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宮主之女

第六十三章:宮主之女

「說本尊就說本尊,但是別把玄天宗牽扯進來!你們若真的想打,本尊可以奉陪到底!」

沈玉瑤依舊面不改色,但暗中傳了求救信號給馮宇澤和司宸等人。

「你,你......」

那男子你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穀雨站了出來,再次將火往沈玉瑤身上引。

「玉華真尊,不知你可還記得十年前?

十年前我們宮主只是對你表達了對你的情意,但是你不領情就算了,竟還將她打成了重傷,讓她閉關了十年之久!」

聞言,紅蓮夫人有些慌亂地給穀雨使眼色,想讓她別說了,但她卻不理不睬,繼續開口。

「依我看,玉華真尊就是披著人皮的鬼族人,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沈玉瑤不怒反笑,抬頭看向紅蓮夫人,笑意不達眼底。

「哦?是嗎?

難道不是紅蓮夫人不擇手段,對本尊下毒被發現后,才被本尊傷了的嗎?

還有,喜歡?本尊可承受不了紅蓮夫人的喜歡!說句不好聽的,本尊幾歲了,紅蓮夫人又是幾歲了?

她都能當上本尊的奶奶了,本尊為何要喜歡她?是喜歡她沒有本尊好看,還是喜歡她有一個與本尊小徒兒一樣大的女兒,蘇、漫、雪!」

沈玉瑤最後的三個字咬得特別重,而紅蓮夫人一聽到這話,心裡只有兩個字:完了!

蘇漫雪此時心裡也是慌亂不已:這不是只有自己和母親知道嗎?沈玉瑤是從何得知的?

「蘇漫雪竟然是紅蓮宮主的女兒?不是說是師徒嗎?現在怎麼又成了母女了?」

「意歡宮嘛,也難怪的!」

「呵,也不知道她父親是誰......」

眾人只覺今天吃到的瓜真的好多,都快比得上一年的瓜了。穀雨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一旁的鬼姬,就見鬼姬正冷冷地看著自己。

穀雨心頭一顫,連忙開口補救:「你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我們現在說的是你究竟是不是鬼族之人,你這樣轉移話題,我看你分明就是心虛了!」

「對!你就是心虛了!」

方才說話的那男人連忙附和,又有很多人開始動搖了。

見狀,沈玉瑤只覺這些人真可憐,自己沒有一點思考能力,總是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們自己沒有腦子嗎?不知道自己好好想一想事情的經過嗎?是誰到了此地就提出要修整一下的?

若不是她,我們會在此處停下,會被鬼族追到這裡嗎?」

八長老厲聲問道,雖然他們很惱怒他罵自己是個沒腦子的人,但是他這話倒也將眾人問住了。

眾人想了想整件事情的經過,果真發現了蹊蹺。他們漸漸與穀雨拉開距離,而穀雨則大聲說道:

「你們別相信他,他與沈玉瑤都是玄天宗的人,他肯定會包庇沈玉瑤的。」

然而,卻沒有人再聽她的話了,就連鬼族安插在各派中的探子也紛紛閉了嘴,不再言語。

「啪啪啪啪!!!」

一旁看戲的鬼姬鼓起掌來,笑道:

「各位仙長唱的這出內訌大戲,可真是讓本王大開眼界呀!」

她邊說邊往眾人面前走去,而眾人都在緩緩後退,只有沈玉瑤還站在原地。

慕辭上前一步,將沈玉瑤護在身後。

師尊,弟子長大了,現在換弟子來護你!

沈玉瑤見他擋在自己面前,這畫面與十年前迷霧森林裡的場景一樣,只是,現在的他已經長大,不再是那個任人欺負的孩子了!

心中一股暖流流過,而鬼姬見狀,輕笑了下:「玉瑤,你我何時這般生疏了?我又不會害你!

我知道,你在人界呆了五十年之久,對玄天宗有了感情是自然的。但是你也不能忘了自己的使命呀!」

鬼姬笑得很魅惑,右手悄悄施了一個咒術,而左手則向沈玉瑤伸了過去。

「玉瑤,該回來了!玉瑤,回來吧!」

這聲音似乎有一種魔力,它直往沈玉瑤的耳朵里鑽去。沈玉瑤神情有一瞬地恍惚,右腳不自覺地向前邁了一步。

「師尊!」

慕辭感受了她的異常,他壓低了聲音輕喚一聲。沈玉瑤只覺腦袋「翁」地響了一聲,下一刻,眼神恢復了清明,意識也回來了。

見沈玉瑤已經清醒了,鬼姬暗暗咬牙:沒想到這沈玉瑤的意識如此堅定,連鬼族攝魂秘術都只困住了她一瞬。

但是她卻沒有絲毫的擔心,再次開始施咒術,眾人一邊警惕著穀雨和鬼族人,一邊注意著沈玉瑤三人。

但沈玉瑤他們三個也沒有說話,就一直這樣站著,也不知是在幹什麼,然而下一刻,就見沈玉瑤的眉心處似乎有微弱的紅光閃過;接著,她的身上便升起了濃郁的鬼氣。

眾人見此,驚慌失措地快速後退,迅速離開沈玉瑤,就連玄天宗的人也不由得開始後退了。

沈玉瑤見自己身上的鬼氣,她都是震驚不已,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

而且這鬼氣並沒有灼燒她的身體,就像這鬼氣就是她身上的一樣。慕辭並不害怕沈玉瑤,他只是很擔心她的身體。

「師尊,你怎麼了?這妖女對你做了什麼!」

「沒想到玉華真尊真的是鬼族人!」

「呸!什麼玉華真尊!她分明就是一個無惡不赦的鬼族人!」

只聽「噗嗤」一聲,一把長劍直接插進了沈玉瑤的左肩處,慕辭不等沈玉瑤反應,怒氣直衝腦門,一個反手一劍將那人割了喉。

穀雨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血流如注的脖子,艱難地轉頭望向鬼姬,無聲說道:

「救,救救我!快......」

然而鬼姬只是好整以暇地看著她,臉上掛著冰冷的笑。

穀雨眼中漸漸浮起絕望,緩緩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息。

「師尊,我,我為你上藥!」

慕辭將劍扔在地上,也不管身後的人,連忙從納戒中找葯。沈玉瑤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右手抓住在插在她左肩上的劍,一鼓作氣將它硬生生拔了出來,眼神冰冷無比。

眾人一見到穀雨死了,心裡更加慌亂,更是確定了沈玉瑤就是鬼族之人。

「沈玉瑤殺人啦!」

「沈玉瑤連同她的小弟子,今日必須誅殺於此!」

「誅殺沈玉瑤!滅鬼族人!」

「......」

眾人此時倒是無比的團結,只有玄天宗的一些人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裡,也不知該怎麼辦了,

「師尊!」

白墨,詩茵以及沐清染三人想跑過來,來沈玉瑤身邊,卻被沈玉瑤攔住了:

「別過來了!」

「我們相信師尊,師尊肯定是清白的?」

詩茵大聲說道,說完三人又要向前走。沈玉瑤十分嚴肅地看了眼三人,三人腳步一頓,不敢再上前。

而她肩上的傷口也在慢慢癒合,她沒有趕走慕辭,因為她知道,慕辭不會走的!

轉過頭來看著這群勢要討伐她,要將她誅殺於此的人,她突然大笑起來。

她笑得前仰後合,笑得停不下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眾人不明所以的警惕的盯著她,只以為她是瘋了,而慕辭卻從她的笑聲里聽出了無盡的悲涼!

沈玉瑤笑夠了,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淚,輕輕開口:

「不錯,本尊就是鬼族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三章:宮主之女

62.38%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