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挑戰賽

第五十八章:挑戰賽

回到營帳中的沈玉瑤吩咐了誰也不見,自己獨自在營帳中坐了一天一夜,雙目放空,也不知在想什麼。

而她不知道的是,慕辭也在那小湖邊站了一天一夜,未挪動分毫。

天已經亮了,快到比試的時間了。

「師,師叔?」

營帳外,那男弟子的聲音傳來,但他的聲音很小,還十分的小心翼翼。昨天他見到師權回來,而且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將他們都嚇了一跳。所以現在不得不小心一點,生怕自己惹了師叔不快。

沈玉瑤轉動着自己已經僵硬了的脖子,聲音有些暗啞:「何事?」

「溫師叔剛剛派人過來請師叔了,讓師叔前去比試台,今日的比試快開始了!」

沈玉瑤坐了許久,已經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聞言倒也應下了,此次比試很重要,自己確實是必須要到場的。

「本尊知道了,馬上便去!」

忽然站起來,接着雙腿上如同有電流流過一般,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完了完了!一個姿勢保持太久了,腿都麻了!好難受!!

緩緩地向梳發台挪動,手扶著椅子坐下。已經將頭髮放下,開始梳頭了,她才猛然想起來,自己不會束髮啊!慕辭也因為昨天的事應該是不會再來了!唉!無奈的嘆了口氣,真是自作自受啊!

實在不行就和從前一樣,隨意綁起來吧!剛從自己納戒中取出髮帶,就聽見有人掀了帘子進來,沈玉瑤以為是溫言,所以也沒有回頭看來人。

「師姐等一下,我馬上就好了。」

那人未說話,直到人已經到了她身後,她才從銅鏡中看到了來人。是慕辭!

兩人視線在銅鏡上相撞,沈玉瑤也不知為何,神情有些閃躲,不敢看他的目光。慕辭從容的取走她手中梳子:

「師尊對不起,弟子來晚了,現在弟子便為師尊束髮吧!」

沈玉瑤未說話,慕辭臉上依舊掛着笑,手法十分溫柔嫻熟,就像是昨天沒有發生過那件事似的。

兩人來到比試場,已經有一大部分人到了。依舊是一對一的比試,主持人還是封賢。還是相同的規則,一輪一輪地往下刷人,直到十天後,還剩下三百人,接下來便是挑戰賽,開始排名次了。

慕辭一直以來的表現都很好,遇見了修為比自己低一點的,便兩三下就將對手給打下台了,一直都贏得十分輕鬆,而且呼聲也很高。

而白墨則比較低調,另外,妖族有一位名叫舞月狐的男子,他的表現也是非常出眾。現在,基本上參賽者們都不想遇到舞月狐,生怕自己剛一上台就輸掉了。

排名在後的可以向排名在前的發起挑戰,若是挑戰者挑戰成功了,則他就可以取代被挑戰者的名次,而被挑戰者的名次則往下掉一名;若是敗了,則自己的名次會往下掉一名。

現在慕辭排在第二十一名,舞月狐在第一名,魔族的北奇在第二名,落雲宗宗主的親傳弟子俞平威在第三名,白墨在第四名,而無極宗的南宮清在第五名。

而沐清染和詩茵只是堪堪擠進了前三百名,而且是在最後幾名,但她們的運氣可以說是挺好的了,因為遇到的對手都不是特別厲害的,所以才有幸進了前三百名。

比試一開始慕辭便最先發起了挑戰,而他挑戰的人是位於第五名的南宮清。

「不是吧?他竟要直接越過十六名,要挑戰南宮師兄!」

他直接跳過了十六名,眾人只覺得他是太過自信了,雖然他之前的表現確實很好,但是沒有幾個人相信他會贏。

「我覺得他可能勝不了......」

「我也是!」

「我看不一定呢,你也不想想他師尊是誰!」

那人聞言細想了下,倒也不再開口了。

台下議論紛紛,而慕辭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兩人上了中間最大的那個比試台上,雙方行了一禮,隨着一聲「開始」,兩人便向對方發起了攻勢。

兩人你來我往,不分上下。舞月狐看着兩人的對戰,眼中閃過興味。這人到是挺厲害的,適合做自己的對手!而觀戰席上的錦繁也來了興趣,但她越看越是覺得慕辭很是眼熟,但又不知自己在哪裏見過他。

「小蓮!」

她偏頭喚了一聲,她身後的侍女聽見了,上前一步,微微拂身問道:

「娘娘有何吩咐?」

錦繁指著台上的慕辭,問道:「那人是誰?」

小蓮看了幾眼,回答:「回娘娘,他是玄天宗的弟子,好像,好像是叫慕辭!」

「慕辭?」

錦繁微微皺眉,自己從未聽見過這個名字,但那人確實是很眼熟!錦繁揮了揮手,小蓮見狀退下。但小蓮又暗暗看了兩眼慕辭,心中不禁升起疑惑:

這人好眼熟,自己好像在哪裏見過!

台上兩人大約過了近百招,慕辭的攻勢越發凌利了,而南宮清則靈力開始減弱,有些力不從心了。慕辭在比試中找到了他的弱點,勾了勾唇,道:

「該結束了!」

說完,他一個飛速旋身,直接一拳將南宮清轟下了比試台。一時之間,場面十分安靜,直到幾息后,場下才響起雷鳴般的掌聲,還有尖叫聲。封賢飛上比試台,同時鼓聲響起,他開口道:

「此次挑戰,玄天宗慕辭勝!慕辭位第五名,南宮清位第六名!」

台下的南宮清在同門弟子幫扶下站了起來,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望向台上的慕辭。雖然心有不甘,但他不得不承認,慕辭的確很強。

台上慕辭勾起一抹笑:「承讓!」

說完,他就回了觀戰席,去了沈玉瑤身邊。

「師尊,弟子贏了!」

沈玉瑤眼中滿是讚賞:「不錯!但是不可驕傲,要繼續加油!」

「知道了師尊!」沈玉瑤又將視線轉向了台下,而慕辭的視線一直在她身上。

那天自師尊走後,他想了很多。他自知是自己太過激進了,師尊才會立馬就拒絕了他。所以,他現在就要用溫水煮蜻蛙的方法,慢慢地讓師尊習慣自己在她的身邊,慢慢讓她接受自己。

他相信,總有一天,師尊會接受自己的!

白墨倒是沒有再向別人發起挑戰了,而其他人也不敢向他挑戰,畢竟從表面上看就可以看出他很高冷,一直都是生人勿近的樣子。

「你這弟子可真給你爭光啊!」溫言對沈玉瑤挑了挑眉,沈玉瑤對於別人誇讚自己的弟子,自然是全盤收下的。

「那是,這可是我的弟子!」

溫言很是無語的翻了一個大白眼,繼續觀戰。這最後的挑戰賽都很有看點,精彩不斷。

挑戰賽又連續比了六天。

今日是弟子們比試的最後一天了。

這幾天以來,一直有很多人不服氣,以為慕辭是因為運氣好才勝出的,所以紛紛向他發起挑戰,想將他打敗。但是無一例外,他們都以失敗告終了。

一直以來前五名的人從未變過,就當舞月狐以為不會有人向他發起挑戰時,慕辭又開口了。

「玄天宗玉華真尊座下弟子慕辭,請戰妖族弟子舞月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挑戰賽

57.43%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