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生死相隨

第九十九章:生死相隨

「娘子!」

楊路溪完全沒有料到會這樣,他有些驚慌失措。

沈玉瑤見此,神色無比凝重,正當她想祭出精血時,自己的手卻被一雙溫暖有力的大手給包裹住了。

「師尊,有徒兒在。」

慕辭的話讓沈玉瑤莫名的安心了不少,慕辭將誅邪劍拋向空中,用意念控制誅邪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結界,將這裡罩住,不讓那瘴氣泄露出半分。

而地上原本已經倒下了的行屍走肉,受了瘴氣的刺激,再次站起來發動攻擊他們數目太多了,而且比之前還厲害,連那些修士也快要應付不過來了。

下一刻,就見以梓辛與楊路溪為中心再次爆發出了黑色的瘴氣。

楊路溪只感覺他的手上越來越輕,似乎梓辛的身體浮起來了一般。

然而,待那瘴氣變少時,楊路溪模糊的看到,他深愛的人變成了一具白骨。

哦不,是黑骨。

梓辛身上的肉全被瘴氣腐蝕了,只剩下一具骨架,連骨頭也被侵蝕成了黑色。

一襲紅衣喜服的楊路溪抱著同樣衣服的黑色骨架,畫面無比詭異。

「師尊,這裡有徒兒,你去幫他們吧!」

慕辭對身邊的沈玉瑤輕聲說道,沈玉瑤看著那些修士已顯了弱勢的,思量再三,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手持千羽劍,對慕辭說了句「小心」后便飛身下台,加入了戰鬥。

楊路溪將那黑骨抱緊,他再也忍不住了,失聲痛哭。

喉間的腥甜也涌了上來,殷紅的血跡順著他的嘴角滑落。

他的背一聳一聳的,哭得像個孩子。

無助、痛苦、凄涼。他被這些東西緊緊包圍著,揮之不去。

慕辭看著楊路溪,這一幕似乎是觸動到了他內心最深處的傷痛。似乎在那時,自己也是這樣的。

那些瘴氣不斷地撞向結界,發出沉悶的聲音,似乎不將那結界撞破勢不罷體。

「既是因我而起,那就由我來結束吧!」

楊路溪止住了哭聲,低低的說道。

隨後他將自己的所有精血都滴在了祭台上,古老的咒術再次從他口中傳出。

那些瘴氣似乎是被撫慰了一般,漸漸的安靜了下來,它們再次匯聚在了一起,下一刻便瘋狂的向楊路溪的體內涌去。

楊路溪轉頭看向慕辭說道:

「希望你記住我對你說的話,不要走我的老路。

還有,你們要的東西不在我的手上,是被京城的一位修士拿走了,其他的我也不知。最後,祝你好運吧!」

說完也不管慕辭的反應了,他低頭吻上了懷中那黑骨的額頭,聲音溫柔:

「娘子,別走得太快了。你在那奈何橋上等等我呀,為夫這便來尋你了!」

他的聲音溫柔無比,似乎真的要去赴愛人的約一般。

楊路溪抱著黑骨,向著太陽升起的方向走去,下一刻自他的內傳來巨大的靈力波動,隨後他緩緩倒在了地上,沒了生機。

他用自己的神魂與所有的靈力,將那些瘴氣給凈化掉了。

至死,他都死死地抱著懷中的黑骨,不曾鬆動分毫。

楊路溪死了,他體內的母蠱自然也死了,而那些被下了子蠱的修士,意識也漸漸清醒了過來。

沒了瘴氣,那些行屍走肉再次倒地,不過這次卻真正變回了正常的死人。

也不知何時,天空中的陰雲聚在了一起,緊接著,大顆大顆的雨珠砸下,似是想沖刷掉這滿城的血腥味一般。

沈玉瑤看向倒在台上的楊路溪,也不知是在想著什麼,她手中的千羽劍已經變回了千羽扇。

任由那雨珠砸落在她的身上,她也似是沒有感覺到一般。

愛情,到底是種什麼東西?

直叫人生死相隨。

其實她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愛情,她小時候被爺爺帶大,長大后因性子比較冷,身邊也只有楚嫣然一個人。

從來沒有人教過她什麼是愛,也沒有教過她該怎樣去愛別人。

但是更多時候,是她覺得自己並不需要,因為愛對她來說無關緊要。

但現在看到了更多的生死離別,看到了這種為了另一半不惜用一城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壽命來換的這種人,她似乎是懂了,又似乎更不懂了。

正當她愣神之際,頭頂的雨忽然停了,旁光中出現了一黑色的身影。

她往旁邊看去,就見慕辭正在為她撐傘,而他自己的一半身子卻被雨淋透了。

其實慕辭本來是可以使用靈力將雨阻隔開的,但是他卻沒有,共打一把傘正好可以與師尊好好親近親近,這麼好的機會他可不會錯過。

「師尊怎麼了?可有受傷?」

聽見還有個人這麼關心自己,沈玉瑤心中一股暖流涌過。

「為師沒事兒,我們走吧!」

說著便向前走去,慕辭趕緊跟上,兩人離得極近,慕辭都能清晰地聞到沈玉瑤身上的冷香。

他很想將師尊抱在懷中,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機,不可以。

沈玉瑤倒是沒察覺到有什麼不妥之處:

「一會兒回去后你安排人去將他們倆人合葬了吧!他們身上的衣服別動了,施個除塵決即可。選個景色好點兒的地方。」

沈玉瑤自是知道慕辭身邊有人的,畢竟堂堂妖尊,暗中定是有不少守護的影子的。

「知道了,師尊放心。」

慕辭認真應下,即便師尊不說他也會安排下去,就當是還了那日他告知自己關於師尊命運的恩情吧。

沈玉瑤望向雨中,似乎在那煙雨朦朧中她看見了兩個人:

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正牽著那英氣逼人的女子的手,兩人臉帶幸福笑意地緩緩走遠了,直至消失不見……

幾日後,沈玉瑤坐上了馬車,來到了大街上,現在的街上冷冷清清的,即便是大白天也沒有幾個人,與剛來之時的熱鬧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自從楊路溪死後,城裡的憂患全都解除了,王長老拿著沈玉瑤給他的煉丹爐與靈藥煉製了很多丹藥,他倒是很聽話,全都分了下去,百姓也沒有傷亡了。

而城主之位也空了出來,平時做事認真的周煙的夫君被趕鴨子上架,當上了城主,整天忙個不停。

又要安撫百姓,又要商議重建之事,周煙得知此事之後並未欣喜,反而是滿面愁容。

對別人來說,這城主之位也許是個香餑餑,但在周煙眼裡這卻是個苦差事。

兩人商議了半天後,一致決定等這次事情完全結束后,兩人便遠離凡塵,找個地方歸隱不問世事。

周煙還來與沈玉瑤說了許久的話,沈玉瑤聽到兩人想歸隱時,眼中流露出羨慕的神色,而這也被一直都在關注著她的慕辭看在了眼裡,暗暗記在了心裡。

「阿辭可是有心事?」

路上沈玉瑤看著有些不對動的慕辭,她有些擔憂的問道,聞言慕辭溫柔一笑:

「徒兒沒有,師尊不必擔心。」

「真的沒事兒?」

沈玉瑤半信半疑,慕辭見狀靈機一動,臉色瞬變,回答:

「其實徒兒有事,徒兒這裡好痛,師尊可不可以抱一抱徒兒?」

慕辭指著自己的心口,煞有介事的說道,語氣還有些委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九章:生死相隨

54.1%
目錄
共18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