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身死

第六十七章:身死

她剛說了一句話,口中的鮮血便直往外湧出,白墨三人飛奔過來,直接攤坐在了地上,詩菌用力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而白墨和冰清染地已是淚流滿面。半路上馮宇澤直接加大了靈力,將速度提到了極致,而司良他們也有一半人趕了回來,有一半留下對付陰少鱗。司它他們一到就與剩下的鬼族人動起了手來,而馮宇澤則拉着孟知軒到處找沈玉瑤,葯,對,找葯!

慕辭顫抖着手,在納戒中慌亂尋找治傷的葯,沈玉瑤伸出沾滿了血的手,輕輕覆在了他的手上,慕辭看向她,就見她搖了搖頭,「阿辭,不用了沒用的!」師尊「……」慕辭硬咽了,沈玉瑤對他溫柔一笑,從袖子裏拿出鎖靈軸遞給他。慕辭知道夢娘在裏面,他心痛無比,他的師尊照顧所有人,護了他們,可是她自己卻......豆大的淚珠從他的臉頰上滑落,沈玉瑤想抬手為他

撫去淚水,但此時的她連措手的力氣都沒有了。慕辭見狀,連忙抓住她

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阿辭不哭,師,師尊不返!」說話間沈玉瑤又吐了一口血。而陰沃空也下起了鵝毛大雪。沈玉瑤著著這重,真心想到:好美的雪景。她無以慶幸自己沒有答應慕辭什麼,這樣的話,既便她走了,他也不會太過傷心吧!「阿辭,我冷!」慕辭聞言,小心翼翼地將她緊緊抱在懷中,又慌亂地拿出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他輕輕呢喃:我抱着師尊就不冷了,不冷了。「沈玉瑤的頭埋在他的胸中,雙眼緩緩閉上:「能,能死在你懷裏,此生此生足矣!」說完,手隨然舞下原本微弱的氣息乾脆斷掉了。「師尊!師尊!」詩苗喊得撕心裂肺,而慕辭卻像是沒有感覺到一般,手頓了下,又繼續輕輕地拍打着沈玉瑤的背,而眼中的淚猶如斷線珍珠一般,砸落下來。而馬宇澤與重知軒找到他們幾人時看見的便是這一幕,馮宇澤忽然覺得自己的腿視的綁了千萬方玄鐵一船再難上前一步,孟知軒趕忙上前抓住沈玉瑤的手把脈,然而下一刻他直

接跌坐在了地上,眼中深上絕望,他望向馮宇澤,許久才開口道:「燃燒精魂。

強行提升修為,以心頭血起陣,以肉身獻陣!「只見馮宇澤那高大的身身區似乎顫了下,「人,人已去了,無力回天!」孟知桿再次開口,這次馮宇澤跟論了下,一下子似乎變得藝桑了很多。「不會的,不會的!」慕辭喃喃開口上次師尊也已經沒了脈像,但後來睡了一覽又好了不是嗎?師尊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也不知他是在說給別人聽,還是說給自己聽。大分要死將染血的大地給遮蓋住了,慕辭仍緊緊抱住沈玉瑤,感受着懷中人的體溫之漸漸下降。現實又給了慕辭狠狠一擊,直將他的小小的希望給擊了個粉碎,只見沈玉瑤身上浮起一陣金光,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她的身體便化作了點點瑩光。「師尊,你別走!師尊別走!

師尊,師尊!「慕辭想抓住那堂光,但他卻無能為力,那瑩光穿過他的

指縫,消散在了這片天地之中。想抓住他生命里的光,「師尊!!」「師弟!!」連內穿都獻了封印陣,自是要消散的。慕辭看着消散的瑩光,忽然候頭一陣

腥甜,然後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師弟!」沐清染輕喚了一聲,慕辭猛然向前倒去,但他還是迅速地以手撐地,沒讓自己摔個狗嘴泥。眼淚溫合著

血水砸在地上。「呵呵呵……」慕辭低低地笑了起來,但笑聲中滿是自嘲與凄涼,為什麼總是這樣?為什麼?每次自己都想要變強,想要保護師尊,可是結果呢?結果卻是自己依舊沒用,沒能保護師尊,反而一直都是師尊在像為自己受傷甚至是失去了生命,而他,自始自終什麼都不是!小時候保護不了阿娘,長大了也保護不了師尊!哈哈哈......真是可笑,可悲!他身後的雙翅還沒收回,而額角邊的妖紋卻又開始蔓延了,連同身上的妖氣也越來越重。馮宇澤和白墨等人不知慕辭怎麼了,也不知他為何成了妖,但也震驚於他身上越來越重的妖氣從乃殺氣,他緩緩站起身來,將鎖靈軸放入納成中,這是師尊給的,不能忘了!他的嘴角嘴著嗜血的笑與沈玉瑤一模一樣,又從地上拿起淵邪劍,緩緩向被捆住逃不走的鬼姬走去,劍尖劃在地上,與泥土和石頭磨擦,時不時還進出些許火花,鬼姬看着漫天大雪中向自己走來的慕辭,他腳步很慢,但是一步當都是諧在了她的心上,她終於開始有些恐慌了。這師尊倆一個比一個狼!

有了司震等人的加入,鬼族的人已經所剩無己了,鬼姬自知了,而自己也很可能死,所以她乾脆開口刺激慕辭,想讓他給自己一個痛快。「哈哈哈哈!!你們所謂的正派也不過如此!這一切都是本王安排好的!

你們人族倍士真是經不起一點讀惑呀?本王不過顯給了他們一點點好處,他們便甘心做了本王的狗,為本王傳送消息,忘了告訴你們,沈玉瑤剛才殺的修士都是本王的人,她身上的鬼氣也是本王提前施下的咒術。她一心為了你們,而你們卻只聽別人的說辭就要討代她,深殺她,口享,真是可笑啊!打的是正派的名號,行的卻是惡毒之事,真是噁心!「鬼嫩又放聲大哭,轉頭看向停在她旁邊不過五米的慕辭,再次得意開口:「沈玉瑤死了也是活該!若她不是心中正義感太強,想護住你們她也不會死。畢竟若是她乖和跟了本王、本王可以給她過逍遙快活的日子!又怎麼變成這樣,所以說,她這是自找的!」鬼姬在激慕辭,但慕辭卻冷靜得可怕。他連劍都沒有指,只是張開了翅膀,下一瞬黑色的明毛便化作了把把短劍而鬼姬射去,沒有傷到她的要害,而是插進了痛感最敏銳的穴位上。鬼姬一下摔在了地上,被放大了千萬倍的痛讓她死死咬住嘴唇,想昏過去卻昏不了,「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身死

66.34%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