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這老屁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這老屁

李閱感知三張牌的卡面,自然見到了三隻表情與形態各異的蠕蟲——一隻面色陶醉,但身旁所有的草木、蟲豸,皆是表情厭惡,避而遠之;一隻攀附在星球之上沉眠,但無邊宇宙中,卻有無數雙眼睛望凝視它;最後一隻身處幾塊猙獰的黑霧下,身體呈扭曲斷裂狀,好像是被什麼燒得模糊。

「賜福是你控制的?」李閱馬上認出,這是可憎、矚目與反逆三種賜福,當即聯想到了幾次十分巧合的生效,質問起了門托。

「還用問嗎?」門托反問,「一隻腦靈,混進了封閉戰訓,難道我不應該時刻注視?」

「一隻腦靈,僥倖在鋼鐵城之戰中刺落了一滴聖血,要給他獎勵,卻還要討價還價……難道不應該教訓教訓?」門托對李閱也挺無語的。

「你注視就注視唄,這三樣賜福很難處理,我可是差點死在它們手上……」李閱嘀嘀咕咕。

薇妮和魔狼王芬特烏斯都是「矚目」引來的,莫名其妙暴露了「波什與魔狼芬利是斯科爾瑞克殺的」這個事實。

李閱覺得,等到下個滿月以後,一定要少用「鋒利的骨感美男」這個皮膚,殺掉斯科爾瑞克這個身份。

不然……興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如果沒有它們,你會有現在的實力?能被憎恨與混亂包裹……這是惡魔的福氣。」門托的反應倒像是他做了件好事。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那個全部惡魔都適用的晉級規則嗎?」門托突然考起李閱來。

「異變?」李閱擁有腦靈的記憶力,門托一提醒自然馬上就想了起來——強烈的情緒刺激以及環境刺激,都會引發魔物的異變。

異變會帶來無法預測的形態變化,所以門托給自己這三個「賜福」,主要是為了刺激自己進化?

「而已知的,引發變異的重要因素……就是吸收足夠多的憎恨,和感受足夠多的混亂。」門托補充了一句,「這都是很有益處的刺激,對惡魔來說。」

「現在看來,你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門托掐起李閱身旁的影影,扔去了一邊,坐在了李閱身邊。

影影似乎毫無覺察,應該是跟他面前的那個「門托」正在一對一學習。

「沒想到……你居然能打破『反逆』的影響,為我帶來了『它』。」門托指了指李閱懷裡的蛋蛋。

果然,當時「召喚」不暢、凋零之刺反覆失敗……都與門托有關。

當時門托不希望自己殺掉布迪博格?

這廂李閱還在聯想,那廂蛋蛋卻已經向魔王導師發出了問候:「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我是蛋蛋,『斯帕德』幼體,母星的執掌者,宇宙的流浪垃圾,不可摧毀之極限物質……」

這時的門托非常有耐心,靜靜聽蛋蛋介紹完了頭銜,無視了所有槽點,轉問李閱:「你是從哪裡找來的它?用了什麼儀式?」

門托一問,李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惡魔圖鑑的存在,急忙轉換念頭——這已經是門托唯一不知道的東西,可不要被他看穿了……

「哦……真沒想到,還有惡魔圖鑑這種東西,怪不得你能做到那些事情……」雖然李閱沒有回答,但門托還是從李閱的反應中讀到了惡魔圖鑑的存在,「這也是某種『異變』嗎……」

李閱無語,但無論門托說什麼,都不再去想惡魔圖鑑相關的功能,而是在腦海中重溫起了那本有關「紡織女工」的書籍,心情快速平靜下來。

「工廠?革命?紡織女工」門托好像可以看到李閱腦海中的聯想,

「有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你。」

「膽小的像老鼠,又狂妄到向腦靈之主出手……」門托攏起了手,頗為無奈:「你完全沒有必要這麼怕我,如果我對你有惡念的話,你在血河中就會死去了。」

李閱心想但凡收到你一點惡意……老子拔腿就跑。

「總而言之,既然我的『賜福』被你打破了,那就讓它們成為一個禮物,隨你使用好了。」門托將卡牌丟到了李閱的桌前,又重新攏起了手,望著蛋蛋,就好像是在報答李閱送來「異界惡魔」的回禮。

蛋蛋像是被一隻手抱起,脫離了李閱的懷抱,被放置在了桌上。

「如何使用?」李閱知道無法違逆門托的意志,暫時放棄了對蛋蛋的看管,去感知桌上那三張卡牌,隱約覺得自己的命運與之息息相關。

「你可以理解為一種惡魔遺物,當你需要的時候,就把卡面翻到正面。」門托介紹起了三種賜福的用法,「當然了,平時對於卡面的壓制也很重要,它們每時每刻都想要融合於現實,所以也會趁你不注意偷偷翻身,作用於主人……」

「如果時間久了,它們會常伴於你,再也無法消解,直到你滅亡。」門托似是在提醒李閱,卡牌是活的,「記得,憎恨與混亂可以是一種詛咒,但也有很多時候,它們也是饋贈,是源於這個世界的恩澤……」

「它們只作用於我?」李閱沒有太在意門托後面有的沒的,問起了最關鍵的問題。

「當然不,惡魔遺物從沒有歸屬,只看誰有辦法將其掌控。」門托向李閱展現了他的強大,「能夠隔著空間為你賜福,操控你命運的,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幾個。」

「明白了,真好。」李閱很快構思出了三張卡牌最簡單的用法——飛牌吧,飛到誰誰「可憎」,飛到誰誰「矚目」,飛到誰誰「反逆」……

「那剩下三張呢?」李閱再伸手,討要「隱匿」、「汲取」和「補完」。

門托總能被李閱的貪婪驚呆:「那三種……是我的魔法,不屬於你。」

「好的。」李閱現在嚴重懷疑「賜福」只能持續到下一個滿月,也讓李閱間接猜測……門托在藏書庫的活動周期也只有這麼一段時間。

沒了門托,藏書庫才真的屬於自己——必須要在那之前搞清楚幾個關鍵問題。

晉級學、權柄,以及門托的目的——他沒有任何惡意,而自己成為魔王的話,到底會對他有什麼好處?

「這就是我的『晉級學』嗎?」李閱說回初衷,「除了腦靈本身的那些,再去擁抱可憎、矚目、反逆……獲得『異變』?」

「你現在不是已經在踐行了嗎?到處挑釁、殺戮……」門托啞然說道,「還要爭奪藏書庫的權柄?」

「那我倒想問一問你的目的了……那個時候,你不想我殺布迪博格?」李閱終於還是沒有忍住,向門托投出直球——這位魔王導師始終高看自己一眼,不惜施法送來要命的「賜福」和惡魔遺物,到底想做什麼?

既然他沒有惡意,不如現在就把話說開,不再猜心。

「我……」門托微微歪頭,下巴上的蠕蟲又開始顫抖。

但也就是在這時,一個聲音粗暴地打斷了李閱與門托的對談——蛋蛋。

「喂,當別人自我介紹的時候,不回答是很沒有禮貌的行為。」蛋蛋被門托無視了半天,終於忍不下去了,「你這老屁。」

李閱有些發懵——敢這麼說門托?之前影影已經講得很清楚了,魔王導師顯然是這個星球的頂尖戰力,斯帕德們都是這麼莽的嗎?

不過……也許是故意的——李閱又想起了蛋蛋的「執念」。

「你對『禮貌』的理解非常粗淺。」門托竟然也毫不生氣,「是聽來的嗎?」

說著,門托伸出手在蛋上一抹,蛋蛋的細碎顆粒們組合成碗狀,像一個小雷達。

「對吧?就像這樣,學習了這個世界的語言、文字……以及禮貌。」

「是又怎麼樣?你這老屁。」蛋蛋愈發放肆。

【打我啊……快打我……】

聽到了蛋蛋的心聲,李閱猛然想起一事,又做出了出乎門托意料的舉動。

掏出骨劍,死氣繚繞,李閱照著蛋蛋便是一記「凋零之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這老屁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