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相遇

第六十八章:相遇

她才想咬緊牙關讓自己不痛叫出聲的,但是無盡的痛楚卻還是讓她大叫了出來。一,一切都是沈,沈玉瑤自找的!她,她死了活該!「鬼姬大口嘴著粗氣,還在用言語刺激著慕辭,慕辭的羽毛繼續角地的各處負位射去,同時還讓鬼姬保持著清醒。

想死。沒門兒!快點兒「慕辭用靈力將鬼姬執起然後定住,他緩步上前,每走一步他的指甲就肉眼可見的變長一點。慕辭抬手,銳利修長的指甲輕撫過她的臉

映,用無比溫素的話說道:「師尊最是喜歡你這一幅臉皮了,你說,若是將它剝下來,送,給師尊,師尊會喜歡嗎?「慕辭的一句話讓鬼姬內心升起從未有過的驚恐,連其他的人聞言,都忍不住顫了下,師弟,完全變了一個人!「你,你敢?」鬼姬忍不住口因了一口口水,聲音顫抖。「沒事兒,我慢一點兒,疼過了就好!」暮辭語氣平積,就像是在談論喝茶吃飯一般,下一刻只見她也鋒利的指甲直接扎進了很姬的

肉里,然後便向下劃去,猶如在割一塊豬肉一般,馮宇澤似乎沉浸在了沈玉瑤的死亡事實,雙目無神,而其他人有的對此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的人是害怕慕辭身上的殺氣與煞氣,不敢上前也不敢開口。整個現場便只有鬼姬痛苦的叫喊聲。

下一瞬叫喊聲停止,而鬼姬口中也不斷湧出血來,她的舌頭被慕辭一劍給斬了。

耳舌躁!」「你,你太殘暴了!」終於有人忍不住了,開口,慕辭淡淡鱉了他一眼,沒說話,然後舉起珠邪劍,一劍刺穿了鬼姬的心臟。拔出劍又猛刺了二十幾劍,連她的元哭、元神、魂魄都被蛛邪劍給一一撕裂了。」你怎麼能私自殺了她?她應該交由仙門百家共同處置!」一位其他門派的人出音,其他人也開口。「是啊!」鬼姬應該讓大家一起處置,他怎麼可以這樣!」他現在這樣子,分明就是妖!「就是,也不知玉華真尊怎麼收了一個妖做弟子!」慕辭——看開口的人看去,將他們的臉暗暗記在心裡,其實鬼姬有些說得挺對的,他的師尊白救了這些人,所謂正派,確實不過如此!「你們是師尊用命救下來的,今日,我便不殺了!」「這名廣丁正派,不做也罷!」說完,他直接將玲球塔一收,展開雙翅,飛走了,留下還未反應過來的眾人。馮宇澤終於找到了斷了的縮清劍,將殘劍寶貝似的收入懷中,然後將善後之事交給了

司哀,獨自御劍回了雲天宗。比次人族與鬼方矣大戰,從鬼族損失無數鬼兵三

鬼王被殺,二鬼王被被重逃走而告絡。人族雖然勝了,但也是死傷無數,

特別是去天宗,一位化神期大能、悠仙界聞名的玉華真尊就哪員落.

三年後妖族王宮中,一個身穿紅衣長相陰柔的男子,一手持撫雇,一手提

著一血酒,高高興興地往一處體麗的宮殿走去。「小辭辭?小辭辭,我來找

你喝酒來了!」他還未進門,便大聲開口叫道。見房門是關的,他便十分自覺地推門進入,直奔內室,將之西壺放在桌子上,坐下,然盯著床上正打座的人。

撇子撇嘴,開口:「小辭辭啊,你說說你,這兩年來不是在修鍊就是在看古萊,你都不覺得累嗎?」康上的人聞言,猛然睜開雙眼;「我說過,不要叫我小辭辭!」舞月狐十分衍地點頭:「是是是!我知道了!我的妖族小世了!」床上的人正是慕辭,一聽舞月狐的話,他心中更不舒服了。直接下了床,右手抓住舞月狐

的衣領,將他往門外拖去。「我最近正好剛晉陞了,你便來陪我練練手吧!」

舞月狐頓時慌了,連忙開口求饒:我錯了!小辭辭你就放過我吧,咱

倆喝酒去他不香嗎?」然然,慕辭直接開口描滅了他的念想:「不香!」小群

辭,我,我剛受了傷,不適合動手!我...啊一「舞月狐還未說完活,慕辭已將他拖到了小院中,將他用力往空中一扔,然後自己也追了上去,二話不說便開打,舞月狐只好專註起來與他過招,兩人一紅一黑在空中打得起勁。三年前,慕辭

獨自離開后,因為剛激活血脈,他還處於虛弱期,所以還未找到安身之處便暈倒了,後來夢娘,將他帶到了妖界,至少就界此人界安全一點,他一個塊族人,而她自己卻因為在與九嬰一戰中受傷過重,進入了辭在妖界里修鍊,因為他血脈與靈根的原因,他傳煉的速度比從往快了很多倍,很快便到達了無嬰期,有一次,他不小心碰見了舞習,從此,舞月狐便黏上了他,張口閉口就是要與他比試。而他則一心想進入放核王它,因為王宮中有許多古藉,他想尋找一個秘求,一個可以復治人的秘求。他別用了舞月拋,卻不想舞月孫疾麻將他引薦給了故尊慕容煙,這一引者不要緊,蒙容遲竟發現這是他的兒子!這下可指他高興壞了,雖然他後宮妻老無數,但是卻未有一兒半女,慕辭也停滯在合體中期已經多年了,而且他的身體也是每況愈下,眼見大限將至,卻沒有任何辦法。蔡辭的出現簡直就是一個意外驚喜,而錦繁和兩名嬸女也終於知道為何當年覺得蔡辭很眼熟了。因為他長得與女人尊有幾分加低,妖尊一高興,直接將榮辭接到了宮裡,給他住了最豪華的官殿,見他修鍊十分用功,便給他上好的修鍊資源;見他喜歡看書,便讓他隨意進入藏書閣;見他身邊沒什麼人便充許舞月孤可出入宮中,陪伴他。可謂是可分用心,大有一幅他要腕,容煙也可以為他摘下來的架勢。然而慕辭面對他的討好,卻沒給過一幅好臉色。

若不是自己要利用他給的資源,讓自己的修為快過上記長,他又怎麼會呆在這滿是方人,滿是船粉味的主官中。而且他也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他的父親是妖尊,而母親則只是一個人族的金丹期修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相遇

67.33%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