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當年真相

第二十章:當年真相

夢娘看著眼前這個男子,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男子和其他男人不一樣,她忽然很想和這個人說說自己受過的苦難。

「你是被那富家少年殺死的,而且你死後他還在你墳上種了柳樹,將你鎮壓於此。」沈玉瑤一語道出真相。

柳樹和桃樹一樣,柳樹也是可以驅邪辟邪的。

夢娘聞言,不禁苦笑又有些自嘲地說道:「沒想到當年和我朝夕相處的人都不信我,他們沒有人能看出這一騙局。而你我從未見面,且現在我們還是敵人,可是你卻看清了一切。」

「當年父親賭錢欠了債,是那富家少年救了我和父親,他叫賈貴。從那以他就常常接濟我們,他還說他喜歡我,要娶我。

剛開始我不答應,我覺得我只是一個村姑,像他那種富家公子是不可能看上我的,但過了許久他還依舊堅持,那時說不感動是假的。但是有一天我卻發現了他的秘密,他不僅後院妻妾無數,而且他家也不是正經的商戶,而是專門販賣良家婦女的。

姿色好的就留下當妾,姿色差的就轉手賣給城裡的青樓。我知道了之後準備逃跑,卻還是被他撞破了。他不僅毀了我的清白,還散播謠言說我與野男人苟合。

後來我懷孕了我便想,他救過我和接濟我家是事實,實在沒辦法嫁給他便嫁吧,至少這樣我爹和我的孩子還有個依靠!

哼!我始終還是太天真了,他知道我懷孕后

便雇了一些打手,在晚上將我劫到了村后的樹林中,用刀將我的孩子挖了出來,還將我的臉刮花了。

之後他還打著愛我的名義將我的屍身帶走,還在村中種了柳樹說是用來紀念我,可那些愚昧的村民哪知,他那是怕我死後成了厲鬼回來報復他。

他將我的屍體帶回去后,就請了一個修士,將我釘在了棺中,還施了術法封印,然後按那修士說的將我葬在了村子中心,在我的棺木之上種了柳樹來鎮壓我。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請的修士修為不高。我生前死後的怨氣聚於棺木中久久不散,那柳樹長大后,根系從棺材的縫隙中進了棺內,我就利用那根系和柳樹成了一體,雖然融合的過程很痛苦,但我還是成功了,成功成了一個似妖似鬼的邪祟。

時間越久,我的修為越高。我可以隨意出入棺后,我找到了賈貴的墓,挖出了他的屍骨,將他的魂魄召了回來,製成了傀儡,供我驅使,我要他的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看著夢娘有些癲狂的樣子,沈玉瑤覺得情之一字始終是太過害人。

「都過了幾百年了,是時候該放下了!」

沈玉瑤不知該說什麼,她沒有經受過夢娘的苦難,她也沒有資格去評判什麼。

「放下?」「哈哈哈……」

夢娘笑得前仰後合,又道:「你看,現在這兒已經是一個鎮子了,可是為什麼還是有像賈貴一樣的道貌岸然的人呢?為什麼受害人必須要原諒,而犯罪的人卻可以毫無負擔地道遙法外?這是什麼道理?」

沈玉瑤微不可見的嘆了口氣:「世界上雖然邪惡污穢很多,但總也會有人站出來主持正義的。」

說完便將劍收了,手上結印,咒語念出,一條捆妖繩便從她的納戒里飛出來,直接向著還未反應過來的夢娘捆去。

「啊!!!」

夢娘被捆,皮膚被那繩子灼燒,她不禁大叫出來,鬼氣以夢娘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衝去,此時她的修為已到了修士的化神期,而她的模樣也發生了變化。

墨發紛飛,眼睛變成了綠色,臉上開始現出一道道傷口,長出兩根長而尖的獠牙,手指甲也長出來了,而且又紅又長。見狀,沈玉瑤趕緊將宛清劍擲出插在昏迷的慕辭面前,宛清劍迅速亮起光暈,成了一個防護罩,將慕辭護住。

夢娘掙扎得愈發劇烈,那捆妖繩都要掙斷了。沈玉瑤腳尖輕點,飛到空中,剛想再次結印加固一下,就聽見「嘣」的一聲,那捆妖繩便被掙斷了。

夢娘飛身至空中,和沈玉瑤站在同一高度:

「果然,男人都是一樣無恥。滿口的仁義道德,做出的事卻是噁心至極!」

說完便伸手向沈玉瑤攻去。高手過招,招招致命,沈玉瑤絲毫不敢輕敵,而她現在沒有武器,也只好肉搏了。

夢娘那長長的指甲直向沈玉瑤的面門抓來,沈玉瑤一個側身險險躲過,她雙指並在一起,聚起靈力向夢娘的手臂點去。然後一個後空翻,兩指又點在了夢娘的眉心,又迅速拿出捆妖索準備再次捆住夢娘。

夢娘見狀,身上的鬼氣傾泄而出,那鬼氣伸出無數鬼手將沈玉瑤死死困住,夢娘雙手迅速向沈玉瑤的死穴攻去,沈玉瑤只能盡量避開要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當年真相

19.8%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