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剛開始就是自己

第六十章:剛開始就是自己

慕辭聞言,愣愣的,像是個做錯了事兒的孩子。許久,他才緩緩開口:

「我不想給師尊丟臉。師尊,對不起!」

沈玉瑤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以後莫要衝動,沒有什麼事能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知道嗎?」

「師尊!」

沈玉瑤這次說得十分鄭重,慕辭總感覺心有點慌。

「以後……」

「咳咳咳!!!」

沈玉瑤剛說了兩個字,突然噪子一陣干癢襲來,她一時沒忍住,咳了出來。她有些驚慌失措地轉過身,連忙用手捂住嘴。

「師尊,你怎麼了?師尊!」

慕辭臉色突變,立馬就要下床,卻被沈玉瑤制止住了。

沈玉瑤將口中的腥甜咽下,開口道:

「為師無礙,只是嗓子一時有點干,不舒服罷了,回去喝點水就好了。你好好休息,下午還要去領獎。」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慕辭緊緊地皺着眉頭,望着她的背影出神。他似乎聞到了一股血腥味,難道是自己身上的傷嗎?

回了自己的營帳,四下無人,攤開手掌,依然是相同的場景。

近來咳血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可能,自己時日不多了。將血跡除去,取出鎖靈軸來,又在帳蓬外設了一個結界。

「夢娘?」

一陣紅光閃過,夢娘從鎖靈軸中現出,站在沈玉瑤面前。

「真尊,許久不見呀!」

「確實是很久未見了。」

沈玉瑤點頭,卻沒有了下文。夢娘再次開口:「不知這次真尊找我又有何事?」

「我確實是有事相求。」

「求?」

夢娘輕笑了一聲。

「我還是第一次聽真尊說求呢!」

沈玉瑤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但她卻絲毫不在意。

「當初你為我凈化了怨氣以及鬼氣,又將我帶回,那時我便答應過你,只要你說的,我一定會去做!所以又何談求之一說呢!」

「好!那我便直說了!」

沈玉瑤也笑了下,果然,她當初的決定沒有錯。

下午去領獎時,慕辭見到了沈玉瑤,但並未發現她有任何的不妥,但他心裏的那種不安並沒有消失。

他感覺,可能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了。

次日,各族各派帶領者之間的比試正式開始了。由於他們的修為都很高,所以必須設下一個結界,否則若是誤傷了觀戰弟子就不好了。

這種大能之間的比試,難得見一次,那些弟子自是要一睹為快了,而沈玉瑤作為人族修士,又是人族修士中修為最高的一個,自是要讓她來設結界的。

設剛沒好結界,魔族左護法赤炎便飛身上台。

「魔族赤炎請戰人族玉華真尊!」

由於沈玉瑤的名字太過女氣了,所以眾人都習慣叫她的號。

正準備回觀戰席看比試的沈玉瑤:???

怎麼才剛開始自己就要上場了?

但既然別人都發起挑戰了,她自是不可以拒絕的。飛身上台,向著赤炎行了一禮,赤炎見她那麼豪爽也行了一禮。

魔族之人本就長得比較壯碩,兩人站在台上一對此,眾人只覺玉華真尊似手真的太瘦弱了,紛紛為她捏了把汗。

沈玉瑤右手微微抬起,宛清劍便出現在了她的手中,赤炎見她一上來就用法器,便也將自己的法器取了出來。

而他的法器是一把大刀,還真別說,這一人一刀挺和諧,沒有任何違和感。

赤炎首先發動攻擊,沈玉瑤未動,而下一刻她便消失在了原地。等眾人再次看清時,沈玉瑤已經到了赤炎的身後。

沈玉瑤一擊而下,赤炎迅速反應了過來,一個轉身刀一橫,擋住攻勢。刀劍相撞,兩人各向後退了一步,又迅速穩住身形。

接着兩人的身形越來越快,最後只能看見青光和紅光相交。赤炎心裏訝然:

這玉華真尊表面上看上去是挺瘦小的,似乎一陣風都能將她吹倒,但是真正打起來時,才發現這是一個狠角色!

沈玉瑤表面看起來似乎毫無感覺,但是她自己知道,她抵擋得並不輕鬆。

無論魔族還是妖族、鬼族,能到達無嬰期以上的修為,而且地位還較高的,都是腳踩無數屍山血海打出來的。所以他們的實戰經驗並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慕辭等人十分緊張地看着台上,大氣都不敢出。

下一刻,兩人飄然落於台上,赤炎嘴角緩緩有鮮血流下,而沈玉瑤則是右臉被劃開了一條細小的傷口。

赤炎收起大刀對沈玉瑤抱拳:「玉華真尊果然名不虛傳!此次比試,是我輸了!」

而沈玉瑤也收起劍,回禮:「承讓!」

說完便淡然下了台,台下弟子們見沈玉瑤贏了,歡呼聲不斷。

「師尊,你受傷了!」

慕辭連忙上前來,便見到了沈玉瑤臉上的傷,十分心疼,伸手就要將藥膏拿出來,為她上藥。

見狀沈玉瑤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你若是再來慢幾步,為師的傷就癒合了!」

「啊?」

聞言慕辭取葯的手頓住了,抬頭看向沈玉瑤,便見她臉上的傷已經自動癒合了。

果然,化神期的修為可不是蓋的,身體的自愈能力也很好。

接下來便是其他人的比試了。本來他們之間的比試也不排名次,只為切差,所以都是點到為止,並不用多麼地拚命。

而光是他們的比試就用了六天。

因為除魔族和妖族外,人族來了很多門派,所以人還是挺多的!

凈世之比完美結束,從到達不凈之地到整個比試完成,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是時候搬師回宗門了,眾人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次日便回去。而這時,舞月狐找到了慕辭。

舞月狐:「馬上就要分別了,還有點捨不得你呢!」

慕辭:「再也不用見到你這騷包了,真好!」

舞月狐:「我哪裏騷包了!你說清楚!」

慕辭看着他的那身紅衣,眼中有些嫌棄:「一個大男人穿得花里胡哨的,那還不叫騷包嗎?」

舞月狐很不服氣,立馬反駁:「明明是你不懂得欣賞!你再說信不信我揍你?」

「揍我?」

慕辭傲驕回道:「上次也不知是誰被我揍得昏迷不醒,現在還想揍我!」

「你……」

舞月狐被他堵得啞口無言。

「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個很好的對手,下次再見,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慕辭聽了,回道:」那你可就要好好努力了,但你我再見的可能性太小了。好了!走了!」

說完慕辭便不再理他了,轉身回去收拾東西去了。暮辭自然也是很認可舞月狐這個對手的,不然他也不會和他說了那麼久的話。

舞月狐看着慕辭的背影,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他的后脖頸處,笑的意味深長,語氣也是十分篤定:

「慕辭,你我定會再見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章:剛開始就是自己

59.41%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