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身世

第六十九章:身世

當年他母親出門歷練,卻受傷昏迷。醒來后便發現自己已在妖族王官中,慕容燼貧戀她的容顏,便強行佔有了她。

後來宮中又有新人進,她便找到了機會逃跑,到了人界后,才發現自己懷孕了。

慕艱要她當自己的妃子,她自是不同意,慕艱也冷落了她,她自覺無顏再回去見自己的親人,但又不忍心放棄肚子里的小生命。

雖然她恨裳客遲,但是孩子又有什麼錯呢!她找了一個小村子住了下來,卻不想在生產之時難產了,她用盡全力將慕辭生了下來將他交給了自己買來的一個苦命碑文,剛取了他的名字便斷了氣,自那之後,那碑方便將他當做自己的親兒子般,將他養大,但是因為他的血脈,總招來一些妖獸,所以村裡的人都不待見他倆,將他們趕出了村子。

才有了後來他去迷霧森林探葯,遇到了沈玉瑤。這兩年來,慕辭從未主動去見過暮容熔,也從未對他笑過,對此慕容怨倒也不生氣,各種資源也是只多不少。

引得後宮的女紛紛嫉妒不已,卻又無可耐何。:你這小子,怎麼專打臉呀!

小爺我英俊的臉呦,都成這樣兒了,

「繁辭終於打夠了,一腳踢向靠月孤,舞月狐迅速閃開,坐到院中的石蛋上,摸了摸發疼的臉說道:緩緩走過來,抒了扔手,坐下。

「我還賺幫你的臉皮太厚了,打得我手疼呢!」舞腿臉上的表情君裂了,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指著慕辭,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神情儘是控飯。

哎呀呀~小辭辭你好傷我的心呀!這幾年的情義終究還是錯自了~

「」是嗎?

「慕辭語氣淡波,但雙手的骨節卻捏得味味作響。舞月狐看他這架勢,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乾脆轉移了話題。

「對了,關於最近傳得風風火火的那件事兒你怎麼看?」慕辭抬眼瞧了一眼他,問道:「何事?」

「你……」舞月抵乾脆無語了,

「我該說你什麼好呢?這事幾這幾天都快鬧瘋了還是與你有關的事,你竟然不知道!」慕辭依舊波追與我有關又如何,我不感興趣!」他現在只想快點提高自己的修為復仇,還有就是找上古秘法,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舞月孤看著他一幅完全不在手的模樣氣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真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阿啞,他才不是太監呢!舞日狐自己腦子裡斗得十分開懷,引得慕辭用一幅

「你可能有那啥大毛病」的樣子看著他。

「咳!」舞腸被他看得一激靈,假咳了下才繼續才口:「這不是前幾天妖尊告知了各位大將,說是自己的時日快到了,膝下只有你一個兒子,所以待你實破到化神期后便讓你繼承王位,讓他們好好輔佐你嘛!」慕辭一雙黑瞳轉了轉,不知在想什麼。

然,他的一個字又讓舞月狐暴是北如雷:哦!」

「哦?你就沒什麼想法?你就

「哦」一聲就完了!

「」

「不然呢?」舞臉深呼吸再深呼吸,閉了閉眼,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坐氣,不生氣,氣死沒人替!

冷靜靜,不能動手,打不過,打不過。

「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你真的當上了王,那你不是有免費的勞動力了嗎?到時,你想做什麼不是更方便一點兒么?

「舞月狐說得頭頭是道,但他說的慕辭自是早就想到了,只是他不太相信慕容煙會有那麼好心,畢竟他可一直都是一個薄情之人。

「我知道,只是我覺得此事應該沒有那麼簡單。」舞月狐聽了他的話,拍了拍胸口保證道:「你也不用擔心,我人脈還是可以的,我會私下幫你打聽打聽!

「慕辭點了點頭,他倆祖處了兩年多,雖然舞月狐平時不正經,但是到關鍵時還是可信的,

「好,那就交給你了!」

「小辭辭,這事兒交給我,你放心!」舞月狐又有些得意忘形了,慕辭一個眼刀過去,他便訓讓地閉了嘴,起身往外走,邊長邊對慕辭說道:「我給你帶的是你最喜歡喝的桃花酒,放你桌上了,記得喝!走了!」慕辭聞言,眼中閃過一抹難懂的情緒。

她平時也最喜歡喝術北花酒了!慢慢地從自己的納戒中取出一壇酒來,正是桃花酒。

這是那年她昏迷,為了不讓她再喝酒,自己便將灑沒收了,如今倒還多了一份念想。

慕辭就坐著盯著那酒看了許久,無比懷念地撫了撫酒眼中閃過堅定。將酒收好,便轉身回房。

結果還沒到房門口,便聞見了一股脂粉的味道。他無此厭惡地皺了皺眉,在門邊停下,手上匯聚靈力,直接一掌將門給壁開了,

「啊!」房中的人受到了驚嚇,不禁尖叫起來。

「滾出來!」慕辭也不管那人是誰,直接開口呵斥,房中的那人終於止住了失叫,緩緩地向門。

移動。只見那人長相妖媚,但她卻穿了一身青衣,頭髮也只是用一根簡單的發束綁起,慕辭一見她這裝扮,心中的怒火愈燒忽自王。

而那女一直都嬌羞地低著頭,並未發現慕辭臉上的怒氣以及滿身的殺氣,暮辭哥哥,我是安怡,是錦敏娘娘的親侄女,今日特意進宮來,想看看你!」她說完活,一直都等不到慕辭的回答,她不禁微微抬頭看向慕辭,就見他正盯著自己。

也許是她神經比較大條,愣是以為慕辭是被自己的打扮吸引了。心中不免有些得意:之前錦繁姑姑看見了慕辭一直觀賞的美人畫卷,然後讓自已作了那畫中美人的樣子,看來這裡然沒有錯,慕辭果真被自己吸引了!

然而,她還沒得意夠,就聽見一道冰冷的聲音自慕辭口中傳來:「你這扮的是誰?」聽到蔡辭這話,她一愣,但她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臉上一痛,一陣天腦地轉,腦袋也是喻喻作響,待過神來時,自己已經撐在了房門的殘慰中,臉上火辣辣地疼,連嘴角都出血了。

慕辭拿出手帕將自己用靈力打她的手仔仔細細地擦了一遍,將手巾白扔在地上。

「東施效頻!不過一隻鼠精黑了,也敢仿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身世

68.32%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