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承認

第七十六章:承認

來人是慕辭以及一些他的下屬。

沐清染見到這個八年前便失蹤了,如今又是大變樣的小師弟,心中震驚不已。

慕辭雖有些震驚會在此處見到沐清染,但他現在最著急的是要找到那位紅衣女子。

「小,小師弟?」

沐清染不確定地問道,慕辭隨意地點了下頭,畢竟之前在玄天宗里,玄天宗的人都對他挺好的。他出口問道:

「可見到過一紅衣女子?」

沐清染反應回來,開口道:

「你快去幫她,她獨自一人去找那些孩子去了!」

聞言慕辭二話不說,轉身便走。此時,整個洞都喧鬧了起來,到處都是打鬥聲。

沈玉瑤沿著通道一直往裡走,走了許久才又遇到了分岔路口,而且越往裡走守衛越多,防衛越森嚴。

值得慶幸的是,沈玉瑤的修為夠高,所以並沒有人能發現她,反而是在慕辭他們到來后,全都與她擦肩而過,去外面支援去了。

突然,一個身著深藍衣服,頭戴黑色面具的人從外面跑了進來,沈玉瑤緊緊的跟在他身後。

來到一扇厚重的石門前,那男子按下機關,石門緩緩升起,裡面的空間很大,中間放的是一個巨大的爐鼎,似乎是用來煉丹的。

在一邊的高台上,放著一把十分精緻的椅子,上面坐著一個黑衣男子,臉上戴著一張死神面具。

他的手指十分有節奏的敲擊在椅子扶手上,發出「篤篤篤」的聲音,給人一種無端的壓迫感。

「如何了?」

他的聲音十分粗糙沙啞,就像是石頭相摩擦時發出的聲音一樣,還有些刺耳。

方才進來的那男子連忙跪在地上,頭部都快貼到地面上了。

「回主人,童男四十九人已足,只…只是……」

那男子的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很害怕椅子上的那男子,但那男子的聲音卻無比平靜,聽不出任何情緒。

「只是什麼?」

「回主人,今夜乙五和乙六的任務失敗了,童女還差一人。」

「哦?無事。」

黑衣男人眼中閃過一絲陰鷙,而那跪地的男子聞言似乎更怕了。

「讓他們下去吧,下輩子好好做事!別再犯錯了!」

他的聲音很平靜,但說出來的話卻是無比嗜血無情,簡簡單單的話,直接將兩人的死給定下了。

「主人還…還有,外面有人攻進來了,是妖族的!」

「妖族,難道他們也想來找我塔格木分一杯羹么?」

沈玉瑤自也聽到了妖族進來,她散開神識尋找那些孩子,就發現那些孩子就在他們的下面。

塔格木戾氣忽起,向沈玉瑤的所在方向打出一枚暗器,氣勢十分狠厲。沈玉瑤迅速一個飛身躲開,身上的隱身決也失了作用。

地上的藍衣男子見有人,迅速提劍砍向她,可他哪裡是沈玉瑤的對手,沈玉瑤一個甩手,一團渾厚的靈力直接將他擊飛,將牆都給砸裂了。

「啪啪啪!」

塔格木鼓起掌來,緩緩從那台上走下。

「好美的美人兒呀!」

他眼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對沈玉瑤的垂涎。

「只是可惜了,既然最後一名童女還未抓到,那便先用美人兒來抵上好了!」

塔格木自顧自地說著,然後便向沈玉瑤發起了攻擊,沈玉瑤不禁皺了下眉頭:這修仙界何時連合體期都這麼多了?

難道是自己八年未曾外出,消息都閉塞到這種程度了?

塔格木抓了一把沈玉瑤的衣服閃到一邊,將手湊到鼻尖聞了一下,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

「美人兒就是美人兒,連衣服都這麼香!本尊都捨不得動你了!」

看到塔格木的這一系列動作,沈玉瑤有種想作嘔的衝動。

她剛想取法器便發覺似乎是有人來了,果不其然,那厚重的石門被人用力劈了兩下便被劈開了。

「找死!」

人還未進,爆怒的聲音便已經傳來了,慕辭一個瞬移便與塔格木扛上了,留下一臉遭逼的沈玉瑤。

這人是怎麼了?火氣怎麼這麼大!

而慕辭的手下則與趕來的塔格木的人打在了一起。

為了儘快將塔格木拿下,沈玉瑤也拿出了自己的法器——千羽扇。

在沈玉瑤和慕辭兩人的合力攻擊下,直接將塔格木打得節節敗退。

兩人一起退後,然後同時出手,塔格木不敵直接被擊飛了,撞在了石壁上,又滾了幾圈。

由於他的動作幅度過大,他臉上的死神面具也掉了下來。

他的半邊臉似乎是被火燒過一樣,全是疤痕,另一半臉上則是一道深深的刀疤,醜陋無比,還有一些恐怖。

他見自己的面具掉了,便迅速撕下衣袖綁在了臉上,鮮血緩緩從他口中流出,但他卻毫不在乎。

塔格木捂著胸口,眼中毫無懼意,反而還「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他手出的暗器不斷發出,然後不知是撒了什麼東西,一陣煙霧升起,慕辭迅速將沈玉瑤抱住,緊緊地護著她,以防塔格木出什麼暗招。

幾息過後,那濃煙漸漸散去,而塔格木也消失不見。

此時的沈玉瑤腦子有一瞬間的空白。

她推了推慕辭,沒推動。又加大力氣推了推,依舊紋絲不動,慕辭反而抱得更緊了。

慕辭低沉的聲音從她的頭頂傳來:

「師尊別動,讓我好好抱一下,一下就好。」

沈玉瑤聽了他那乞求的聲音,反駁的話到嘴邊卻也說不出來了。

罷了,早晚都是要知道的。

慕辭緊緊地抱著她,似乎是想將她融自己的骨血中一般。

聞著沈玉瑤身上的冷香,他才感覺自己終於活過來了。

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麼,一手抓著沈玉瑤,一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沈玉瑤都被他這操作給驚呆了:難道這孩子在這八年來生出了第二人格?還是有自虐傾向?

慕辭感覺到了臉上的痛,他竟還興奮了起來。再次抱緊沈玉瑤,口中喃哺道:

「有痛感,這是真的!是真的,師尊回來了……」

他害怕,怕這只是一場夢,怕夢醒后,他的師尊又會丟下他消失不見。

沈玉瑤聽著他的話,心頭一陣酸澀。她以為都已經過了八年了,慕辭也許早就放下了,卻沒想到……

唉!

沈玉瑤抬手輕拍他的背,同時安慰道:

「是,為師回來了,這不是夢!」

慕辭一直抱著她不放,終於沈玉瑤耐不住性子了。

畢竟那些孩子還沒得救,連塔格木都逃走了,現在當務之急應該先辦正事兒啊!

「好了好了,先去救孩子,好不好?」

沈玉瑤帶著哄孩子的語氣說道,慕辭緩緩鬆開她。

「可以,但師尊可要答應我,這件事兒完了之後,我們要好好淡淡。」

沈玉瑤心想:不就是談話么,又沒有什麼!

她便一口應下了,她並沒有注意到慕辭眼中一閃而過的狡黠。

慕辭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頭頂,然後低了低頭,沈玉瑤則十分順手地揉了揉他的發頂。

嗯!還是熟悉的配方!

沈玉瑤一邊向前走一邊說道:

「行了,別磨嘰了,先找到到達下層暗室的機關。」

慕辭看著她的背影,寵溺一笑。

「知道了,師尊!」

找了許久也未找到機關,只找到了一處石壁輕薄的地方,慕辭舉起手中的誅邪劍,轉頭對沈玉瑤說道:

「師尊你退後些,讓我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承認

75.25%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