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為她挽發

第四十四章:為她挽發

回去繼續為沈玉瑤上好了葯,為了防止她醒后發現,捏了個除塵訣,又將束胸纏了上去,但怕傷到傷口,纏得並不緊,然後又幫她換了身新衣服。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才想起來自己的傷,才又開始處理起來。

回到玄天宗后,慕辭向馮宇澤等人說了事情的經過,但對於沈玉瑤的昏迷他們卻依然沒有任何辦法。

自上次秘境之事後,各門派共同商議后,決定各門派派出一定的人手尋找鬼姬等人,以及鬼族封印出現的裂縫,一經發現便上報上來,再找人將其再次封印,但是至今都還沒找到。

就連鬼姬等人的行蹤也找不到,他們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在沈玉瑤昏迷期間,慕辭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她的身邊,就連修鍊也是直接在她的床邊打坐,事事都親力親為.......

當沈玉瑤緩緩睜眼時,發現自己正在一處十分精緻美麗的花園中。

她沿著石子路往前走去,只見在一個亭子里,有一對夫妻,女子坐著,男子半跪在她的面前,兩人臉上都帶著很溫柔的笑,而且都俊美非凡。

當沈玉瑤一看到兩人時,她就覺得他們很親切,她緩緩向兩人靠邁,但那兩人似乎都沒有發現她。

「夫君!」

那女子突然開口,眼中滿是慈愛的輕撫著自己已經微隆起的小腹:

「我們的孩子還有幾個月就能見到我們了!」那男子並未說話,但臉上也掛滿了滿足與幸福。

他一手牽著那女子的手,一手撫上她的肚子。沈玉瑤的手也不自覺地伸了過去,但是她的手卻沒能碰到兩人,而是直接從兩人身體上穿了過去。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她愣神的這一瞬間,突然有一個修士跑了進來,驚慌喊道:

「宮主不好了,鬼族突然進犯人界,來勢洶洶!各路修士死傷無數,難以抵擋!」

「什麼!!」

那女子聞言立刻站了起來,那男人也開口說了什麼,但是沈玉瑤卻聽不見了。眼前一道白光閃起,畫面突轉,再次看清時,眼前已是屍身血海。

還是那對夫妻,男子正用靈力封印著什麼,旁邊還有幾個修士,那女子手上拿了個蓮台,將它塞給了旁邊的侍女,滿臉是淚。

而她的肚子已經變平了,她的聲音顫抖:「記得要用我告訴你的方法,只有這樣才能救她的命,幫我們照顧好她,她以就叫沈......」

又聽不見了!!

沈玉瑤皺眉:沈什麼?

那個侍女也是滿臉的淚水,她手中捧著蓮台,跪在地上,向那女子磕了兩個頭。只見那女子設了個保護罩,將那侍女送走,看著那蓮台,她的眼中滿是不舍。

見那侍女安全送出后,她決然轉身,加入到了封印大軍之中,她的丈夫轉頭看向她,兩人相視一笑。有了她的加入,只見一陣金光亮起,封印成,而那些人也隨著那光消失不見了。

見到這一幕,沈玉瑤只覺心痛得難以呼吸,就像是自己失去了兩個特別重要的人一樣。

不要,不要走!

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畫面一轉,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慕辭看著沈玉瑤似乎十分難受的樣子,也毫無辦法,只能小心翼翼地擦去了她眼角的淚,又連忙喚了詩茵讓她去請孟師叔。

一個月後

沈玉瑤終於醒來。她感覺自己似乎睡了一個世紀那麼長,她似乎夢到了很多,但又好像什麼夢都沒做,精神有些恍恍忽忽的。

「師尊?師尊!」

慕辭見師尊醒了,但是雙眼空洞無神的樣子,心中的欣喜瞬間變成了慌亂。

「師尊你怎麼了?師尊你說句話好不好!師尊你別嚇我!」

沈玉瑤在慕辭的呼喚下,思緒漸漸回歸,偏頭望了眼慕辭,雙眼開清明:「是阿辭啊!為師又睡了多久了?」

聽到沈玉瑤的聲音,慕辭都要喜極而泣了,連忙扶著她坐起:「師尊已睡了一月了。」

一個月了!

似乎比十年前那次多了一半。她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再有下一次,自己可能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

接著又是熟悉的一套操作:請孟知軒、把脈、吃藥、談話.....

依舊是什麼也沒有查出來!毫無頭緒!

眾人走後,慕辭端著葯走了進來,沈玉瑤接過葯一口氣喝完,慕辭又遞了蜜錢過來。抬頭看了眼,拿過蜜錢含著。

「師尊你......」

「為師沒事了!」慕辭剛開口說話,沈玉瑤便將他打斷了,她不想讓他多想,再次為她傷神。自己不過睡了一個月而已,他就消瘦了很多。

露出一個笑來:「為師無礙,這病已經是舊疾了,也許哪天它又自己好了!你們都不用太擔心,還有,你這孩子怎麼不懂得照顧好自己呢?以後你一個人怎麼辦?」

慕辭直接跪坐在床邊,拉起沈玉瑤的衣擺,說:「弟子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弟子能照顧好自己的!但是師尊要答應弟子,一切以身體為重!不然,弟子可是會生氣的!」

「行行行!為師知道了!」看著他那發紅的眼睛,她連忙應是。習慣性地伸手揉了揉慕辭的頭,下了床準備出門走一走。

結果,又被慕辭拉住了衣服,沈玉瑤疑惑的轉過頭去,就見慕辭笑顏如花的對她說道:

「師尊,弟子為你挽發吧!」

沈玉瑤愣了愣,自己倒是從未挽過古人的髮髻,倒是挺好奇自己挽古人髮髻時的模樣,點頭答應。

從梳妝櫃中取出一個白玉發冠,這是原主的發冠。慕辭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一個十分精美的銅鏡及一把木梳。

銅鏡的底座上刻著「玉瑤」二字,旁邊還有一個小小的「辭」,但若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師尊,這個弟子送你的!」

嗯?給自己的?

「為師自己也有!」沈玉瑤指了指旁邊的銅鏡,但慕辭偏是不依:「師尊,這可是弟子親自為你挑的,而且用起來更加清楚哦!」

沈玉瑤對照了下,似乎還真是,她倒也沒再多想,收下了。慕辭勾起一抹笑來,取過木梳,開始為她束髮。

但是沈玉瑤不知道的是:男子送女子銅鏡是有欽慕之意,而木梳則是表達的思念之情以及想要私定終身,並且一起白頭偕老的願望。

兩者均是情侶之間用來表達愛意的信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為她挽發

43.56%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