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章 米尼米妮

第一十四章 米尼米妮

緊接著,落入李閱「眼帘」的,是兩個圓圓矮矮的紅色小「人」。

它們圓墩墩的,高不到一米,像是兩顆番薯,又像是兩個長了手腳的菠蘿。

米尼米妮——本體的回憶中冒出了它們的名字,李閱也一下掌握了這兩個小東西與自己的關係……

搭檔?

李閱不知道腦靈怎麼會有搭檔,也不明白腦靈的搭檔為什麼不是腦靈,只是第一時間湧起的親近感讓李閱放棄對他們發起攻擊,而是下意識地回憶更多。

回憶的畫面有些支離破碎,不過主要是這兩顆紅色的小番薯不斷伸長了手臂,頻繁地、從各個角度把藏書庫書架上的書籍遞過來放在桌上;而李閱與旁邊的腦靈們則動用意念翻書,孜孜不倦地閱讀著什麼。

翻譯,對,李閱憶起了,藏書庫中的腦靈……基本工作是翻譯——將藏書室的各種書籍翻譯成惡魔通用語,傳念給奴隸學者。

對於惡魔而言,知識既重要也不重要——畢竟,你無法指望一個滿腦子殺戮與奴役的惡魔……有耐心去學習改良小麥的方法。

但是同樣,藏書庫本身就是一座知識的寶藏,只不過其中的知識深奧而又龐雜,要進行永無止盡的傳承與梳理。

於是,某一任城主便布置了任務,利用腦靈能夠「閱讀」書上意志的能力,再豢養一群精通惡魔語言的「奴隸學者」,組成了藏書室基本的翻譯團隊。

日常,由腦靈閱讀書上的意志,並將其傳達給奴隸學者,奴隸學者用惡魔語言將其記錄下來,完成知識的「翻新」,方便後續有需要的惡魔們取閱。

腦靈就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畢竟藏書庫的藏書語言繁雜,只有腦靈才能進行有效閱讀,於是「翻譯」也就成了腦靈們的日常。

「你怎麼……不說話?」這廂李閱想著,那廂兩顆小番薯異口同聲,兩雙小眼睛各自擠在一起,頗為局促,「被抓出去的腦靈……只有你一個回來了……」

沒有惡意。

「我運氣好……回來了……」李閱五味雜陳——米尼米妮平日里沒少幫李閱從書架上拿書,這種搭檔關係……嚴格說來算是同事,又有點像是家人。

「可是……聽說你們是被抓去斗獸場參加殺戮杯的呀……」米尼米妮的語氣中透露著擔憂,「殺戮杯是生死戰……」

「所以它們都死掉了。」李閱想起一個新的問題——假如第五藏書室的腦靈只剩下自己,那會不會被人查到越獄者的身份?

歐基布基還指望著自己幫他回本呢,被發現身份肯定是死路一條。

旋即李閱又想起……藏書庫的腦靈總會得到補充,從而維持一定的數量——假如有腦靈死去,第二天,第一藏書室中都會誕生新生的腦靈。

這可能源於某種未知的魔法。

也就是說,只要眼前這對米尼米妮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到了明天,新生腦靈與舊有腦靈就會混在一起,不虞被發現。

當然了,前提是這對米尼米妮不暴露。

【解析中……40%……】

李閱啟動惡魔圖鑑,準備評估暴露的風險——假如無法預測米尼米妮的行為,李閱覺得自己只剩下殺人滅口這一個選項了……雖然兩顆小番薯挺可愛的。

「那麼明天……你還會被抓走嗎?」米尼米妮小眼睛睜得圓圓。

【解析中……80%……】

「這個不一定,只要你們不把我回來了的消息告訴別人,

我就不會被抓走。」李閱耐心解釋,同時也回憶起了與米尼米妮的點滴——這是兩個單純的小東西,與腦靈們一樣,戰戰兢兢地生活在藏書庫,服務著那些更上位的存在。

「那我們一定不說!」米尼米妮互相擊掌,兩雙小手「啪」地一聲。

【解析完成,惡魔圖鑑收錄No.1115——米尼米妮】

【米尼米妮;分佈:藏書庫;壽命:20-50年;習性:兩兩成組,乖巧無主見,忠實執行夥伴的命令,即便有時這會令它們死亡;愛好:工作/被讚美/伸展運動;技能:伸長手臂/伸長手指;行動預判成功率:99.9994%;弱點:責罵】

【當前對象……狀態:擔憂……】

如此忠實的夥伴?

李閱差點不敢相信惡魔圖鑑給出的介紹——魔王城中怎麼會有米尼米妮這麼單純的魔物?而且弱點是「責罵」?怎麼?罵著罵著就會死?

而且愛好是「工作」,這麼卷的么?

「請幫我保守秘密……謝謝你們,你們最好了。」李閱摒棄雜亂的思緒,鄭重向面前的兩個小番薯傳念。

「當然!」米尼米妮信誓旦旦,異口同聲。

【幫助13號腦靈保守秘密!】

【當前對象……狀態:欣喜/堅定……】

李閱看到了惡魔圖鑑的反饋,放下了99.9994%的心。

「你一定很累了,休息休息吧?」米妮小腳跳起來,手臂倏然伸長!

「你還能休息三個小時,到時候我們又能一起幹活啦!」米妮的手指指向了第五藏書室桌面上的魔法沙漏。

「對了,雖然你都不吃,但我們還是給你留了一些食物,就藏在你家!」米尼不好意思地擺擺手,拉著米妮向後轉。

李閱先是被米尼米妮的伸展性嚇了一跳,然後悠悠望去自己的「家」——第五藏書室西北角的牆洞。

洞里堆滿了像是煤渣一樣的硬肉塊,很多很多,那是米尼米妮每天的「工錢」,也是他們獻給李閱的愛。

「謝謝……」李閱嘆。

「不客氣!我們是家人嘛!一會兒見!」米尼米妮告別,兩個胖墩墩的小番薯跑出第五藏書室,艱難地邁過一塊破損的地磚,屁顛顛地準備上工。

李閱思緒翻騰,感受著硬肉塊的怪味,泛起絲絲溫暖。

……

斗獸場,王座上,月色大亮。

一「夜」的狂歡過後,歐基布基悠悠醒來……

斗獸場之王看了看身邊癱倒的女魔、觀眾席上狂歡未歸的魔物,咧開嘴笑了笑,充滿了成就感,就像是在審視著自己的王國。

偏偏不遠處有兩個唯唯諾諾的骷髏,成為了王國里為數不多格格不入的魔物,這讓歐基布基大人有一些惱火。

「你們兩個廢物,在幹什麼?」歐基布基認出了它們是昨天護送腦靈離開的骷髏,猜想它們有話要說,聲音從鼻子里呼出。

兩隻骷髏你看我我看你,推推搡搡之後,還是一隻頭骨相對稜角分明的說了話:「報告歐基布基大人……昨天晚上……菜地有騷亂。」

「菜地?然後呢?」歐基布基不知道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那個……昨晚的勝者腦靈……找不到了……」沉吟了許久,骷髏還是說出了口,「沒有人看到它離開,可能是在混亂中死去了……」

「什麼?」歐基布基倏然膨脹了一圈,「再說一遍?」

稜角分明的骷髏當即閉口不言,而另外一隻像是配合好了一樣,接著道:「也可能是逃出來了!但騷亂很快就被制止住了,沒有發現腦靈逃竄的跡象……」

「我讓你說話了?」歐基布基盛怒之下,一揮手便有蚊蠅釋出,啃噬盡了剛剛發言的骷髏。

「你們的隊長呢?」歐基布基還記得自己的那個親信。

「金庫的看守者說……昨晚隊長曾經離開過菜園來到金庫……還提走了至臻魔石……」稜角分明的骷髏牙關打顫,「但是騷亂之後……它也不見了,金庫看守者是最後看到它的人!」

提走了至臻魔石?叛逃了?

歐基布基強忍住了殺死面前骷髏兵的衝動,默默思考,王座旁只余蒼蠅的嗡嗡聲和骨頭的顫慄聲。

「我這就去找它!」骷髏兵實在忍耐不住,自告奮勇,「它就算是死了,我也會把它找出來!」

「找?在城堡里找一根骨頭?」歐基布基吐了一口蠅蟲,「你去找魔女薇妮,聽說她非常擅長占卜……」

話一出口,歐基布基突然改了主意:「不,不不不,占卜給出來的東西聽也聽不懂……你去深淵巨口!借一隻地獄犬!叫它追上那腦靈的味道……」

「不對不對,深淵巨口的看守要價太高,這麼急著去找更虧本,我要……」歐基布基來回踱步,骷髏兵站在身旁與蠅蟲為伍,倍顯煎熬。

「對!斗獸場的戰士里是不是有個叫博德科利的?排名281?我記得他曾經是一個奴隸主?」歐基布基終於想到了成本更低的選擇,靠譜的選擇,「據說沒有奴隸可以從他的監管下逃脫?獻祭了自己的三千奴隸,只為了成為惡魔?」

骷髏哪敢說話啊,但印象里的確記得斗獸場中有這麼個傢伙,此刻也許在休息室的單間開私人宴會,又或者跑到了歡愉之間享樂?

「去找他!我要知道昨晚的腦靈去了哪裡,我的隊長去了哪裡,我的錢去了哪裡!」歐基布基揮手大喊。

「是!」骷髏兵如蒙大赦,轉身便向著城堡一路小跑。

「算了,還是我自己去吧……」歐基布基託了托自己的大肚子站起身、邁開步子……而剛跑了不遠的骷髏兵瞬間被蠅蟲包裹,一根骨頭也沒有剩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四章 米尼米妮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