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紅衣不好看

第七十八章:紅衣不好看

「司…司師兄?」

沈玉瑤驚了一下,司宸似也反應過來自己的反應過激了,畢竟她現在是個女的。

抓着她的肩旁,輕聲說道:「回來就好!」

他本來是有很多話想問的,但此時看着她平安無事,卻又問不出口了。

沈玉瑤在心中幻想了無數個結果,卻沒想到司宸最後出口的卻是:

「此次回來,可要回玄天宗?」

沈玉瑤聞言頓了頓,最終還是開口道:

「司師兄對不起,我暫時還不能回去,我還有事要做呢!」

她還要尋找聖物,她還要尋找殺害父母的仇人,她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見狀,司宸也不逼她回去了:

「不管怎樣,你永遠是我玄天宗的玉仙峰峰主,永遠是我們的師弟...嗯,現在是師妹了。

你記着,若是在外面受了欺負,就回來找我們,玄天宗的大門遠永會為你敞開,我們四人永遠都是你的靠山!」

司宸這話說得無比誠懇、鄭重,沈玉瑤心中一股暖流涌過,她輕笑道:

「司師兄我知道了,放心,我若是受了委屈,我肯定會第一時間就回來找你們幫我出氣的!」

他倆說這話慕辭可就不高興了,這將他置於何地呀,他的師尊還有他護著呢!

鳳微蘭不太清楚司宸與沈玉瑤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但她也沒有開口詢問。

駛着飛行舟來到一處平坦的地方停好,沈玉瑤他們也到了。

「既然師兄來了,那麼這些孩子就交給師兄了!」

司宸點頭,繼而問道:

「你這便要走了么?」

沈玉瑤有些抱歉的笑了下,回答:

「本以為要在這青城呆上一陣兒的,但是現在事情已了,我便不多呆了。」

「師尊都不留一下么?弟子,弟子很想念你」

一旁的沐清染終於走了上來,抓着沈玉瑤的衣服說道。沈玉瑤對她露出一個微笑來:

「現在的離別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相遇!

放心,為師會回來的!

為師不在時,莫要怠慢了修鍊,但有時也要多出去走走,你會發現很多你從未見過的美麗的東西。」

沐清染臉上寫滿了失落,但她也知道師尊定是要去做非常重要的事情,倒也不再阻攔了。

沈玉瑤轉頭對司宸說道:

「我此次回來之事還望各位師兄暫時莫要向外人提起。」

司宸倒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

「你放心,我們知曉的。」

「多謝!」

沈玉瑤對他微微行了一禮,復而看向鳳微蘭:

「微蘭,我們該走了!」

「知道了,小姐。」

風微蘭將飛行舟收好,跟在沈玉瑤身後。

慕辭:???

師尊她竟然沒有叫我!師尊她沒叫我!(好傷心)

但他還是非常自覺走上前去,與沈玉瑤並肩前行,只給眾人留下了三個漸行漸遠的身影。

司宸看着那身影,一句「珍重」隨着風消散在了空氣中。

當詩茵他們趕到的時候,沈玉瑤他們已經走了有一刻鐘了,詩茵聽了沐清染簡單的敘述后,心中懊悔不已:

早知道就賴上司師叔,讓他先帶自己來了!

走在路上的鳳微蘭只覺自己成了小姐說過的那種電燈泡,此時瓦數大得要炸了。

因為慕辭在脫離了眾人的視線后,便與沈玉瑤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現在乾脆抓上了她的衣袖。

沒辦法,本來是想牽手的,但是他怕師尊生氣,他怕師尊又不要自己了。

鳳微蘭覺得自己好多餘,唉!

想念柳長風的第一天!

「小姐,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鳳微蘭對沈玉瑤說道,還不等沈玉瑤回答,她便一溜煙兒就不見了蹤影。

慕辭見她終於走了,而自己也終於能與師尊過二人世界了,一時心中激動不已。

「師尊,這幾年過得可還好?」

「尚可,你……」

沈玉瑤卡殼了,她不知自己該說什麼,該問什麼。

問他過得好不好么?還是問他是否娶妻?亦或是其他?

慕辭似是看出了她的困窘,他十分自然的說道:

「那便好,師尊我跟你說,如今我的修為已經到達合體中期了,我還成了妖尊,你看我厲不厲害!」

他絲毫不提自己遇到的危險,以及生父帶給他的絕望。

「唯一不好的就是,這幾年師尊不在身邊……

不過沒事兒,如今師尊回來了,而我也有能力保護師尊了。」

沈玉瑤看着他風輕雲淡的樣子,心裏卻還是有些堵得慌,她知道一步一步走到妖尊這個位置該有多艱辛,背後不知流了多少血汗!

突然,慕辭換上了認真的表情,問道:

「師尊,師尊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是妖族人?」

聞言,沈玉瑤點了點頭,這沒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那師尊可會覺得妖族人都很殘暴,與人族不同?」

沈玉瑤睨了他一眼:

「有何不同?他們也都是爹生娘養的,都有自己的愛人,與人有何不同?

在我看來,人族有些人的心思,不比鬼族人的好上哪兒去。

每個人都不應該因為自己的種族而被孤立,我們也不應該一概而論。況且公道都在自己的心裏,又何須太過在意別人的看法呢!

有時侯若是太在意了,反而還會成為束縛自己的枷鎖。」

慕辭嘴角微微上揚,眼裏全是沈玉瑤的影子。

「我明白了、師尊!」

嗯?你又明白什麼了?

沈玉瑤心中暗暗想到。

「師尊接下來要去哪兒?」

沈玉強認真想了想,她記得有情報說玉髓珠可能在尚虛國,所以應該是要前往那裏。

「我們可能要去尚虛國。」

「尚虛國?」

尚虛國在落雲宗的管轄地內,慕辭雖不知師尊要去尚虛國幹什麼,但他也沒有多問。

管他呢,反正只要跟着師尊就行了。

然而下一刻沈玉瑤的聲音再次傳來,直接打斷了他的幻想。

「你呢就回去好好當你的妖尊,治理好你的妖族……」

沈玉瑤還未說完,慕辭便上前一步將她拉住,同時傳來他委屈的聲音。

「師尊這是又想丟下徒兒一人不管了?」

沈玉瑤開口解釋:「我……」

「師尊為何又不要我了?」

「是不是我哪裏做得不好?師尊你說,我一定會改的!」

「師尊你別走,別又丟下我一個人。」

「師尊,我會好好聽話的,我不會惹師尊生氣,也不會給師尊添麻煩的。」

「師尊……」

沈玉瑤看着眼前這個無比委屈的男人,眉毛忍不住跳了跳。

她看了一眼周圍,幸好沒有人,不然就尬尷了!

這孩子什麼時候變成小哭包了?

慕辭的話直接將自己堵得無話可說。

「咳咳,行了行了!」

慕辭並不買賬,繼續委屈。

「你這都成妖尊了,平時要的處理政務肯定很多,你沒時間一起去呀!」

慕辭反駁。

「族裏的事交給舞月狐就好了,反正他最近挺閑的。」

「這,你應該親自處理才好...」

慕辭又不樂意了。

「我看師尊就是想丟下我一個人,才找的這種借口。」

沈玉瑤無話可說,最後拗不過他,還是妥協了。

「那好吧,你便同我們一起去吧。」

「真的么?師尊真的不會再丟下我一人了?」

沈玉瑤認認真真的點了點頭:「是,為師不會再丟下你了!」

聞言,慕辭瞬間不委屈了,反而高高興興的抱着沈玉瑤的手。

「我就知道師尊是捨不得丟下我的,師尊最好了!我一會兒就將族中事務交接給舞月狐,明日我們便可以前往尚虛國了!」

沈玉搖看着他,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

呵,好快的變臉速度,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而還在山上清點人數,同時在那山洞中尋找殘卷的舞月狐忍不住打了兩個噴嚏。

「啊切~~啊切~~」

他使勁揉了揉發癢的鼻子,自言自語:「怎麼了,難道是哪位紅顏又想小爺我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等待他的將是無休止的勞作。

到了客棧,慕辭自覺的進了沈玉瑤的房間,他將鎖靈軸取了出來,交給沈玉瑤。

「師尊,如今我便將她交還於你吧!」

沈玉瑤將靈力注入鎖靈軸中,鎖靈軸里卻毫無動靜,慕辭看出了她的疑惑便開口說道:

「夢娘她自那次大戰後,原本就已元氣大傷,後來將我送到妖族,又受了傷。

所以自那以後,她便陷入了沉睡,從來都沒有再醒過了。」

沈玉瑤輕撫著捲軸,心中對夢娘感激無比:只是因為對她的一個承諾,夢娘便能做到這種地步,夢娘真是個重情重義的女子!

「無礙,我以後每日都以一定的時間用靈氣溫養她,相信過不了多久,她便可以醒來了。」

......

「尊上,在那洞裏的密室里,我們只找到了用童男童女心臟煉製邪丹的古籍,但是並未找到尊上所說的那份殘卷!」

舞月孤將手中的東西呈了上去,卻見慕辭壓根沒看他,反而不知是在想什麼。

「尊上,尊上?」

慕辭回過神來,語氣淡淡:

「知道了。」

反正現在師尊已經回來了,他找不找那殘卷都沒關係了。

突然,他看見舞月狐穿的那一身紅衣,頓時只覺無比刺眼,他十分嫌棄的開口道:

「你一個大男人穿什麼紅色的衣服呀!太難看了!趕緊換掉!」

舞月孤驚了。

「小辭辭不是吧!我以前都是這樣穿的呀,也沒見你說什麼呀,現在為什麼要換掉呢?」

「你穿紅色太難看了,辣眼睛!」

慕辭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舞月狐忽然想起來了今天的那位紅衣女子。

他又望向慕辭,心裏終於明白這是為什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紅衣不好看

77.23%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