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不自量力

第二十五章:不自量力

「今日天色已晚,明天才早早地去祭奠你的母親吧。」沈玉瑤剛見到這房子時就猜到,慕辭的母親應該是早就去世了。

聞言,慕辭點了點頭,想起母親,心中的悲傷想抑制都抑制不住。

天剛剛泛起魚肚白,沈玉瑤二人就已經準備好了,慕辭今日穿了一身素色衣衫,沈清瑤也穿了一身沒有任何花紋的白衣。

二人步行來到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就見在那平坦的寬地上,有一個長方形的土堆,因無人管理,那土堆上長滿了野草。看著如此樸素的墳墓,沈玉瑤心頭有些難受,因為那裡面長眠著的是慕辭最敬愛的親人,而每個人心中都有著這樣一個難以忘懷的人。

慕辭緩緩來到墓前,將四周的雜草都清理乾淨,上了三柱香,又燒了些紙錢。

然後直接坐在墓前,將那已經腐爛的木製墓碑換下,取出一套雕刻工具,重新雕刻一個石碑,他每一刀都十分仔細,十分小心。

慕辭將剛刻好的石碑換上,退後兩步跪了下來:

「阿娘,慕辭回來看望你了。你在那邊過得還好吧!阿娘,我跟你說,我現在成修士了,我還拜入了玉華真尊的門下,師尊她今天也來看你了。阿娘不心擔心,師尊待我極好,師兄師姐也很照顧我!阿娘……」

慕辭就跪在那裡輕聲地說著話,就像他的母親正坐在他的面前聽他說話一般,他的臉上有幸福也有思念。

沈玉瑤就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聽著,沒有上前,也沒有說話。

過了很久,太陽照在二人身上,將他們的影子照得只有一點點了,就像是被他們倆踩在了腳下一般。

「阿娘,我要走了,您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等我有空了一定會回來看您的。」

說完,慕辭雙手置於地上,磕了三個頭,見此沈玉瑤也抬步上前鞠了三個躬。慕辭站起身,拭了拭眼角的淚痕,轉頭扯出一個微笑,對沈玉瑤說道:

「師尊,我們走吧!」

沈玉瑤點頭:「好!」

二人的身影在陽光的照射下漸行漸遠。

兩人剛接近慕辭家,就看見有很多村民圍在那裡。「爹,你看!我就說是那小妖怪回來了,你們偏不信。看,房子都修繕好了,這下你們該相信了吧!」

一個孩子的激動聲音傳來,聽起來似乎就是昨天下午村口的那個孩子!

「哎呀!那小妖怪又回來了,我們該怎麼辦呀?」一個婦女焦急的說道。

「把他的房子砸了,將他趕出去。」一個男人說道,但很快就有人反對:「不行,萬一他又跑回來給我們招來了妖魔怎麼辦?」

那男人想了想,乾脆說道:「實在不行我們就殺了他!」

有了那男人的話,眾人似乎都找到了主心骨,紛紛附和道:「說的沒錯!把他趕出去!趕出去!」

「看,他在那兒!」忽然有一個人發現了慕辭兩人。

眾人言聞,紛紛轉頭一看,呵!還真是他!連忙拿起手中的武器將二人給團團圍住,那陣仗就像是他倆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

沈玉瑤看著這些村民,心中升起絲絲火氣來。果然是窮山惡水出刁民!看著他們手中的鋤頭,菜刀、鐮刀甚至是砍刀,沈玉瑤將慕辭護在了身後。

「慕辭是本尊的愛徒,爾等若有不怕死的,盡可上來試一試!」

修仙之人很忌諱殺凡塵之人,因為這樣會增加他們的業障,產生的業障會讓他們在渡動時產生心魔,輕著修為倒退,重者命喪黃泉。沈玉瑤自己倒是覺得無所謂,只是慕辭才步入修仙門檻,是萬萬不可徒造殺孽的!人心都是自私的,現在這種場面也不知慕辭之前經歷過了多少次。

看著那些人,沈玉瑤氣場全開,臉色更是冷得似乎能將人凍住。村民們見沈玉瑤那仙風道骨的模樣,便猜到了她是位修士。她說慕辭是她的弟子,許多膽小的人都開始打起了退堂鼓,但也有膽大不怕死的人。

「即便他是仙長的弟子,仙長也不能包庇他,他可是個妖怪!」

沈玉瑤凌厲的眼神向那人看去,那人慌忙地朝人後躲了躲,試圖將自己隱藏在人群之中。

見此沈玉瑤冷笑,右手向著那人的方向,往虛空中一抓,那人便被他隔空掐住了脖子,慢慢地提了起來。

「本尊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三年前的那幫鼠輩。」

右手一甩,那人便被扔到了一旁的空地上,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臉色被漲得通紅,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

「咳咳咳……」那人一陣乾咳后,抬起頭望著沈玉瑤二人。眼中有對沈玉瑤的懼怕與怨毒,也有對慕辭的貪婪。

那些村民被這一變故給驚到了,都愣在了原地。那人緩了緩,右手悄悄地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長槍,一個迅猛向沈玉瑤攻去。

沈玉瑤見狀,毫不在意的拂了拂袖口,淡淡說道:「不自量力!」

只見那人剛要接近沈玉瑤就被反彈了回去,整個人狼狽不堪的摔在了地上,他連忙坐起,可剛坐起就見那長槍向自己飛來。

一個激靈連忙將雙腿叉開,雙手抵在地上迅速向後移動,剛移了一點那長槍便深深地插進了他兩腿間的土地中。

「咕咚!」那人吞了一口口水,額頭上的汗落了下來,後背也被汗水濕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不自量力

24.75%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