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擊退群狼

第五十章:擊退群狼

群狼將眾位弟子圍住,停下腳步,死死地盯着他們,做好進攻的姿勢。

「嗷嗚~」狼群後面又傳來一聲狼嚎,而且聲音比其他的狼的聲音更大、更渾厚有力。群狼聽了它的叫聲,速度飛快地向那些弟子攻去。

而那此弟子也反應極快地開始反擊。那些狼自不是普普通通的灰狼,而是一階狼妖,所以它們才敢在天微亮之時來圍攻這麼多人。由於狼群數且十分龐大,而且他們的速度十分快,所以雙方實力竟不相上下。

而且有些弟子的身上都被狼妖那長長的利爪給抓破了,有時它們會與黑暗融為一體,讓人難以撲捉,等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

「閉目,用其它感觀!快!!」

突然,不知是哪位弟子說了一句,其他人聞言,有的人迅速閉上雙眼,放鬆下來,用心去感受四周的變化。

當視覺被封閉時,其他的感觀便會變得更加敏感,再加上近半個月來的訓練,更是如虎添翼。而且,他們還發現,自己的靈力似乎比之前更加渾厚了!來不及高興,連忙反擊。

果不其然,狼妖的行動軌跡更加清晰了,局勢也漸漸被扭轉,狼妖被一頭一頭地斬殺,而弟子們卻是越戰越勇,任那狼妖的鮮血傾灑在他們的身上、臉上,他們也是毫不在意!

「嗷嗚~」

狼群身後的那頭狼又嚎叫了一聲,聲音更加洪亮。它站在一個巨石之上,猶如一個在沙場中指點江山的大將軍。若是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它的眉心處是一撮白毛。那,就是狼王!

群狼接收到了狼王的命令,也不再纏鬥,反而脫身後退,「嗷嗚!」聲音剛落,群狼便十分一致的轉頭逃跑,速度極快。那些弟子意猶未盡地想追去,卻被沈玉瑤攔下了。

「沈師叔,為何不追了?」

有一個弟子問道,沈玉瑤飛身而下,看了一眼那個弟子。

好吧,不認識!

「你覺得,你追得上嗎?」聞言,那弟子有些羞愧地低下頭,他確實很難追上它們。沈玉瑤繼續開口道:「況且,萬物皆有靈,世事皆有因果。

它們攻擊我們,可能是為了食物,也可能是因為我們侵入了它們的領地。其實人與動物都是十分相似的,不是嗎?」

溫言走到她的旁邊,終於問出了這十幾天以來,一直困惑她的一個問題:「沈師弟,你這幾天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得話這麼多,而且,似乎有些感傷?」

沈玉玲聞言頓了一下,想了下這幾天發生的事,似乎自己確實話更多了,而且也有些傷春悲秋了。

「沒事兒,可能是上了年紀的原因吧!」

說完便抬步離去,留下溫言還站在原地,但她那有些懷疑的目光還一直跟在沈玉瑤的身上。

上了年紀?真的是這樣的嗎?鬼才信你的話!!

經過此次的戰鬥,眾位弟子自然也明白了玉華真尊這般磨鍊他們的用意,於是天一亮全,弟子們將傷處理好后,還不用兩長老和兩位峰主開口,就十分自覺地開始了。

時光飛逝,離不凈之地也越來越近,而路上遇到的各路修士也是越來越多。

進入不凈之前的前一晚,沈玉瑤等人休息在了離不凈之地只有半天路程的一片森林之中,而與他們一起的,還有意歡宮和鐵鎚派及無相門。

無相門是一個中等門派,而他們與意歡宮正好相反。意歡宮從宮主到弟子全是女子,而無相門則全是男子,而且還是和尚。意歡宮和無相門一見面,全都是相看兩相厭。

沈玉瑤聽溫言說,此次大比意歡宮十分重視,好像連宮主都親自來了!

意歡宮宮主?

沈玉瑤一聽見這消息,面上雖然依舊毫無波瀾,而心中卻在想:若這次真的是她親自來了,那麼,也許可以趁這次機會,幫已故去的原主報了當年的仇呢!

當年沈玉瑤墜入迷霧森林,回玄天宗后昏迷不醒,馮宇澤大怒,司宸親自派人去查,最後一切矛頭都指向了意歡宮,只是之後因為宮主閉關了,沈玉瑤便讓他們不用在查了。

其實意歡宮宮主紅蓮夫人喜歡玄天宗玉華真尊的事情在修仙界傳得沸沸揚揚,而結果卻是紅蓮夫人表達愛意后被玉華真尊無情拒絕了。從那以後紅蓮夫人便閉關了,而這一閉關就閉關了十年之久。

眾人都以為紅蓮夫人是因被拒后傷心過度,才選擇閉關的,而只有沈玉瑤知道,紅蓮夫人當年暗中對原主下死手,被原主發現后將其打成了重傷,而原主自己則死在了那不知名的毒下。

其實這一件件事情並不難猜想出來,有的人的愛是「愛她,就要學會放手」,而有的人則是「愛她而得不到她,那便直接毀了!」而紅蓮夫人,就是後者。

自然,也不能排除她是被其他人慫恿的可能性!

眾位弟子圍坐在火堆旁,還有幾個弟子正在守夜,而沈玉瑤則依舊坐在一棵大樹上,在思考若真的是紅蓮夫人出來了,那她要怎樣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其除去。

慕辭一人摸黑來到他們休息處的一旁的一條小河邊,準備抓些魚放着,等明早上烤了給沈玉瑤吃。

剛入水中,岸上的一棵大樹后便有動靜傳來,慕辭迅速從水中飛身而起,濺起一串水花。取出佩劍,直接架在了來人的脖子上,那人全身顫抖了下,才哆哆嗦嗦地說道:「慕,慕師兄,你別動手!是我呀!」

那人慢慢從樹后往旁邊挪了挪,月光照在她的臉上,而她小巧的臉上滿是害怕,惹人憐愛。慕辭見此依舊面無表情,反而將劍往她脖子上又靠了靠,直接將皮膚給劃破了,血絲從傷口滲出。

他的語氣依舊十分淡漠,聽不出任何的情緒:「你?你是何人?」

蘇漫雪頓時愣在了原地:這話聽着怎麼這麼熟悉?似乎之前他就這樣問過她!

內心幾萬隻草泥馬奔過,而面上卻是無比委屈難過:「慕師兄,我是漫雪呀!」

「你是何人,姓甚名誰,與我何干!」

蘇漫雪:又是這麼熟悉的台詞是怎麼回事?

「你若是再不滾,休怪我無情!」

慕辭說出的話依舊是淡漠無比,蘇曼雪見狀也不好再過度糾纏,裝作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連忙道歉:「對不起慕師兄!我這就走,不打擾你了!」

說完還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淚。聞言,慕辭就將她脖子上的劍撤了下來,卻不想,蘇漫雪突然抬手,揚起一陣香味來。

慕辭暗道不好,一掌將她擊飛出去,連忙閉氣,卻還是慢了一步,那氣味已經吸了不少。

很快,他全身便開始燥熱了起來,連吃解毒丹,用靈力壓制也不管用了。

見此,蘇漫雪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笑的很是得意開懷:「呵呵呵呵,慕辭啊慕辭,我說過,你總有一天會落到我的手裏的!現在,滋味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擊退群狼

49.5%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