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吃腦補腦

第一百零八章 吃腦補腦

李閱一晃,強撐著精疲力盡的軀體游移到了布迪博格的屍體旁,撿材料。

且不說藏書庫失去了主人,解放了無數魔力;也不說李閱移走了頭頂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從此自由自在,單說腦靈之主能提供什麼「材料」,就叫李閱無比期待。

斯科爾瑞克掉了「自愈之骨」,書魔掉了「裝訂線」,芬利掉了「魔狼之牙」,波什掉了「熔岩右手」……每一樣都成為了李閱的身體部件,並且實實在在地轉換成了戰力。

再多一樣布迪博格的「材料」,腦靈之主的材料,或許能引發質變?

講道理,腦靈掉落的材料,應該對腦靈的幫助更大吧?

懷揣著無限希冀,李閱將屍體旁升起的光球收入惡魔圖鑑,無視了身邊正無限感慨的影影,仔細研究其功效。

【材料「腦靈腦垂體」,請確認】

李閱皺著腦溝感知著「腦靈腦垂體」的作用,越想越覺得迷糊——「腦靈腦垂體」是強大腦靈死亡后才會析出的材料,除了惡魔圖鑑可以直接將其析出以外,人類也鑽研出了不少獲取方法,而本身這種材料,就是魔法師們最愛。

「腦靈腦垂體」能有效增強服食者的感應能力、激素水平和生長能力,不僅僅可以用於魔法師的魔葯,甚至可以用於騎士、獵手和盜賊等等,非常有助於個體的後續發展。

綜合來講就是十全大補,本身也是貴族們最愛的標配魔藥材料之一——服食之後能有效帶動身體發育和感應能力,無論未來想成為哪種類型的勇者、獲取任何特殊能力,都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可是這玩意……對於腦靈有什麼用?

也可以增強感應力和身體發育嗎?沒有身體怎麼辦?

這算什麼,吃腦補腦?

可問題是……怎麼吃呢?

李閱心裡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單純試了試把它掛在大腦後面,結果發現並沒有任何作用。

或者……需要用意念「浸泡」了之後,強行融合?

李閱隱約有了一點想法,呆立原地用力分析。

而影影終於呆不住了,巨大的淡字幾乎鋪滿了整個岩洞:「你!是!腦!靈!」

「之主了嗎!」

……

「居然被他成功了……」門托的指尖多了處焦痕,而手邊那張「反逆」的卡牌被完全燒爛,只依稀看得到牌面黢黑,有一隻長相扭曲的蠕蟲。

「打敗了『反逆』嗎……」門托舔掉了指尖的焦痕,若有所思的樣子,「要麼……就送給他?還是再等等?」

門托的指尖在「反逆」那張卡牌上游移,倏然將其扣起。

「反逆」效果終止。

李閱注意到了,沒有在意——此刻的他正在與影影交頭接影。

「我不是腦靈之主,也不會是腦靈之主,我只是一隻普普通通的腦靈。」李閱糾正影影的用詞——布迪博格死後,除了爆發大量魔力和一個「腦靈腦垂體」以外,並沒有其他的能夠象徵「權柄」之類的東西析出,李閱感知自身,沒發現個體有什麼其他的變化,也就確定了自己還沒有執掌藏書庫、執掌腦靈的權柄。

「你們腦靈都這麼強的嗎?可昨天死在混沌之門裡的都很弱。」影影擺動身體,「內特媚兒只一個媚眼帶他們『入夢』,他們就全被控制住了……」

「她哪有那麼大的魅力……」影子顫顫巍巍的,像是在小聲嘟囔。

「說不定在外面,她一個媚眼,

我也會死。」李閱還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收了人頭的幾位中,只有魔狼芬利和書魔是正面強殺,並且帶一點偷襲成分;剩下的布迪博格和波什三魔都只能算是補刀,抓住了他們最脆弱的機會罷了。

這也讓李閱對惡魔之間的戰鬥有了更深的理解——敢打敢拼雖然重要,但最核心的,還是要找准對手以及出手時機。

像內特媚兒這種,李閱只能想到先獻祭一個美男給她,然後趁他們在夢裡覆雨翻雲的時候突施偷襲,或許會有一點勝算……

等一下,為什麼要規劃如何擊殺內特媚兒?

上癮了?

李閱決定需要好好控制野心,可不能太膨脹——布迪博格與波什一夥都是必須要除掉的絆腳石,接下來終於可以在藏書庫好好生活,蒙頭髮展了。

可藏書庫的權柄怎麼辦?歐基布基那邊怎麼辦?沒個權柄之主照拂,藏書庫活得下來嗎?

會不會像影影說的那樣……引發戰爭?

李閱的思緒紛亂如麻——第一次,李閱發覺贏了之後的爛攤子好像更難收拾……

動手之前,李閱只知道如果腦靈之主健在的話,自己就沒有未來;可真沒了腦靈之主,未來好像更加晦澀難明了?

換句話說,當初又是何等絕望?

是那種無暇去思考明天的絕望。

但事情還要一件一件解決。

時不我待,只能向前。

李閱強行鎮定了下來,捋了捋問題,盤算起了接下來要做的。

首先就是改善藏書庫的環境——有那本《致命機關》和自愈之骨在,李閱覺得只要爭取一些時間,就能借用米尼米妮們的巧手,把藏書庫打造成一座堡壘,變成自己的主場。

而每日復活的腦靈也一樣可以成為助力——掌握了腦靈「晉級學」的李閱,無疑是他們最好的老師。

當然了,前提是有控制腦靈們的辦法。

剩下的……米尼米妮們的飲食、訓練也都要跟上,同步自己還可以在封閉戰訓中「汲取」更多知識,消化更多現有的知識,充分地了解這個世界,以便尋找出路。

然後,就是最急切的那個問題——殺掉了布迪博格……後面的殺戮杯誰去參加?

戰鬥的收尾也一樣麻煩,甚至麻煩過「戰鬥」本身。

布迪博格還有三場戰鬥才算償還了債務,假如缺席的話,會不會有嚴重的後果?是否會成為引發戰爭的導火索?

只能寄希望於布迪博格的復活了……

最好能再在藏書庫上層找點好東西,快速提升自己……

咦?藏書庫上層不是有不少「禁書」么?去哪裡了?

難道都被「煉獄之心」炸沒了?

「對了,你進來的時候,有看到過倖存的書籍么?」李閱問影影——此時李閱本體的狀態奇差,很難通過意念感知到岩洞外的情況,只能寄希望於影影。

「有些殘頁,都跟『小斗篷』在一起。」影影一邊回答,一邊感慨——不愧是殺掉布迪博格的強者,居然都沒有表現出任何得意與興奮,只惦記著那些遺落了的知識。

嗯,以後我也要好好學習。

「原來如此……那我們休息休息,過去看看。」李閱實在是需要時間回氣,也覺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藏書庫的靈魂祭壇,並且密切觀察布迪博格的「復活」。

「要過去嗎……可是……」影影好像注意到了什麼,變成了一個箭頭,提醒李閱感知身後。

李閱疲憊至極,當然沒有一直全神戒備,此刻再見到影影的危機提醒難免慌張,先迅捷移動到影影所在的那一側,然後骨劍遮臉防守,方才回身……

沒等轉過來,李閱就想明白了怎麼回事——此前用惡魔圖鑑召喚異界惡魔,卻因為「反逆」的效果一直沒有成功,哪想得到與凋零之刺不同,召喚惡魔的過程「反逆」結束后,居然續回來了?

等意念探到那處,任李閱千想萬想,也沒有想到召喚過來的……居然是個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吃腦補腦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