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噩夢

第二十一章:噩夢

夢娘的四根指甲直接穿透了沈玉瑤的肩胛骨,但她卻不退反進,用捆妖繩再次將夢娘捆住。

半分不敢耽擱,用靈氣將食指劃破,逼出一滴精血,彈射出去,直接附在了夢娘的眉心處,然後口中念超度法咒。

隨著咒語的開始,夢娘身上的鬼氣也開始被抽離了出來。此時的沈玉瑤左肩和背後都在流血,而且她還剛失了一滴精血,有些開始吃力了。

她的修為本是化神中期,但是用盡全力卻只有出竅大圓滿的力量。果然,她渡劫后的那種感覺沒有錯!她的身體應該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只是自己一直都沒有發現。

她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額頭上布滿了密密的汗珠。

整個超度過程用了兩刻鐘多,才將夢娘身上的鬼氣和怨氣抽離完。

沈玉瑤從空中落下後半跪在地上,嘴角緩緩有一絲血線流下。而夢娘也落了下來,但她並不是站在地上,而是飄著的,因為沒有了怨氣和鬼氣的輔助,此時的她只是一個魂魄而已。

沈玉瑤緩緩站起身,對夢娘說道:「現下你的鬼氣怨氣已除,你的仇也報了,便安心投胎去吧!」

說完便轉身緩緩向慕辭走去。夢娘看著她的身影,心中滿是震驚,她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沈玉瑤將宛清劍收回,將慕辭抱起。卻扯動了左肩和背上的傷,踉蹌了一下,但很快就又穩住了身形,將慕辭緊緊地抱好。

夢娘站在原地看著兩人,最終還是飄在沈玉瑤的後面,不說話,也沒有離開。

沈玉瑤抱著慕辭來到鎮子的邊緣,走進一間破敗的房子,這間房子是一些百姓存放稻草的,施了個術法將稻草上的灰塵除去。

把慕辭放在稻草上,幫他換了身衣服,處理完了傷口,才斜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喘著粗氣。

而夢娘也跟了他們一路,他們進了房子后,夢娘也沒有跟進去,而是在門口守著。

沈玉瑤從納戒中取出一粒療傷丹藥服下,但是作用不是很大。因為她的傷口都有鬼氣侵入,一般的療傷丹藥是治不好的,也沒有人幫她驅除,只有等它慢慢恢復。

拿出一身乾淨的衣服換上,又拿了一件出來給慕辭蓋上。做完了這一切,沈玉瑤才盤腿坐下,開始運轉起靈力恢復傷勢。

……

慕辭來到了一個十分陌生的地方,這裡到處都是霧,隱約間他聽到了打鬥的聲,他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打鬥的聲音越來越大,他似乎聽到了師尊的聲音。

「阿辭,小心!」

然後一個身影就擋在了他的面前,冷香撲鼻,是師尊!

「噗嗤——」

慕辭還未反應過來,一把利劍穿透了沈玉瑤的心臟,血沿著劍尖流下,滴落到了他的身上。

利劍抽出,沈玉瑤的身體緩緩倒地。

慕辭全身顫抖,抱著沈玉瑤的身體,感受著師尊的體溫漸漸降低,他撕心裂肺的大喊:「師尊,不要!師尊……」

昏迷中的慕辭猛然驚醒,入目的便是破了個洞的屋頂。

師尊!師尊!!

連忙掀開身上的衣服坐起,便看見柱子邊打坐的沈玉瑤。

慕辭鬆了一口氣,師尊還在,那只是一個夢!

慕辭頭上都是汗水,手微微顫抖,眼角還有淚痕。

用手捂了捂胸口,發現自己的傷口已經被處理好了,衣服也換了。起身來到沈玉瑤面前,看見師尊那蒼白的臉龐,心中自責不已。

現在的他無比憎恨自己,恨自己的修為太低,幫不了師尊就罷了,還要連累師尊保護自己。

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個耳光,此時此刻他想要變強的心更加堅定。

見沈玉瑤還在打坐,慕辭想了想,出了那間破屋,往鎮子中走去。

現在是白天,夢娘也不知去哪兒了,雖然她現在沒了鬼氣和怨氣,但是修為卻還是在的。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沈玉瑤緩緩睜開雙眼,站起身卻又扯到了傷口。左肩上的傷她倒還簡單上了些藥包扎了一下,但背後的傷她自己卻是沒辦法的,而她的身份也不好讓別人來幫忙。還好沒有再流血了,不然又是一個麻煩。

走出房子,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很舒服,她剛才打坐時聽見慕辭似乎出去了,現在夢娘已沒有威脅了,以慕辭的修為,她倒也不擔心。

陽光打在沈玉瑤的身上,將她毫無血色的臉染上了些許薄紅,此時的她顯得更加溫柔。

慕辭剛回來就見到的是這幅場景。他手上拿著個食盒,這是他剛到一位奶奶家中借廚房做的飯,平時吃飯都習慣了,現在雖已經可以辟穀了,但是還是在吃三餐。

「師尊,你的傷如何了?都怪弟子沒有用,害師尊受了傷!」

慕辭垂下頭,心中無比自責。沈玉瑤摸了摸他的頭,安慰道:「為師無礙,吃飯吧!」

暮辭聞言點了點頭,放下食盒,從儲物袋中取出桌椅板凳,心中卻想:

下次一定記得將做飯的工具都帶上,這樣就可以隨時隨地做飯給師尊吃了。

而沈玉瑤卻被他的操作驚呆了,儲物袋不拿來裝更有用的,反而用來裝這些又占空間又沒多大用處的東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噩夢

20.79%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