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被針對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 被針對了

藍時與紅時的交界,魔王城的燈火喧囂,似是在等著今晚的狂歡;城上的月色卻還是那樣平靜,在林間詭樹的擺動下清冷地映照着小路,等待着某個倒霉蛋。

月光朦朧的林間,李閱與布迪博格正隱藏着——這裏是李閱第一次從斗獸場回城時經過的小路,當時有托盤骷髏舉劍頂着自己的腦子,先去金庫送了至臻魔石,然後硬生生地押去了菜地。

時至今日,物是人非,托盤骷髏早就死在了菜園,而李閱……也不再是那個會被低階魔物隨隨便便抵著腦子脅迫的腦靈了。

李閱這次出動既沒有叫蛋蛋也沒有叫影影,首先怕帶蛋蛋外出又被什麼饞嘴的傢伙盯上,而影影沉浸於「晉級學」根本不離開課堂,叫也叫不出來。

此刻,李閱幻化成影影的模樣,與布迪博格縮在一起,一個影子一個腦靈藏在樹叢間,彷彿與草葉融為一體。

「我們在等什麼?」布迪博格乖巧地問——李閱在保證布迪博格聽話的基礎上,還是賦予了他一些自主性,不然就像提線木偶一樣事事操心。

而兩個腦靈雖然感應與思維可以互通,但李閱並沒有向這位前仇人開放腦海,所以腦靈之主只能主動發問。

「等一張觀眾席的門票……」自從簽了靈魂契約,李閱對布迪博格的恨意也略有下降,能夠心平氣和地與他解釋了。

殺戮杯即將開始,不管那些惡魔觀眾們採取什麼路線,總歸會有一些落單的會步行去斗獸場,這就為李閱提供了一些機會——李閱身上一窮二白,別說金幣了,就連材料都要去惡魔廚房偷,自然負擔不起觀眾席的票價,短時間內……只能攔路硬搶。

而李閱對搶惡魔的東西毫無心理負擔,於是就在這條處處林蔭的月光小徑上,等待着那個幸運兒,又或者說……是倒霉蛋。

等了一刻鐘,李閱已經見到了三輛馬車駛過,一輛純金,一輛紋銀,一輛看似是鑄鐵,但隱約散發着層層魔力,絕非凡品。

李閱都沒有出手,一是不知道車裏面的魔物是什麼級別,二是從車的材質來看的話,主人應該是實力還不錯,不符合李閱對「幸運兒」的定義。

終於,李閱看到了一群骷髏,一群並非像普通骷髏兵那樣穿戴兵甲,而是穿金戴銀、披着絨袍的骷髏——他們手裏大多拎着酒瓶,已經喝得醉醺醺的,身邊跟着幾個甲胄護衛,互相摟摟抱抱插科打諢。

「嗝咯……聽說今晚來打的……是布迪博格咯……腦靈之主……」一隻戴着金項鏈的骷髏打着酒嗝說,「那我們押布迪博格咯?」

「要嗎?可他的對手可是……咯……誰來的?」一隻穿着絨袍的骷髏做思索狀。

「忘記咯……反正是個排名在200的傢伙……」第三隻骷髏懷抱自己的頭骨,將角度抬高了幾分,「不好說的咯……就算是布迪博格,在前兩場受了那麼重的傷,又哪裏贏得了?這才過去幾天咯……」

李閱略微一聽,便確認了這幾隻骷髏的觀眾身份,抽出骨劍就要現身;但在抽劍時稍微感覺到骨劍有一絲遲疑,腦筋一轉,馬上又縮了回來。

「不搶嗎?」布迪博格向李閱傳念。

「再等等。」李閱就因為骨劍的那一絲遲疑,放棄了以這伙骷髏作為目標——也許是骨劍本身的意志,也許是「補完」的作用,讓李閱多思考了一層。

首先李閱有信心幹掉這群骷髏,還能從他們身上搶點金貨和錢財,雙贏;但李閱多思考了一層,斯科爾瑞克是骷髏王子,會不會與這群骷髏是相識?

看這群骷髏一副二世祖的着裝打扮,李閱覺得這種概率不小;再加上骨劍的異常反應,便決定放棄這次機會。

萬一有漏網之魚逃走,又真的認識斯科爾瑞克的話,興許就會察覺到布迪博格與骷髏那不尋常的關係,進而窺破藏書庫的權柄不穩……

那就虧大了。

李閱放棄出手,剎那間收回了骨劍,縮成了影子。

懷抱自己頭骨的骷髏沒有察覺,突然跳起來說:「呃咯……我想起來了,是排名157的『章魚魔形』科里!哈哈咯!那個瘋狂到,不惜把自己與惡魔遺物融合到一起的人類混蛋!」

排名157……李閱大概對對方的實力有了一點點判斷,不由得有點緊張——當初魔狼芬利還是在惡魔圖鑑的分析下才被自己殺死,這回布迪博格的對手直接躍升到了二百名以內,重裝猛男搞得定么?

不過李閱也不強求,盡人事聽天命,全力以赴就好——大不了就讓布迪博格死上一次,有誰覬覦藏書庫權柄的話,就在自己的主場見個真章罷。

「上次的『巡行之劍』帕拉丁打得挺漂亮咯,上上次的『奴隸主』博德科利也還不錯,可惜這布迪博格就是死不掉咯……還把他們全吸干咯……」穿着絨袍的骷髏摸了摸懷裏骷髏的腦袋,關係不太一般的樣子。

「不過這一次就不一樣啦,大家看了兩場,知道了布迪博格的能力,這次專門挑了一個狠屁股來針對他咯……」金鏈骷髏領路快走,已經迫不及待。

李閱不由得跟得近了一點,務要多了解一些對手的情況。

「布迪博格可以吸收死屍,然後掌控死屍的能力……可章魚魔形也一樣!還更強!你們見過他嗎?我見過!」金鏈骷髏手舞足蹈,「他身上長滿了吸盤!可以吸干敵人的魔力,吸收敵人的攻擊,還會噴射!超狠咯!」

「上一次我看到他戰鬥的時候,這傢伙一把火,射穿了一行觀眾席!」金鏈骷髏捂住眼睛,誇張地做出不忍直視的表情。

「那他的對手呢?」絨袍骷髏的酒醒得很快,也來了興趣。

「當然化成灰啦!」金鏈骷髏咯咯大笑,「等科里把布迪博格身上的博德科利和帕拉丁掰下來……科里真的很擅長掰東西拆東西……到時候布迪博格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腦子,會怎麼樣?」

「當然死翹翹咯……」骷髏們笑成一團,都對今天的殺戮杯買誰獲勝有了底,逐漸走遠,完全不知道就在剛才……他們曾與死神擦身而過。

李閱若有所思,再多用了數條裝訂線,把「重裝猛男」的內部縫合得嚴嚴實實,且在每一層多鋪設了一些魔狼之牙,心想應該夠支撐到第二回合——戰勝對手是一回事,按照歐基布基的要求勝出又是另一回事。

斗獸場之王要求布迪博格第二回合才能獲勝,那李閱就要依照戰鬥的具體局勢做出判斷,前期的準備工作也儘可能以穩妥為主。

「我可以嗎?」布迪博格的意念發顫,顯然聽到了剛才骷髏們所說的,又想逃跑。

「你逃不掉的,祈禱吧,向我祈禱。」李閱一邊等著月光小徑的幸運兒,一邊在腦海中一遍遍複核「重裝猛男」的模板,不斷加固可能被扯裂的關節處。

針對「章魚魔形」科里的針對。

就這樣等著,最終,李閱等到了一隻飄去斗獸場的冤魂——在骨劍的權威下,冤魂二話不說便把觀眾席的門票以及攢下的8枚金幣獻給了主人,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李閱握著八枚金幣,心想一會兒一定要賭一手壓壓驚。

而陪同布迪博格來到斗獸場的選手通道,李閱遇見了一道戒備森嚴的關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被針對了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