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傀儡

第十五章:傀儡

出名的故事就像謠言,絕對不會是空穴來風,都是會有一些根據的,所以聽了小二說的故事,沈玉瑤和慕辭心中都有一番思量,只是沒有說出來罷了。

黑夜襲來,天空中只有幾顆星星在一閃一閃的,連月亮都躲進了雲層之中。此時的楊柳鎮陷入了一場詭異的安靜之中,就連狗叫聲都沒有。

慕辭並未回房,而是一直待在沈玉瑤的房中。二人相視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的意思。沈玉瑤在二人房中都設了障眼法,以防有人來找他們而被發現。

自己捏了個隱身訣,而慕辭則在自己身上貼了一張隱身符。無論是隱身符還是隱身訣,都有一個弱點,那便是只要一使用靈力,身形便會露暴出來,無法再隱藏。

二人從窗戶上悄然落地,一前一後向著鎮子的東邊走去。今日他們進鎮時便覺得從東邊吹來的風中似乎夾雜著絲絲的死氣。

出了鎮子大約有二十幾米,只見眼前一片荒涼。此處的枯草很高,但是有一處與別處不同。

那處地方的草似是被什麼重的東西壓住后,往裡面拖進去了一樣。草都是倒向一方的,並非是被隨意踐踏后的那種雜亂無章。

沿著那枯草被壓的痕迹來到草的深處,就看見一個人。一個被吸幹了血,只剩下皮包骨的男人,他仰面躺在草上,臉色灰白,肚子都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個黑洞,脖子上的大動脈處有一排紅色的點。

看樣子,這男人似乎是昨晚出事的。

沙沙沙——沙沙沙——

突然枯草中傳來動物鑽乾草的聲音,慕辭和沈玉瑤都向那處看去。

大概過了一息的時間,那枯草中突然衝出一條長藤來,那長藤是翠綠色的,但又長有和根須一樣細白的長須。

可能是因為慕辭修為比較低,那長藤直直向他抽去。慕辭反應十分迅速,他用劍一擋,那長藤便抽在了劍上,而慕辭身上的隱身符也失去了作用。

慕辭將劍拔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那長藤攻去,而沈玉瑤則腳尖輕點向後退去,離開了戰局。

沈玉瑤前腳剛走,慕辭周圍就同時出現了許多長藤,全向慕辭攻去。那長藤猶如蜘蛛網一般向慕辭撲去,暮辭一個後空翻躲開攻擊,將靈力附在劍上,向那些長藤揮去。

那長藤被砍斷,斷掉的那截竟同泥鰍一般在地上翻滾蠕動著,而剩下的那截迅速退後,發出「嘶嘶」聲,同時還流出一些紅色的、含有絲絲血腥味的紅色液體來。

見那長藤向後退去,慕辭迅速用靈力將其束縛住,趁機手上結印,凝出幾個靈力團向那些長藤飛去,那靈力團直接附在了那些長藤的主幹上。

慕辭大喝一聲「破」,那靈力便化作了一團團靈火,直燒得那長藤左右擺動,那擺動的長藤猶如鬼手一般恐怖。

不一會兒,那長藤便被燒成了兩段,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看著那滿地的長藤,沈玉瑤若有所思,突然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飛身來到慕辭面前,從納戒中取出回靈丹,遞給他:

「恢復靈力,你還有硬仗要打。」

慕辭不疑有他,拿了回靈丹服下,迅速調息恢復靈力。師尊修為比他高很多,神識和感官自然也比他靈敏,師尊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東西。

果不其然,調息了不過一刻鐘,慕辭猛然站起身,因為他發現了,有一個東西正行動緩慢地向這裡靠近。

可是就在下一秒,那東西就瞬移到了二人面前,速度極快。

只見那東西是一個人,但是他早已沒有了呼吸。他全身露出來的部位都是灰白色的,似乎是已經死了很久。

沈玉瑤快速在腦中找了一番,若沒錯的話,這應該是一隻百年的傀儡人。

傀儡人沒有生命,沒有痛感,也沒有自己的意識,它只會聽從主人的命令。

沈玉瑤依舊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又飛身離開,倚在一棵樹上,看著自己的小徒兒與那傀儡人打鬥。

慕辭先發制人,雙手握劍向那傀儡人砍去,那傀儡人用右手手臂輕輕擋住。

「鏗鏘!!」

預想中那種劍入骨肉的聲音並未傳來,反而像是劍砍在了玄鐵上一般。因為用力過大,慕辭的虎口被震得生疼,而那傀儡人的右手手臂卻只出現了一條淺淺的划痕。

那傀儡人左手成爪向慕辭的胸口抓去,慕辭一個旋身卻還是慢了一點,只聽「撕啦」的一聲,慕辭胸口的衣服就被撕成了條狀,連胸口都被劃開了幾條口子。血從傷口中汩汩流出,由於他的衣服是黑色的,血浸在衣服上也看不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傀儡

14.85%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