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醉酒

第三十九章:醉酒

玉仙峰後山

月光灑在桃林之中,在地上投射出斑駁的影子。在望月亭中,一抹青色身影獨坐,看上去竟莫名的有些憂傷,而她每邊倒著四五個空酒壺。

自回來之後,沈玉瑤便來到了此處,從納戒中取出酒來,本想著用酒澆澆心中愁緒,卻不想毫無用處,越喝腦海中的一些畫面也越加清晰了起來。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很久了,久到她都以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人了。楚嫣然是她在現代時的閨密,也是除了她爺爺之外對她最好的人,自己突然消失了,也不知楚嫣然該有多擔心。

此時的沈玉瑤已經有些微醉,提起酒猛灌了一口,一個不小心被嗆到了,一直咳個不停。

「師尊!」

忽然,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拿著一張帕子出現在她的視野之中,沈玉瑤沿著那手往上看,就看見慕辭正一臉擔憂地望著自己。

「是阿辭呀!來,陪為師喝一杯!」

沈玉瑤並未接他手中的帕子,而是抓著他的手往下拉,同時又拿出一壺酒來塞給他。慕辭依言坐下。看著沈玉瑤那雙通紅的眼睛,心疼不已,提酒也喝了一大口。

因為喝酒的原因,沈玉瑤的臉頰發紅,臉上淡漠的神情蕩然無存,眉宇間含著淡淡的憂傷。慕辭沒有再說話,只是在靜靜地陪著沈玉瑤。

「嫣然,我們多久沒有這樣好好地喝過酒了?」

沈玉瑤用她那雙迷離的雙眼望著慕辭,見對面的人只是望著她不說話,她再次開口:「嫣然,你怎麼長這麼高了?坐著都比我高了!過來,讓我捏一捏你的臉!」

說完直接上手捏住慕辭的雙頰,然後臉湊了上去。慕辭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臉,心跳越來越快,喉結上下滑動,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但是又不敢動一下。淡淡的酒香混合著沈玉瑤身上特有的冷香,充斥在慕辭的鼻腔之中。

就在兩人的鼻尖將要碰到時,突然,臉上的兩隻手往下一滑,沈玉瑤的額頭就狠狠的撞在了慕辭的鼻樑上。撞得慕辭的生理性淚水都出來了,而沈玉瑤則往地上栽去。

慕辭顧不上疼痛,連忙伸手將她托住,然後上前一步,將沈玉瑤以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抱住沈玉瑤的時候慕辭的第一反應就是:師尊怎麼這麼消瘦!師尊太輕了,完全不像一個成年男子!低頭看著懷中的師尊,慕辭感覺整個心都被填滿了。

是喜歡嗎?是了!

即便師尊是男的又如何?喜歡了便是喜歡了!喜歡師尊是他自己的事,就算師尊不回應自己,就算師尊有了意中人,也沒有關係,自己只要可以默默站在師尊身後,看著師尊開心快樂就好了!

次日,沈玉瑤從自己的房中醒來,不禁用手捂住自己的頭:宿醉的感覺真是,真是一言難盡呀!

「叩叩叩」

敲門聲傳來,沈玉瑤應了一聲。房門被打開就見慕辭手上端著托盤,他邊進來邊說:

「師尊昨日飲了酒,所以弟子特意為師尊煮了醒酒湯,現下溫度剛好,師尊快喝了吧!」

說完竟拿了個凳子,坐到沈玉瑤床邊,用勺子舀了些湯遞到沈玉瑤嘴邊,這架勢分明是要親自喂她喝呀!沈玉瑤看著他這副熱切的樣子,一時有些不習慣,連忙出言阻止:「不必了!不必了!讓為師自己來吧!」

直接搶過他手中的碗,將湯一口氣喝完。好小子,自己又沒有缺胳膊斷腿,用得著讓別人來喂嗎?

慕辭看著她這樣子,眼中滿是寵溺。將小丑從寵物空間中抓了出來,小丑一落地就想跑,卻感覺自己的主人正盯著它,它也不敢再跑了,僵硬地轉了個身,裝作很乖巧的樣子,舉起右爪對著沈玉瑤揮了揮。沈玉瑤的視線一下子就被吸引過去了:

「這是你新收的靈寵?」

「是的,師尊。它是這次入秘境時遇到的幻狐,弟子覺得它挺好玩的,就將它帶了回來。師尊給它取個名字吧!」

慕辭看著沈玉瑤,眼中的溫柔似乎都要溢出來了,然而沈玉瑤卻未發現。她盯著小丑,似乎是在思考該叫什麼名字才好。

小丑聽了慕辭的話,心中激動不已:自中終於要擺脫「小丑」這個名字了嗎?

然而下一刻,沈玉瑤清冷的聲音傳來,徹底將小丑的「改名夢」給擊了個粉碎。

「灰灰的,好醜!不如就叫小丑吧!」

慕辭聞言嘴角向上勾起,心中也是十分愉悅:師尊與我果然是心有靈屏,連取的名字都是一樣的。

「師尊取得真好,這名字又好聽又好記!」

沈玉瑤嘴角抽了抽,她只是懶得想名字所以才隨便取的好不好,他這樣誇她,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愣在原地的小丑:嗚——嗚——終究還是錯付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醉酒

38.61%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