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出現

第七十四章:出現

沈玉瑤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就停了下來,因為她知道,方才的那人一直在跟著自己。

慕辭見她停了,自己也停了下來,此時的他有些害怕,他怕自己的希望會再次變成絕望。

「小姐,你怎麼在這兒啊,我找你找了好久呢!」

正當慕辭想上前搭話時,鳳微蘭突然出現了。

「方才人太擠了,我又沒有找到你,我就先出來透透氣!」

沈玉瑤轉頭對鳳微蘭說道,但她並未理會慕辭。

「走吧!」

沈玉瑤開口,就當兩人準備走時,慕辭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不知兩位姑娘家在何處,獨自回去恐會有危險,可要在下相送?」

他的聲音很低沉,但有絲絲顫抖不易讓人聽出來。

「不必!公子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鳳微蘭直接開口拒絕,還十分警惕地看向他。

兩人再次抬步,慕辭急了,他直接飛身上前想掀開沈玉瑤的帷帽,沈玉瑤倒也絲毫不擔心,她已經大致猜到這人是誰了。

黑衣妖族,那雙無比熟悉的雙眸還有那熟悉的聲音。

但是她有自己的顧慮,此時還不是想見的時機!

「蹬徒子!」

鳳微蘭見慕辭一上來就想掀沈玉瑤的帷帽,她瞬間怒了。

直接上手,與慕辭對打了起來。剛到就見到這一幕的舞月狐:???

又發生了什麼?

哎!他今天似乎錯過了很多唉!

舞月狐並沒有上前幫助慕辭,反而是一副吃瓜的樣子。

「女俠,他倆這是發生了什麼?」

舞月狐自來熟地來到沈玉瑤身邊,還向她打聽到。

沈玉瑤也有些無語,她乾脆說道:

「你朋友一上來就調戲人家,人家能不生氣嗎!」

「什麼?」

舞月狐震驚得下巴都要砸到地上了,他一臉興奮地對慕辭吼道:

「小辭辭,沒想到你平時挺正經的一個人,現在卻成這樣了!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啊!還是你就是喜歡這個調調的呀?」

「舞、月、狐——」

慕辭暴怒的聲音傳來,鳳微蘭不敵,被一掌震得後退了好幾步,而沈玉瑤也趁機偷襲了正在吃瓜的舞月狐。

將他一掌推向了慕辭,自己則飛速地上前接住鳳微蘭,一個瞬移跑了。

慕辭黑著臉,乾脆沒有管被砸過來的舞月狐,看著沈玉瑤離去的方向,心裡思緒萬千。

你到底是誰?

舞月狐頂著他那要吃人的目光走上前來,倒是難得的正經了起來:

「尊上,最近的那些童男童女失蹤案已經有一些眉目了,而且若是情報沒有出錯的話,尊上想找的殘卷也在那裡。」

「那些人的藏身之處可找到了?」

慕辭的聲音已經恢復了清冷。

「咳!」

舞月狐有些心虛的輕咳了下,回道:

「尚且還未查到!」

慕辭怒了!

「還沒查到?沒查到你還在這裡幹什麼,你不快點去查難道要本尊親自去?」

「是是是,我這就去!」

舞月狐在慕辭剛想抬腳踹他時,十分有眼力見兒地一溜煙兒就跑了。

天吶,妖尊今天是吃火藥了么?好大的脾氣呀!

回到客棧的鳳微蘭並未向沈玉瑤詢問什麼,沈玉瑤則對她說道:

「明日便去找一座宅院然後買下來吧!我們可能會在這青城呆上很久,一直住客棧也不是那麼回事兒!」

「知道了,小姐!」

其實沈玉瑤她們這次下山也是有目的的。

八年前她確實是在那場大戰中死了,而且那具身體也確實是獻祭了封印陣的。

而她死後便進入了一片混沌之中,之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直到五年之後,她從一處寒冰洞中醒來,而且剛醒就遭雷劈了。

她生生受了六十九道天雷,而修為也直接到了她死時的合體大圓滿,之後的兩年她一直都住在羨鸞仙山上,這裡的人都是修仙之人,而且他們都屬於同一個門派。

那就是消失了五百年之久,同時也是最最神秘的一個門派——鸞音宮。

而沈玉瑤一不小心就成了他們的宮主。

其實自她醒來后她便有了一些模糊的記憶,同時她也從湘姨那裡得知了自己一半的身世。

原來,她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人,只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的父母死了。

死前為了保護她可以好好活下去,不被他們的仇人找到,便讓湘姨使用秘術將她的魂魄溫養著,之後又將她的三魂七魄給分離開,送到了兩個不同的地方。

有一魂三魄到了另外一個次元內,也就是地球,所以她才成了一個無父無母的嬰兒,被一個以撿垃圾為生的爺爺撿到后,將她撫養長大。

而另外的二魂四魄則成長後到玄天宗當上了玉仙峰的峰主。

直到這次她身死,她的神魂才歸位了,所以她才又得到了新生。

至於殺害她父母的人,湘姨只是說那人很強,現在的他們還不是他的對手!只有等時機到了,她才會告訴她。

而她們這次下山的目的就是尋找聖物玉髓珠和映月蓮,只有找到了這兩件寶物,沈玉瑤才能喚醒體內的本命契約獸,也是能鸞音官世世代代的守護獸——青鸞。

……

已經是後半夜了,人潮已經散去,街上的人寥寥無幾。

客棧里的沈玉瑤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打坐也是心靜不下來。

乾脆拿出一壺桃花酒飛身上了客棧的屋頂,一腿弓著,背靠在屋脊上。

她那滿頭的白髮在月亮的照耀下更加銀白,紅衣似火,額頭上有一個紅色圖騰一閃而過。

拿起酒悶了一口,看著城中的萬家燈火,而自己卻似乎與這一切格格不入!

心情有煩悶!

而她不知的是,在遠處的一座房子屋頂上,也站著一個人,而那個人正在注視著她。

這就像是: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街道上一對母女正在回家,卻突然從小巷子里衝出了兩個黑衣男子,將兩人攔住了。

他們全身都被黑衣包裹得緊緊的,只留下一雙眼睛在外面。

一個黑衣男子二話不說直接將小女孩搶了過來,另一個則直接對那母親下了死手。

那母親為了搶回女兒,剛好險險地躲開了致命的一擊,但是也受了傷。

那母親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傷,她死死抱住那黑衣男子的腿,一邊大聲呼救!

「救命啊!有人搶孩子了!救命!」

但是前半夜人們都玩累了,此時基本上都進入了夢鄉,根本沒有人能注意到他們這裡。

那母親抱的太緊,搶孩子的那黑衣人掙脫不開。另一黑衣男再次出手,沈玉瑤直接將手中的酒壺扔了出去,接下了這一擊。

酒壺碎裂,酒灑了一地。

沈玉瑤飛身下樓,直接與兩人開打了起來,將女孩搶了回來,塞回了她母親的懷裡。

沈玉瑤將兩人往前一堆,開口道:

「快走!別回頭!」

那母親雖有傷在身,卻還是將女兒緊緊的抱著,踉踉蹌蹌地逃了。

那兩人見孩子已經不見了蹤影,當下決定不與沈玉瑤糾纏,運起靈力便跑。

沈玉瑤哪裡會放過他們,直接追了上去,到了郊外,那兩人一下子便消失了,同時一座破敗不堪的廟便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沈玉瑤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廟裡只有一些枯草和一尊落滿了灰塵的佛像,其他的什麼也沒有。

突然有一陣香味飄過,沈玉瑤轉了轉眼睛,下一刻只聽「噗通」一聲,她便倒在了地上。

隨後傳來兩個人的腳步聲,一個人上前踢了踢她,說道:「現在咋趴在這兒了?剛才不是挺能耐的嗎?」

「都怪這死女人,不然剛才咱倆就可以完成今天的任務了!」

「就是!」

另外一個男的憤憤開口。

「但你還真別說,這女人長得可真美,要不咱倆……」

他那雙眼冒著綠光,臉上的表情也是無比猥瑣。

他想說什麼想做什麼已是不言而喻。

另外一人想了想,還是開口道:

「我看還是算了!今天咱倆任務沒能完成,回去肯定會被老大懲罰的。

老大不是最喜歡女人嗎,我倆乾脆把她帶回去,送給老大。

說不定老大一開心,不僅不會罰我們,反而還會獎賞我倆呢!」

「那,那……這,好吧!」

那黑衣人雖然很不甘心,但是為了不被老大懲罰,還是同意了。

畢竟老大懲罰人的手段太可怕了,女人和命相比,還是命重要一點。

一黑衣人直接將沈玉瑤的手腳給綁了,防止她醒來後攻擊他倆。

然後就像是扛麻袋一樣將她扛在了肩上,兩人摸黑離去。

沈玉瑤內心崩潰了:大哥啊,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這樣扛著她,她被自己壓得氣都要喘不過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出現

73.27%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