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護送弟子

第五章:護送弟子

看著這樣的攻擊對蟒蛇的傷害不大,沈玉瑤想了想,從納戒中取出幾張符篆,隔空施法甩在蛇的七寸上,幾張符紙同時炸開,蛇的七寸處的防禦就弱了很多,趁著這個空檔,沈玉瑤一個靈力暴擊,然後又一劍從蛇的七寸處直直穿過。

蟒蛇發出一聲慘叫,繼而蛇頭搖晃了幾下便倒下了。

「怎麼回事?丹陽果應在外圍,你們怎麼跑到內圍來了。」

沈玉瑤走到那些弟子面前,問道。

見蟒蛇被殺死了,那些弟子都鬆了一口氣,沐淮銘答道:

「回師叔,原本我們是取到了丹陽果就準備回師門的,但回去時卻遇到了一群魔修和散修。他們一上來就圍攻我們,將我們往內圍逼,還殺了我們三位弟子。進了內圍后他們也沒有跟上來,而我們卻遇到了五階妖獸。」

聯繫之前遇到的那群人,沈玉瑤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那群人應該是為了將五階妖獸從內圍引到外圍去,所以才將這些弟子逼進內圍的。只可惜這些弟子並未按他們所想那樣將妖獸引出來,反而在內圍打鬥了,因此他們才又回去抓了那名小男孩,直到遇見了她。

果然,人心往往比那些妖魔鬼怪還要可怕。

此次出來的這些弟子都是宗門主要的栽培對象,但現在他們不僅身上都有傷,還損失了三人!

沈玉瑤從納戒中取出七彩蓮台,念了一句咒語,巴掌大的蓮台就變大了,足以容納下十幾個人。那些弟子見到那七彩蓮台,眼中滿是艷羨。

「你們先上去療傷,我去去就來。」

說完,也不等眾人反應,沈玉瑤將蟒蛇收好然後離開。蓮台周圍她設下了結界,一般的妖、魔獸是進不去的,所以她倒也不擔心他們會再次出事。

大約過了一刻鐘,沈玉瑤便御劍回來,飄然地落在蓮台上,也未言語,便施了靈力,帶著一眾弟子往玄天宗方向駛去。

他們身上都有傷,必須要馬上治療,因此沈玉瑤直接將他們送去了青葯峰。她對青葯峰的長老交代了幾句,收起蓮台便往主峰去了。

來到馮宇澤的住處就見馮宇澤拿著一本書在看。

「師兄!」

聞言,馮宇澤抬起頭看向來人。

「師弟這麼快就回來了!」

沈玉瑤點了點頭,馮宇澤是玄天宗中修為最高的,自己這是第一次見他,若是不小心被看出自己不是原主那可就慘了。馮宇澤為她倒了一杯茶,繼而又問道:

「此去可還順利?」

「還好,就是去晚了點,有三位弟子已經遇害了,其餘的弟子我已送到了青葯峰。那三名弟子的屍首我只找到了兩具,有一個怕是入了妖獸的腹中了。」

她對自己的事兒絲毫沒有提到,馮宇澤臉色微沉,卻又無奈:「辛苦師弟了。」

沈玉瑤將那兩名弟子的屍身拿出來交給馮宇澤處理,打了聲招呼便匆匆回了玉仙峰。馮宇澤看著沈玉瑤離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不知為何,今天的沈師弟總是給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又說不出是哪裡奇怪!

回到玉仙峰的沈玉瑤腳步虛浮,嘴唇發紫,臉色發白。

沈玉瑤用手捂住胸口,那種胸悶、眩暈的感覺又來了,而且還伴隨著一陣一陣的銳痛,痛得她天旋地轉,似乎在下一秒就會倒在地上。

「師尊!」

沐清染和詩茵剛回來就被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抓住欄杆還滿頭是汗的沈玉瑤嚇了一跳。

師尊難道是這次去迷霧森林受傷了嗎?

還沒等詩茵二人趕到,沈玉瑤便雙眼一黑,倒在了地上,漸漸失去了意識。

「師尊!!」

詩茵和沐清染見狀迅速跑了過去,同時還傳音給了正在後山練劍的白墨。

兩人一人一邊架起沈玉瑤,但畢竟兩人都還只是十幾歲的孩子,因此也只能將沈玉瑤扶坐起來。

「小師妹,快傳音給大師兄,讓他先去青葯峰請孟師叔親自來一趟。」

詩茵對沐清染說道,聞言沐清染迅速給白墨傳音。

兩人使盡全身解數才將沈玉瑤移到了她自己的房間里。

在修仙界中只有修為到達了築基期才算得上真的是步入修仙之門了,而只要到達了築基期便可以修習御劍飛行,可以說御劍是修仙必學的一門課程了。

詩茵和沐清染都是兩年前在招新弟子時沐清染收入門下的,原本她只收一人,但由於她座下親傳弟子太少,而且兩人的天賦都是極好的,掌門和其他三人都勸她將兩人都收入門下,她才收了。

不一會兒,孟知軒便從白墨那裡了解了情況,便迅速去了玉仙峰,同時還傳音給了掌門。

當馮宇澤、溫言和司宸到玉仙峰時。見到的便是滿臉焦急卻又不敢出聲的三位師侄,臉色發白躺在床上的沈玉瑤,以及正在給沈玉瑤把脈,臉色卻極為難看的孟知軒。

「沈師弟如何了?」

司宸未耐住性子,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護送弟子

4.95%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