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成為妖尊

第七十二章:成為妖尊

雷電不斷落下,慕容燼眼中的興奮更加強烈。

快了,快了!他的大計要成功了!

最後一道雷落下,慕容燼對昭左點頭示意,接着他直接提起靈力,一個閃身進了地宮裏。

一道金光自天空射下,照在慕辭身上,他的傷都在以肉眼的速度癒合,經脈也在不斷的沖刷、擴寬。

但是,他發現他動不了了!

他的靈魂似乎是被什麼封印給束縛住了,有清醒意識卻動不了半分。慕容燼笑意盈盈地出現在他面前。

「為父親愛的辭兒,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你動了什麼手腳?」

慕辭自是感覺到了不對勁,但他現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手腳?為父哪裏捨得傷到你的身體呢!為父的的確確是為你準備了一個渡劫的絕佳勝地,而且就連你打坐的這張床都是由上好的靈寶製成的,所以這一切對你的身體都是百利而無一害!只是……」

他頓了頓,本想等慕辭接他的話,結果他失望了,慕辭並未開口詢問。

慕容燼將雙手負在身後,以一幅十分高傲的姿態看着慕辭,似是在欣賞一件工藝品一般。

他自顧自地說道:

「只是為父在這個地宮中設下了鎖魂陣,只要你的血滴在了這個地宮中的任何地方,那麼這個陣法便會自動開啟!

趁着你剛渡完雷劫神魂最虛弱之時,將你的魂魄牢牢鎖住!

桀桀桀桀——說來,為父還是該感謝你的!

畢竟,你的這幅身體,為父很是喜歡,用起來也應該是挺好的!」

「為什麼???」

為什麼!

虎毒還不食子,而他卻要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慕辭心中對他剛升起的絲絲情感,瞬間被擊了個粉碎。

剛剛從低谷中爬起,遇到了一點陽光,結果又被一掌打下了更深的深淵。

難道他只配生活在無盡的黑暗和虛偽的世界裏嗎?

「為什麼?哈哈哈——」

慕容燼笑得顛狂。

「當然是為了至高無上的權利,為了無窮無盡的壽命,為了數不清的美人相伴吶!

這世界上無論是親情,愛情還是友情都是假的,只有權利、無盡的利益才是真的!」

慕辭沉默的看着他,眼中恨意瀰漫,似是要溢出一般,但是更多的卻是失望以及絕望。

而慕容燼似是沒有看見一般,他就地打坐,閉上雙眼。

「為父的好大兒啊,你還是莫要抵抗的好,否則痛苦的還是你自己罷了!」

說完,他放出自己的神魂,輕而易舉就進到了慕辭的識海之中。

慕辭的頭一陣劇痛傳來,細細密密的汗珠迅速從他的額頭上冒出。

識海是一個修仙之人最脆弱的地方,不可輕易讓別人探示,若是不小心,還會使人變得痴傻,甚至是喪命。

慕辭忍着腦子的鈍痛,他分出自己的神魂進入識海之中,兩人竟不管不顧地在裏面鬥了起來。

但慕辭畢竟只是個剛渡動的化神期修士,而且自己的魂還被陣法束縛著,他哪裏斗得過千年老王八的慕容燼。

不一會兒他便處在了下風,都快要被慕容燼吞噬了!

不!我不能死!!

我還沒有尋到上古秘法!

我還沒能見到師尊!

我不能死在這裏!!!

眼見慕辭的神魂快要被自己吞沒了,慕容燼內心一陣激動。

快了!快了!

慕辭痛苦不已,忽然他的胸口處亮起一陣紅光,那吊墜里的那一抹紅色浮了出來。

「嗖」的一下子從慕辭的眉心處進入,直接進到了他的識海之中。

那抹紅並沒有傷害到慕辭的識海,反而是將慕辭的神魂給包裹住了,猶如一抹溫暖的陽光一般,慢慢地修復起了他的神魂。

慕辭瞬間便感覺出來了那抹熟悉的氣息!是師尊!!

慕容燼見自己的好事被打斷了,怒不可遏,一下子便沖了上來。

那一抹紅看似溫柔,卻直接將慕容燼的神識給擊出了慕辭的識海,而且還讓慕容燼元氣大傷。

那抹紅從慕辭的眉心處緩緩溢了出來,包裹住他的全身,對他的神魂進行全方面的修復!

慕容燼被反彈回自己的身體里,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來,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他分明就要奪舍成功了,為什麼!

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怎會有如此大的威力!

慕容燼緩緩倒在地上,鮮血從他的口、鼻、眼、耳朵里緩緩流出。奪舍不成,自己反倒被傷了個半死不活。

他的血流到了地板上,陣法再次啟動,慕辭趁機脫離了束縛,而慕容燼卻反被束縛住了魂魄。如令倒真算得上是自作自受了。

慕辭終於可以動了,他抬起手輕撫那紅光。

猶如當初一般,他抓不到一星半點,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消散,消散在這片天地之間。

慕辭很安靜,安靜得有些可怕。

慕容燼就只能躺在地上看着慕辭緩緩站起,然後又緩緩來到他面前蹲下。

慕辭看着慕容燼,眼中再無波動,許久,他才緩緩開口:

「辭兒?刺兒?果然我是你心中的那根刺吧!」

「你不是說你對不起我母親嗎?你不是說你要贖罪嗎?」

「那好,我便成全你,送你去向母親賠罪吧!」

「別,別!」

慕容燼慌了,他連忙開口。

「辭兒,我是你父親啊!你怎麼可以弒父呢!我是你的父親啊!」

慕辭也不聽他的廢話,反而開口說道:

「聽說吞了生魂,自己的神魂便可更加強大,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你不是想吞了我嗎,現在是沒機會了,但我可以讓你償償被人吞掉、被人撕裂的滋味!」

「你敢!你若是背上了弒父的罪名,你還能在這妖族安穩生活下去嗎?」

「我有何不敢?你不是早就下了令,要讓我繼承王位么?到時候只要我對外說是你讓我繼位的,還有誰不會信我!」

慕容燼怕了,他怕死,不然也不會想要奪慕辭的舍。

「慕辭,我可是你父親!」

「父親?你配嗎?」

慕容燼不敢硬氣了:「辭兒、我錯了,為父錯了,你就放過為父這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是為父的錯,對不起,對不起!為父不該這樣做的……」

慕辭淡漠起身,他的眼尾殷紅無此,妖紋也在漸漸蔓廷。

「對不起這樣的話,你還是對母親說吧!」

說完再也不給他開口的機會,猛地張開自己隱藏了的雙翅,直接將慕容燼包在了裏面。

等慕辭出地宮時已經是五天後了,他剛到地宮門口便已經感覺到了暗處藏着的人。

他勾起嘴角,一雙陰鷙的雙眸充滿了危險,看來準備得挺充足的呀!但他現在已經有了慕容燼的一些記憶,自是知道如何化解這危機。

慕辭淡定的出了地宮門,昭左一見到他出來,暗暗匯聚靈力,準備出手。

慕辭垂下的手打了一個手勢,昭左便心下一松。

「尊上?」

慕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幅十分享受的樣子道:

「這身體真不錯啊!」

昭左這下確定了,單膝下跪道:「恭喜尊上!賀喜尊上!」

下一刻就見慕辭慕辭揮了揮手:「將本尊…哦不,應該是前任妖尊的死昭告下去,就說他為了幫助自己的兒子渡劫,不幸隕命!」

「是、尊上。」

昭左沒有太過懷疑他,直接進了地宮,結果發現慕辭也進來了,慕辭二話不說就對他動手。

昭左一時沒反應過來,手臂受了傷,血滴在了地上,又是相同的場景,昭左動不了了。

慕辭以相同的方式將他的生魂給吞了,慕辭邪氣一笑:不得不說,吞生魂確實是可以讓自己的神魂變強大!

若是往後不長眼的人太多,他倒是不介意以相同的方法送他們下去。

之前慕容燼大肆宣揚要讓他繼承王位,現在倒是方便了很多。

慕辭一登上妖尊之位便手段狠決地處理了許多不服他的人,還將宮中的女子都清了個乾淨,又將舞月狐提升為了自己的心腹。

妖族各位大將一時之間,人人自危。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剛剛上任的妖尊手段如此狠辣。

至於錦繁則被他派人扔進了蛇窟,畢竟奪舍這事兒還是她向慕容燼提出來的!

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哦不,他的師尊除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成為妖尊

71.29%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