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都沒了~

第九十三章:都沒了~

次日一早沈玉瑤兩人便坐上了馬車,在李三的帶領下去了出現人面疫的土東家村,而風微蘭則留在了家裡。

越來越接近李家村,便可以聞到空氣中那預火燒三后的氣息。剛開始是一個不太大的黑點,待走遲之後入且的皆是焦土,以前無以靜密的村子瞬間化為了一片焦土,什麼都沒有留下,李三一個劍步跑下馬車,也不說話以奔到了一個地方,他重重的跪倒在那黑土上,淚水從眼睡里湧出。

他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終卻又什麼都沒說。當以他們對解數習,沈玉瑤知道,那是他的家,那裡有他的親人。

沈玉瑤和慕辭都沒有上前安慰,此時此刻一切的語言都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他們沒有經歷過別人經歷過的事,自是不能感同身受。

待李三哭夠了,他才顫著聲音說道:「多、娘,不秦子回來了!

「說完他直接磕了三個響頭,胡亂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他才紅著雙眼向兩人走來。李三此時臉上的淚水混合著地上的黑灰,像是一個鑽了灶航的小貓一樣;灰撲撲的。這個你們村裡的飲用水,吃食都是從何而來?」李三緩了緩情緒,回答道:「我們村裡吃的糧食都是自己家裡種的,家禽也是親自養的,但有時會到山裡去捕捕獵。而我們的飲用水則是旁邊的那條小河,我們世世代代都如此,從未出現過問題,

「沈玉瑤沿著本三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發現了那條小河,那朵小河僅有三四米寬,水也似乎不是很深,它的源頭應該是兩座山的中間,而很快就浸進了地底里,所以這條小河只伏著這一個村子的用水。沈玉瑤緩步來到河邊,她剛想上前卻被慕辭攔住了。

「師尊莫去,小心濕了鞋沫。」沈玉瑤回頭看向他;心裡暗道怎麼自從她們兩人相認后,阿辭都有些一驚一下的!

她又不是瓷娃娃,又不會一不小心就碎掉,他怎麼總是一直很擔心的樣子呢?

自己真的有這麼弱嗎?而沈玉瑤自是不知慕辭內心的恐懼,他怕她會一下子又消失了。

「不必擔心,為師有合體大圓滿的修為,這點水不會濕了鞋襪的。還有就會為師站了上去,也不會掉進水裡的,放心!」說完她又加了一句:「笨!」慕辭被說自己

「我,他倒也不氣反而還有些委屈。

「師尊凶~」沈玉瑤無奈的暗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小委屈包又來了,唉~扛不住啊!」

「為師錯了!」說著她便走到河邊,蹲了下來,看著那清澈見底的湖水,又用手遙了一些水湊邁鼻失聞了聞。

師尊好履行啊,竟然就不理自己了。既然山不過來,我就過去!慕辭走到沈玉瑤身邊蹲下,用撥了撥河水。

他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這水,有問題。」聞言沈玉瑤點了點頭。

「李三,過來一下」

「小姐有何吻啊?」李三的雙眼依舊通紅無比,臉上也儘是憂傷。

「這條河以前可有魚蟲下?」李三仔組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小姐,這條河太小子,而且源頭離盡頭很邁,所以從未有過魚。但是蝦還是有的,多的時候村裡的小孩子還喜歡捉來吃呢,」說著他便伸頭往河中一看,不禁有些疑惑:「噴?這個李節雖說法不不是最多的時候,可是為什麼一隻都見不到了呢?」他以為是自己運氣不好,看不著,便又往下遊走去,邊走邊看。

不是很深,它的源頭應該是兩座山的中間,而很快就浸進了地底里,所以這條小河只伏著這一個村子的用水。

沈玉瑤緩步來到河邊,她剛想上前卻被慕辭攔住了。

「師尊莫去,小心濕了鞋沫。」沈玉瑤回頭看向他;心裡暗道怎麼自從她們兩人相認后,阿辭都有些一驚一下的!

她又不是瓷娃娃,又不會一不小心就碎掉,他怎麼總是一直很擔心的樣子呢?

自己真的有這麼弱嗎?而沈玉瑤自是不知慕辭內心的恐懼,他怕她會一下子又消失了。

「不必擔心,為師有合體大圓滿的修為,這點水不會濕了鞋襪的。還有就會為師站了上去,也不會掉進水裡的,放心!」說完她又加了一句:「笨!」慕辭被說自己

「我,他倒也不氣反而還有些委屈。

「師尊凶~」沈玉瑤無奈的暗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小委屈包又來了,唉~扛不住啊!」

「為師錯了!」說著她便走到河邊,蹲了下來,看著那清澈見底的湖水,又用手遙了一些水湊邁鼻失聞了聞。

師尊好履行啊,竟然就不理自己了。既然山不過來,我就過去!慕辭走到沈玉瑤身邊蹲下,用撥了撥河水。

他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這水,有問題。」聞言沈玉瑤點了點頭。

「李三,過來一下」

「小姐有何吻啊?」李三的雙眼依舊通紅無比,臉上也儘是憂傷。

「這條河以前可有魚蟲下?」李三仔組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小姐,這條河太小子,而且源頭離盡頭很邁,所以從未有過魚。但是蝦還是有的,多的時候村裡的小孩子還喜歡捉來吃呢,」說著他便伸頭往河中一看,不禁有些疑惑:「噴?這個李節雖說法不不是最多的時候,可是為什麼一隻都見不到了呢?」他以為是自己運氣不好,看不著,便又往下遊走去,邊走邊看。

不是很深,它的源頭應該是兩座山的中間,而很快就浸進了地底里,所以這條小河只伏著這一個村子的用水。

沈玉瑤緩步來到河邊,她剛想上前卻被慕辭攔住了。

「師尊莫去,小心濕了鞋沫。」沈玉瑤回頭看向他;心裡暗道怎麼自從她們兩人相認后,阿辭都有些一驚一下的!

她又不是瓷娃娃,又不會一不小心就碎掉,他怎麼總是一直很擔心的樣子呢?

自己真的有這麼弱嗎?而沈玉瑤自是不知慕辭內心的恐懼,他怕她會一下子又消失了。

「不必擔心,為師有合體大圓滿的修為,這點水不會濕了鞋襪的。還有就會為師站了上去,也不會掉進水裡的,放心!」說完她又加了一句:「笨!」慕辭被說自己

「我,他倒也不氣反而還有些委屈。

「師尊凶~」沈玉瑤無奈的暗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小委屈包又來了,唉~扛不住啊!」

「為師錯了!」說著她便走到河邊,蹲了下來,看著那清澈見底的湖水,又用手遙了一些水湊邁鼻失聞了聞。

師尊好履行啊,竟然就不理自己了。既然山不過來,我就過去!慕辭走到沈玉瑤身邊蹲下,用撥了撥河水。

他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這水,有問題。」聞言沈玉瑤點了點頭。

「李三,過來一下」

「小姐有何吻啊?」李三的雙眼依舊通紅無比,臉上也儘是憂傷。

「這條河以前可有魚蟲下?」李三仔組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小姐,這條河太小子,而且源頭離盡頭很邁,所以從未有過魚。但是蝦還是有的,多的時候村裡的小孩子還喜歡捉來吃呢,」說著他便伸頭往河中一看,不禁有些疑惑:「噴?這個李節雖說法不不是最多的時候,可是為什麼一隻都見不到了呢?」他以為是自己運氣不好,看不著,便又往下遊走去,邊走邊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三章:都沒了~

87.74%
目錄
共10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