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擰耳朵

第八十三章:擰耳朵

慕辭十分嫌惡的皺眉。

草率了,應該一劍直接將他給解決掉的,平白污了師尊的眼!

隨着意念,他幻化出的那把劍已經消失了。慕辭後退一步,直接抱住了沈玉瑤的腰,一個飛身便從人群上空躍了出來,離那人遠遠的。

眾人見了這一幕,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畢竟沒見過豬跑,還沒吃過豬肉么!

看這架勢,這位是位仙長錯不了了。

而那老婦人的現在也明白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便連滾帶爬的向兩人爬去。

慕辭再次後退一步,開口道:

「別過來,再過來我怕我忍不住會直接殺了你。」

那老婦人一聽,也不敢再往前了。

連忙停下來跪好,乾脆往地上「砰砰砰」的磕著頭,口中還道:

「我錯了,求仙長放過我吧!是小人被豬油蒙了心,才做下這等錯事。求求仙長饒過小人吧!」

此時的老婦人聲音無比宏亮,還露出了男人的喉結。

眾人一看,這分明就是一個男人嘛!原來是專門招搖撞騙,訛人錢財的呀!

「怎麼會有這種人呀!」

「就是,真是敗壞了我們尚虛國的風氣!」

「仙長,這種人絕對不能饒了他呀!」

「對,絕不能放過他。」

「.......」

此時他們倒是又將矛頭指向那男人了,沈玉瑤對此只想呵呵一聲。

不過無論何時他們都說得那麼的義正嚴辭,就像他們的話便是正義一樣。

而她只覺得有些可笑。

「不必理會,走吧!」

沈玉瑤最先開口,慕辭倒也沒反對,臉色沉沉的看了那男子一眼。

「知道了,師尊。」

他的手又重新牽上了沈玉瑤的衣袖,臉上也恢復了笑容。

然而,他的另一隻手卻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打了一個手勢,黑暗中一陣黑影閃過。

呵,敢欺負他的師尊,就要有受懲罰的覺悟。

只要是敢欺負師尊的,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哎,怎麼就走了?」

「都不管管的么?」

「真是……」

圍觀的人見他倆直接走了,心裏都很不解,但最後也只好各自散去了。

還跪在地上的那男人見兩人已走遠,眼裏閃過一絲惡毒。

他連忙爬起,也不管掉在地上的那些頭髮了,直接往一條廢棄的巷子裏衝去。

「呸,該死的!

以後別讓老子再遇見你們倆,不然老子定會將你們抽筋剝皮,將今日的恥辱都一一還回去不可!」

那男子進到巷子裏后,口裏罵罵咧咧,心裏已經想好千萬種折磨慕辭兩人的方法了。

突然,一陣妖風從他身邊刮過,他面前便憑空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那黑衣人的額角處有一條黑色的妖紋,雙眼冰冷無比,毫無溫度可言。

那男子心底一慌想轉身逃走,卻發現自己似是被定住了一般,動不了了。

那黑衣人將冰冷的手直接抓上了那男子的頭,男子眼裏只餘下驚恐,卻是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不過半盞茶的功夫,那男子便緩緩倒下了,臉上依舊是驚恐的表情。

他死了。

而那黑衣男子做完這一切后,便直接從那屍體上躍過,化作一陣青煙不見了。

下一刻,那男人的屍體也化作了一陣青煙,直接消散了,連骨頭衣服都未曾留下一星半點,就像是這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個人一樣。

沈玉瑤的興緻倒是絲毫都沒有被打擾到,兩人又在街上各處逛了許久。

沈玉瑤倒是沒買多少東西,但慕辭卻是一直都在買買買。

因為只要是沈玉瑤說好看,或者是多看了幾眼的東西,都被他一一給買下來了。如今他已經是妖尊了,自是不差錢的,加之買的東西都放進了納戒,他倒是沒有絲毫的負擔。

兩人也不知是怎麼逛的,竟逛著逛著就逛到了花街。

這一整條花街全是花樓,但現在是白天,人很少,也沒有接客的姑娘。

沈玉瑤看着那花樓,心裏有些糾結:要不晚上扮男裝來這裏瞧瞧?

畢竟自己從未去過花樓,而作為一個在現代生活過的人,對花樓還是挺好奇的。

慕辭看着沈玉瑤那糾結的樣子,便大概猜到她是在想啥了。

「師尊在想什麼?」

慕辭上前一步將沈玉瑤的視線擋住,沈玉瑤偏頭看了眼他身後的花樓,然後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為師在想,若是今晚太無聊了,為師要不要來找小姐姐談談心呢?」

「不,師尊你不想。」

果真被自己給猜中了,他趕緊出聲,阻止師尊這種危險的想法。

「師尊,裏面有什麼好玩的。裏面太吵鬧了,而且全是酒味、脂粉味,挺噁心的,所以師尊還是別去的好。」

沈玉瑤聞言眼睛一亮。

「真的?」

「真的。」

慕辭十分肯定。

沈玉瑤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臉上笑意更濃了,而慕辭被她笑得有些心慌。

下一刻,沈玉瑤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揪住了慕辭的耳朵,慕辭迅速彎起身子,以防自己太高會累到她的手。

「你知道的真清楚呀,嗯?」

「說,你以前是不是去過花樓呀?」

慕辭心下一驚,生怕被她誤會,便迅速開口:

「沒有!絕對沒有!」

沈玉瑤不相信:

「那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你莫不是騙我的吧?」

慕辭三指併攏舉向天上做發勢狀,說道:

「師尊你信我呀!那些都是舞月狐告訴我的。他平時就喜歡出入這種風月場所,所以全是他硬說給我聽的。」

沈玉瑤將信將疑,但她又想到了舞月狐那一身紅衣,無比風流的樣子。

嗯,不得不說確實挺像的!

慕辭見她要信了,便繼續開口:

「師尊你可要相信我呀,師尊你可見過我與除了師尊以外的女子接觸過?」

沈玉瑤認真想了想,搖頭:

「好像沒有。」

什麼叫「好像沒有」!是真的沒有啊!!!

慕辭心裏急呀!

沈玉瑤將他的耳朵放開:

「姑且就信了你吧。年輕人呀,還是潔身自好好一點!這樣不管是對你自己還是對你未來的妻子都好...」

「是,師尊,我知道的。」

說着,慕辭還十分貼心的幫沈玉瑤揉着她那有些發酸的手臂,沈玉瑤轉頭看向慕辭的那隻耳朵。

呃~

好吧!

都被她扭得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了。

哎?

沈玉瑤突然抓到了一個關鍵點:這麼多年以來,慕辭身邊似乎從未有過一個親近的女子,難道……

她不禁看向慕辭,慕辭後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師尊這是又想到什麼了?

好像還是關於他的,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是怎麼回事?

沈玉瑤看他的眼神越來越奇怪。

難道,難道是他不舉?

不可能,看他這樣子,應該是個正常的。

沈玉瑤在腦海中思索,又想到了自己男裝時慕辭對她的表白,頓時明白了一切。

自己那時是女兒身的事無人知曉,而他又向自己表白了心意。

原來慕辭竟有龍陽之好,是個斷袖!

沈玉瑤恍然大悟,一副「我全知道了」「我明白了」的樣子直接將慕辭又給整懵了,師尊這是又腦補到了什麼?

沈玉瑤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慕辭的肩膀,神情有些複雜。

她就說嘛,慕辭怎麼可能會喜歡自己,原來是因為自己扮男裝的原因啊,難怪,難怪呢。

沈玉瑤轉身向客棧方向走去,而慕辭還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

「阿辭,想什麼呢?走了!」

沈玉瑤的臉上又掛起了笑,她向慕辭招手。

「來了,師尊。」

慕辭向她跑了過去,兩人並肩而行。

在這一刻似乎有什麼東西變了,又似乎什麼都沒有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三章:擰耳朵

82.18%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