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你敢

015:你敢

蘇煙沒給傅長暮回消息,她直接收起手機,跟劉見佳說:「你送我回去。」

到家之後,劉見佳想留下來給蘇煙做頓飯,蘇煙拒絕了,讓她先走。

劉見佳走後,蘇煙換了一套運動服,戴了鴨舌帽、口罩和墨鏡,拿了車鑰匙走出了別墅。

剛出門,蘇煙的手機就響了。

傅長暮大約是發完簡訊之後等不及了,又來了電話。

蘇煙直接按掉,加快步伐上了車。

剛上車,傅長暮的簡訊又來了:【惹我生氣對你沒好處,一個小時,我等你。】

還是熟悉的威脅,蘇煙看得牙痒痒,她擰了車鑰匙,朝著傅長暮住的酒店開了過去。

來到房間門口,蘇煙還沒來得及抬手敲門,傅長暮已經先一步將門打開了。

傅長暮穿著一身藏藍色的居家服站在門口,笑得和煦:「門口有監控,我等你很久了。」

客觀說,傅長暮笑起來很好看,他長了一張謙謙君子的臉,他若是有心對誰溫柔,那人怕是完全抵抗不了的。

曾經的蘇煙,就是被他的溫柔蠱惑了——但現在,她已經認清楚了他的真面目。

蘇煙走進來房間,傅長暮攬著她的肩膀帶著她坐到了沙發前,順手摘下了她頭頂的鴨舌帽。

「這麼怕被拍?」他問。

蘇煙想起來角色被換掉的事兒,瞬間不耐煩,她拍開傅長暮的手:「你到底想怎麼樣?」

傅長暮倒也不生氣,「不是說過了嗎,叫你過來吃餛飩。」

蘇煙:「你覺得我還是二十歲?」

二十歲時,她在他編織的溫柔網裡無處可逃,他說什麼她就信什麼,現在想想真是諷刺。

傅長暮自然聽懂了她的弦外之音,他突然笑了起來,捏住她的下巴,「怨氣這麼大?要不要回到我身邊,我好好補償你。」

「滾。」蘇煙毫不留情地拒絕。

傅長暮呵了一聲,鬆開她的下巴:「還在想著他是嗎,好,那我去派人找他,好讓你徹底死心!」

「傅長暮你敢!?」蘇煙聽到他這麼說,腦海中立馬閃過了靳越朔滿頭是血倒在血泊里的畫面。

她情緒激動,直接拿起了茶几上的玻璃杯,「你要是敢動他,我跟你同歸於盡。」

蘇煙的性子一直很烈,這點傅長暮比誰都清楚。

可是,她越烈,傅長暮就越喜歡。

傅長暮寵溺地看她一眼,嘴唇微微動了動:「你還是那麼愛他,隨便一句話就要為了他跟我拚命。」

蘇煙抿著嘴唇不說話,她必須跟傅長暮拚命——

如果靳越朔沒有在海城出現,她或許不會這麼激動。

但靳越朔現在就在海城,傅長暮在海城朋友不少。

如果傅長暮查到了靳越朔就是當年那個人,肯定不會手下留情。

當初他已經出過一次意外了,她不能再眼睜睜看他再經歷一次當年的事情。

傅長暮瞧了一眼蘇煙手裡的杯子,笑著說:「你這些年倒是對他念念不忘,他呢?當初你在他差點喪命的時候打掉他的孩子甩了他,你覺得他還會喜歡你嗎?」

「說不定他早就結婚生子了。」傅長暮殘忍地提醒著蘇煙。

他這樣一說,蘇煙立即想到了昨天看到的那個靠在靳越朔懷裡撒嬌的小姑娘——

蘇煙抓緊了玻璃杯,半晌后才說:「你換掉我角色的事兒我可以不計較,下個月我跟你回鎏城,你不要找他的麻煩。」

蘇鈺的後半句話,傅長暮很滿意。

但是前半句話……

傅長暮皺眉:「什麼換掉你角色?」

蘇煙只當他是在裝,她冷笑了一聲,「不用裝了。」

傅長暮:「把話說清楚。

蘇煙:「《破曉》原定的女主角是我,現在公司要換人了,不是你的傑作嗎。」

傅長暮:「……」

蘇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傅長暮聽明白蘇煙的意思了——

「你今天這麼聽話過來,是因為想問我這個事兒?」

蘇煙沒說話,但看錶情是默認了。

傅長暮湊上去揉了揉她的頭髮,「我說不是我做的,你信嗎?」

蘇煙看著傅長暮的眼睛,情緒沒什麼波瀾:「不是你能是誰。」

傅長暮笑笑:「說不定你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呢?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好脾氣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015:你敢

25.86%
目錄
共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