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夢當年

005:夢當年

蘇煙這一夜裏都沒有睡好,斷斷續續夢着當年的事情。

她夢見了她跟靳越朔的初遇,山體滑坡,她被困在山洞裏奄奄一息,外面是瓢潑大雨,伴隨着山體塌方的聲音。

那應該是她一生中最接近死亡時候。

她以為自己要死了,後來不省人事,再睜眼的時候,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靳越朔。

蘇煙還夢見了他們熱戀期的不少事兒。

可惜就算是夢也是逃不開結局的,蘇煙驚醒的時候,又是一臉的淚。

蘇煙爬起來去照了鏡子,看着自己的黑眼圈,嘆息。

今天下午化妝又得多打幾層粉了。

**

蘇煙沒睡好,靳越朔也沒比她好到哪裏去,他也是成宿成宿地做夢,醒來的時候,喉嚨乾燥,憋屈得不行。

靳越朔六點鐘就爬起來換上運動服出去跑了二十公里,跑完之後大汗淋漓,T恤都濕透了。

再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八點半了。

靳越朔洗了個澡,沖了一杯咖啡,拿着手機打開微博搜起了蘇煙的動態。

靳越朔是不玩微博的,昨天才下載。

沒想到,都不用搜,蘇煙的名字已經掛在熱搜上了——很簡單,昨天晚上邵治禮送蘇煙上車的時候被拍了。

不僅有照片,還有動圖和視頻。

因為兩個人舉止親密,媒體直接蓋章了戀情,用的形容是「因戲生情」。

靳越朔看到評論區里的人誇獎這兩人如何如何般配的言論,直接關了微博。

**

蘇煙是被劉見佳電話通知之後,才知道她跟邵治禮被拍了。

蘇煙沒想到狗仔能囂張到這個地步,劇組的慶功宴都不放過。

蘇煙打開微博看到了照片,無非就是一些斷章取義故意找角度拍好了的。

她跟邵治禮正常說話,被解讀成了「耳鬢廝磨」,她喝醉了,邵治禮怕她摔倒扶着她,被解讀成了「當眾親熱」。

蘇煙冷笑一聲,還好她在這個圈子呆得久了,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遇到。

劉見佳發來微信問蘇煙:【要回應嗎?】

蘇煙正想回復一句「發聲明吧」,突然注意到了一張照片。

她目光一變,將照片放大了好幾倍,雖然很模糊,但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個人。

靳越朔——

這張照片是邵治禮扶着她往保姆車那邊走的,從照片上來看,靳越朔就一直站在那裏看着。

蘇煙盯着照片看了會兒,然後退出微博,給劉見佳回復:【不用回應。】

劉見佳:【也行,反正這種新聞大家也就看個熱鬧。對了,你記得別吃東西啊,禮服有點兒緊。】

女明星為了出席活動保持良好狀態,空腹幾天不吃東西是常有的事兒,蘇煙早就習慣了。

不過,昨天喝了酒,今天是真的餓。

不能吃東西,蘇煙只能吃幾塊兒奶糖防止低血糖。

下午蘇煙被劉見佳接去做了造型,禮服果然是很修身,黑色的,帶着亮片,特別顯腰身。

蘇煙已經很瘦了,但穿上這件禮服還是不太敢用力呼吸。

攝影師拍照的時候一直在吹彩虹屁,蘇煙笑笑就算過去了。

快七點的時候,蘇煙來到了宴會廳的紅毯處簽了到,媒體長槍短炮對準她,快門聲和閃光燈不斷。

蘇煙早就習慣了,她站在原地,微笑,拍完照之後提着裙擺離開。

靳越朔走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蘇煙轉身的那一瞬間。

她今天的頭髮做了大波浪,側面看不清楚她的妝容,只能看到她塗了口紅的唇。

然後靳越朔又看到了她身上的禮服。

今天這一件,比昨天晚上穿的那件更顯身材,她的腰,彷彿一掐就能斷了。

靳越朔看着她的腰,聽到周圍的粉絲和記者稱讚她的時候,靳越朔笑了。

這群人大概也想不到,這細腰的主人,當初是懷過孕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005:夢當年

8.62%
目錄
共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