,古人都說,女怕嫁錯郎!小許,一個踏踏實實的練武的人,退役后,一天大多數時間都在練武,以我看人的眼光,還是很不錯的。」

「嗯。」黎渺渺點頭。

聊了許久,黎渺渺和父母才斷了視頻電話。

……

視頻電話另一邊。

黎父和黎母坐在客廳內。

「老婆,以後你要多照顧著點渺渺。」黎父說道。

「辰安,你的病,就這麼瞞著渺渺嗎?」黎母眼睛泛紅。

黎父搖頭道:「你知道的,我這是絕症,就算各種醫療手段折騰也就一兩年的命,還苦不堪言。保守治療,開開心心過日子,也能活個一年左右,也可以了。我現在就想著女兒開開心心結婚,別這時候讓他們小兩口煩心。等他們結婚了,我這病情徹底壓不住,最後一個月的時候,再跟他們說。」

「現在告訴她,什麼用都沒有,只會徒增女兒煩惱。」黎父笑呵呵道,「人這輩子,煩惱的日子越少越好,開心的日子越多越好。我就希望我女兒,開心日子多點。」

「你啊,這輩子總是為別人著想。」黎母紅著眼。

「今天我不就罵了我大哥嘛,罵得他都傻眼了,不敢相信我敢這麼罵他。」黎父哈哈笑道,越是臨近死亡,就越是看得通透。

生活,也就這麼回事,過得幸福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宇宙職業選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宇宙職業選手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許景明和黎渺渺(下)

23.53%
目錄
共1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