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媽媽

025:媽媽

蘇煙被傅長暮帶離了酒店,走得匆忙,只來得及在微信群里跟節目組的人打招呼。

蘇煙跟節目組這邊說臨時有點兒工作要走,節目組也沒懷孕,畢竟她紅,忙是正常的。

傅長暮的司機在酒店地庫等著他們,傅長暮一路攬著蘇煙的腰走了出來,將行李箱交給了司機。

司機去後面放行李箱,傅長暮很紳士地給蘇煙開了車門。

蘇煙理了理衣服,坐了上去。

路上蘇煙沒說話,跟著傅長暮離開酒店的時候她就知道了,接下來這幾天的事兒估計都不是她說了算。

到了機場,登機手續之類的也都是傅長暮辦的,辦好以後,兩人便來到了貴賓休息室。

傅長暮去拿了甜品和杏仁奶過來,擺在了蘇煙手邊,蘇煙沒動。

傅長暮:「怎麼不吃?」

蘇煙:「吃了會胖。」

傅長暮:「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吃甜品。」

蘇煙:「現在不喜歡了。」

傅長暮哪裡會看不出來蘇煙是故意跟他作對的,他不跟她費口舌了,直接坐到了她身邊親自喂她。

蘇煙被傅長暮脅迫著吃了一塊兒黑森林,喝完了一盒杏仁奶。

傅長暮說得沒錯,她喜歡吃甜點,尤其是蛋糕。早年間她還會偷偷吃一些,但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她就徹底不碰了。

這是這麼多年第一次吃,說實話,吃完之後感覺還不錯。

太久沒攝入糖分,吃了甜品之後,血糖飆升,飛往鎏城的航班上,蘇煙睡了一路。

抵達鎏城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鎏城和海城距離不遠,都是南方城市,氣候環境都差不多。

鎏城的機場人很多,蘇煙出來的時候忘記戴口罩和墨鏡了,只能用身上運動服的帽子蓋上來勉強遮一遮。好在,她落地的這個時間沒什麼明星航班,接機的粉絲少,她和傅長暮兩個人順利來到了停車場。

來到車前停下來,蘇煙鬆了一口氣。

傅長暮看到她這樣子,順手拽下她的帽子,替她理了理頭髮,「跟我在一起,有那麼見不得人?」

蘇煙沒正面回答,只是說:「被拍了會很麻煩。」

………

上了車,蘇煙依然和傅長暮坐在後排,司機很快發動了車子。

路上,傅長暮隨口問蘇煙:「我生日,想吃什麼味道的蛋糕?」

蘇煙興趣缺缺:「你生日,問我幹什麼。」

傅長暮:「蛋糕是買來哄你的。」

蘇煙:「我不是孩子,犯不著。」

助理在前排開著車,聽見蘇煙這麼不給面子地懟傅長暮,心裡頭還有點兒緊張。

傅長暮是只笑面虎,真發起脾氣來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但他對蘇煙,是真的縱容,被這樣駁了面子都不曾有丁點兒脾氣。

………

過了一個小時,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口,蘇煙往外看了一眼,沒有下車的打算:「我住酒店。」

傅長暮直接打開車門將她拽了下來,助理跟在後排,拖著行李箱跟上去。

蘇煙本身瘦弱,沒什麼力氣,被傅長暮拖著,根本無從反抗。

進了門之後,傅長暮終於鬆開了她,蘇煙看向他,正準備跟他談條件,突然就看到一道粉嫩嫩的身影竄了出來。

「爸爸,你回來啦!」

是小女孩的聲音,奶奶的,甜甜的。

蘇煙定睛一看,就瞧見了一個扎著雙馬尾、穿著粉色裙子的小姑娘。

小姑娘看起來三四歲的樣子,臉蛋兒圓乎乎的,眼睛也圓乎乎的,嘴唇粉嫩,可愛極了。

蘇煙看到傅長暮彎腰將那小姑娘抱了起來,他抱孩子的動作很熟練,應該是平時經常做。

蘇煙這才想起來那天晚上在酒店聽見的那個電話——

傅長暮當時應該就是在跟這個孩子通電話。

但……孩子的母親呢?

蘇煙正這麼想著,小姑娘突然激動地喊她:「媽媽,你終於來找瞳瞳了。」

蘇煙被這個稱呼弄得蹙眉,「我不是你媽媽。」

瞳瞳:「你就是我媽媽,爸爸說了你是媽媽。」

跟孩子講道理沒用,蘇煙轉頭看向了傅長暮:「你又發什麼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025:媽媽

43.1%
目錄
共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