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巨大花苞

第十八章:巨大花苞

當沈玉瑤到達鎮子中心時,那棵柳樹已經不是平日那般翠綠美麗的樣子,而是每根枝條都在舞動,主幹上還有突出來的紋路,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根血管,而那些長藤就是柳樹的一些枝幹和根。

而另一邊,慕辭正在與那些長藤苦戰,雖然慕辭的劍法十分凌厲,但是也架不住那麼多長藤的圍攻。

那柳樹見遲遲拿不下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似乎是被激怒了,長藤的攻擊更加迅速、猛烈。然後無數的長藤都匯聚到了慕辭的周圍,將他包圍了起來。

此時慕辭身上已是傷痕纍纍,只要被那長藤打到,身上便會被那長藤的刺刮出一條條深深的血痕。有的長藤碰到皮膚后,就會將那白色觸鬚扎到血肉中吸食血液。那些長藤聚集起來,將慕辭一層一層地包圍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蛹。

一旁的沈玉瑤沒有上去幫忙,因為她相信慕辭一定可以成功。

果不其然,一股靈力以慕辭為中心直接向外爆開,直接將那一層層的長藤給炸了個粉碎。

那些碎屑從空中落了下來,猶如一場「雨」,而此時的慕辭一身肅殺之氣,他的眼睛微微有些發紅,眼神淡漠無比,完全不像平時那個乖萌的弟子。

柳樹受到重創,那些僅剩的枝條無力的垂著,根也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

沈玉瑤顧不上其他,直接飛身來到慕辭身旁,右手抓住他的肩膀,問道:

「怎麼了?」慕辭回過神來,眼中有慌亂一閃而過,卻也回道:

「師尊不必擔心,弟子無礙。」

其實他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他剛才被困在長藤之中,手腳都被那些長藤束縛住了,而且那長藤上的白須還在吸著他的血,他想掙開卻連動都動不了。

突然一股神秘的力量從他的丹田處湧現了出來,直接湧上他的全身。他瞬間感覺充滿了力量,右手用力一掙便掙開了束縛,同時將那些吸血的長須也扯了出來,左手也是一樣。

雙手結了一個靈陣,直接就將那些長藤都給炸沒了,而他的視線也變得有些模糊,精神也有一瞬的恍惚。

慕辭眼中的慌亂沈玉瑤自是看見了,但見他不願多說,沈清瑤也沒有多問。

她轉頭,視線卻忽然停在了慕辭的脖子后碩處。在慕辭的後頸處有一條藍色的紋路,那條紋路似乎在哪裡見過,但一時卻又想不起來,幾息后那紋路便消失不見了。

慕辭感受到了沈玉瑤的失神,剛準備詢問師尊是怎麼了,地面就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到嘴邊的話也沒有再問出來,沈玉瑤趕緊抓住慕辭的手,以此來幫助他維持住身形。

沈玉瑤轉頭看向另一邊,就發現剛受了重創的那柳樹竟然自己將自己連根拔起來了,而那震動就是根被拔出而產生的。

兩人就眼睜睜地看著那柳樹的枝條抵在地上,像人的手一樣,然後用力將自己的根都拔了出來。

那些根全部拔了出來后,迅速分成了兩股,然後就擰在了一起,直至擰成了兩條又粗又長的腿,而那些樹枝也分成兩股擰成了兩條粗壯靈活的手臂。

中間也編織成了一個身板,胸口處還長出了一個又紅又大的花苞,就連頭也開始成形。

天哪,這分明是一個樹妖呀!

「該死的修士,該死的男人,你們竟敢阻礙我,你們都該死!」

那樹妖竟開口說話,但這聲音並不是粗獷的男聲,而是一個空靈的女聲。

說完,那雙長臂就向兩人攻去,而它胸口上的那朵花苞也綻開了。

隨著花苞的綻開,一股香味隨之而來,而那花瓣也由紅變成紫色,花瓣的邊緣還有著十分長的牙齒,而且看上去十分鋒利。花朵上還滴著綠色的濃稠液體,那液體滴在地上后,那地方竟被腐蝕出了一個小洞。

看著那淡粉色的煙襲來,沈玉瑤暗叫不好,連忙朝慕辭開口:

「閉氣!」

慕辭聞言迅速閉氣,雖然他們兩人動作很快,但依舊吸到了不少,沈玉瑤修為高,只吸了一點對她的影響不大,但是慕辭就不行了。

慕辭的頭傳來一陣眩暈,眼前的事物都出現了重影,他努力搖搖頭,使勁地閉了閉眼睛,想把那種眩暈感甩掉,但是卻沒有絲毫用處。

沈玉瑤看著慕辭的反應,便知那香味應該類似迷藥。一邊抵禦著樹妖的攻擊一邊拿出一顆解毒丹給慕辭服下,然而卻沒有任何用處,反而慕辭的癥狀好像還更加嚴重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巨大花苞

17.82%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