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你……是1隻腦靈?

第一百零六章 你……是1隻腦靈?

李閱雖然被刺中,但卻沒有死。

甚至可以說……毫無感覺。

骨劍在刺透李閱的頭骨以後插入了腦靈本體,但卻像是一個虛無的器官穿過另一個器官——骨劍就那麼突兀地與腦子合為一體,並沒有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李閱驚駭到無以復加,甚至有些懷疑是這個世界出了錯誤——然後才想起來,在骨劍成為了感應物后,就無法對本體造成殺傷了。

那可救了命了……

或許……這也是布迪博格把所有死人融合在身體里,卻還依舊可以行動自如的原因?

李閱一瞬間想了很多,卻沒有過度糾結——頭被骨劍的慣性插落在地,李閱的骨架卻是張開雙臂抱向了布迪博格,右拳也化作岩漿,順著布迪博格的意念空檔,直擊腦靈之主本體!

「果然是引誘!有破綻!」影影恨不得拍案叫絕,「我也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腦靈之主或許就要死了……就是現在!」

影影在骨灰下瞬間移動,奔向了布迪博格的影子。

【靈魂不在頭骨嗎……刺偏了嗎……你到底怎麼樣……才肯死……】

布迪博格明明感知到骨劍刺中了什麼,卻沒有造成傷害,心底更加驚訝——時至此刻,他依舊不知道敵人是一隻腦靈,一隻將骨劍練成了感應物的腦靈。

隨後,布迪博格便看到沒了頭骨的骷髏抱向自己,岩漿也從意念的通道空隙湧入,直襲那布滿銀鱗與魔甲的本體。

岩洞的溫度驟然提高了幾度,布迪博格凝固那半徑一丈的有限意念,一剎牢牢將骨骼、岩漿與骨灰完全包裹!

【我必將你……捏成粉碎……】

布迪博格的意念唯獨漏過了掉在地上的頭骨,意念的壓力順勢爆發,骨骼化為齏粉,岩漿寸寸凝固爆起飛灰。

「喜歡捏?夠你捏的!」李閱明顯查知到布迪博格的意念又有所消耗,急忙釋出剩餘的全部自愈之骨,再在滿天飄飛的骨灰中造一道骨河!

【到底……哪個是本體……】

布迪博格像是在與一個看不見的敵人作戰,此刻的他甚至懷疑斯科爾瑞克是一個沒有實體的冤魂——不然為什麼都碎成這個樣子了,還沒有破壞掉靈魂寄宿處?

戰鬥至此,雖然布迪博格有些慌亂,但實際上李閱還完全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但是當影影融入了布迪博格的影子,這位腦靈之主瞬間頭皮發麻,感知到了死亡的威脅。

「嘎嘎……」遍佈於布迪博格全身的銀鱗與魔甲像是脆弱的紙張一樣泛起褶皺,層層延展著擠壓起了腦靈之主的本體。

而影影此刻也十分緊張——殺了嗎?可以嗎?腦靈之主就要這樣被自己扭死了嗎?

【影子惡魔……怎麼會有影子惡魔……某些大人物……想要我死嗎……】

布迪博格已經顧不得那麼多,將包裹於全身的意念猛力下壓,竟然將自己的影子完全控制住了!?

彷彿發生了錯位,無論影影如何發力,地上布迪博格的影子都是那樣凝固著動彈不得,不碎也不扁,時間就像是凝固了。

而就在布迪博格與影影拉扯之間,李閱把握到戰機,再度勾勒骨河湧向半空中的遍身銀鱗與魔甲的深褐色腦靈,希冀能有走運的魔狼之牙劃破他的皮膚……

【只有你們有幫手嗎……即便丟棄我的寶藏……我也要活下去……】

李閱無法讀懂布迪博格的念頭,卻赫然發現原本被融入到他身體里的「奴隸主」與其他幾個死屍都撐起了身體,

從那深褐色的腦溝中竄了出來!

三隻惡犬當先狂吼,早不復當初腦殼綻裂的樣子,博德科利看起來傷勢也不是很重,只是上下身體被帕拉丁的魔劍切斷,戰鬥力基本上還保持完好。

一眾死屍傀儡迎上李閱的骨河,三兩下便將其劈得只剩下涓涓細流,就算有還有零星的骨頭淋到了布迪博格身上,也都無法破開銀鱗造成「流血」。

但李閱依舊沒有放棄出手的機會——意念障壁不再,此刻是使用凋零之刺的最好機會,也是唯一機會。

李閱只希望銀鱗和布迪博格已經融合為一個整體,刺透銀鱗的時候也能給他造成致命傷。

李閱奮身一躍,在零落的散骨與骨灰的包裹下,頭骨頂著骨劍疾奔布迪博格;在感應物級別的速度下,博德科利來不及回援,唯有三隻惡犬反應了過來,撕咬上了李閱的頭骨。

感受著森寒的獠牙刺破自愈之骨,抵住了裝訂線,李閱努力用意念支撐著顱內,務求先行擊中布迪博格……

【極度危險……所以骷髏的本體還是他的頭顱……逼退!】

布迪博格彷彿終於找到了突破口,此時也來不及去想為什麼骨劍又從頭骨里完好無缺地探出來,只想躲開那繚繞著死氣的劍尖!

「轟!」布迪博格的意念瞬間散溢,於周遭完全擴散,霎時間侵入了土石、骨灰以及李閱本體!

「逃……」李閱不明所以地生出這樣一個念頭,接著便發現自己主動放棄了使到一半的「凋零之刺」,頭骨急速後退。

附念!布迪博格的意念為周遭所有的物事附著了一層「逃亡」的念頭,霎時間岩洞的地面開裂,骨灰與骨河皆是向外擴散,完全不受李閱控制。

「咔咔咔……」李閱頭骨崩開,甚至連骨劍也現出了裂痕。

骨劍也要逃?

地上的影子像是被強行扯斷了一般四分五裂,就連布迪博格原本的影子也離開了丈許的範圍內,逃去了岩洞的牆壁邊緣,地上被扯得整個白了一塊。

都在「逃」。

至此,布迪博格周遭的丈許之地重新空了下來,博德科利等屍體都成了屍塊散落在地,但依舊保持著包圍之勢;李閱的頭骨與裝訂線都被扯爛,此刻又變成了光禿禿的一個腦靈,骨劍都差點在剛剛的一道「附念」下自行崩碎。

即便受傷瀕死,布迪博格也有這種程度的力量嗎……

李閱默默給自己打氣,思索如何將「凋零之刺」刺到布迪博格身上——異界惡魔的召喚由於「反逆」而被暫時終止,此刻那處析出的魔力頗為紊亂,李閱也猜不透片刻之後……會不會有更可怕的東西跑出來。

至於影影則是不知所蹤,但李閱注意到了剛才它的配合,猜想再有好機會的話,影影應該還是會想辦法「扭殺」布迪博格一記的。

問題就是如何「刺中」腦靈之主——有「反逆」的狀態在,李閱驀然發現自己如何計劃都是徒勞,似乎陷入了絕境?

這廂李閱正在腦補戰術,那廂布迪博格緩緩回氣,重新又有意念凝固在身,只不過比剛才少了一大半,此刻只剩下半米左右的安全距離。

而布迪博格看到裂開的頭骨下那光禿禿的腦子,猛然整個身軀劇烈膨脹,腦筋爆起,就像是看到了世間最可憎的東西。

「你……是一隻腦靈?」布迪博格傳來的念頭啞然而又無比憤懣,「你不是斯科爾瑞克……而是一隻腦靈?」

「一隻我藏書庫的腦靈……我低賤的奴僕……偽裝惡魔之子……拆了我的家,破壞了我的想象,還把我逼成了這副模樣?」布迪博格渾身顫抖,甚至有體液從空蕩蕩的腦管中崩落。

「早知如此……我何須怕你?」布迪博格身軀一震,釋放著高位腦靈的威壓,釋放著腦靈之主的權柄。

【惡意+4444】

布迪博格動動念,便直接將李閱本體扯向了他——在腦靈之主面前,對李閱最危險的,其實是暴露「腦靈」的身份。

「成為我的養分吧,彌補我的損失吧,你這卑微的奴僕。」

李閱甚至生不出一絲以「布迪博格」為對象的念頭,身軀被拉扯得筆直向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你……是1隻腦靈?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