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釘手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釘手

眼見四根吸收了自愈之骨的觸手綻放白芒、即將發射骨刺,李閱猛然間發現戰機。

自愈之骨是什麼?那是自己的感應物。

剛才那一刺猝不及防,李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才被被科里偷襲到,這回嘛……可以還給他一個驚喜。

白芒綻放,四根直徑有吸盤粗細的巨大骨刺激射而出,卻在空中剎那頓住;與此同時,布迪博格所在的骨櫃也猛然下沉,向地面墜去。

骨櫃下落,原因是李閱距離戰場過遠,操控骨刺的時候不得已放鬆了對骨櫃的掌控,害得布迪博格墜了機。

而伴隨著骨刺在空中定格,「章魚魔形」科里也是一愣,搞不懂這種反認知的事情是如何發生的——這怎麼和以前不一樣了?布迪博格的意念強大到這種程度么?

對,一定是這樣,所以骨櫃才會墜落!

科里閃念間,空中的骨刺反射,躲開吸盤,精準地插入了他的四根觸手,將其牢牢釘在荒土之上!

鑽心的劇痛襲來,「章魚魔形」一瞬間幾條觸手與手臂都糾纏在一起,像是一隻在砧板上突遭刀厄的水產;同時另外四根觸手如同翻土機一般射出土石,覆蓋了布迪博格的方向,成片成片灑來。

準頭不高,雷聲大雨點小,攻不破骨櫃——李閱給出如此評價,專心解析。

【解析中……77%……】

觸手被刺,惡魔圖鑑的收錄速度再次提高。

也好在骨櫃下落,避開了大部分飛濺的土石,而那些僥倖命中的,發出了噼里啪啦地爆豆聲響,在骨櫃的第二層留下了不少裂璺,甚至還有些擊穿了第二層防禦,嵌在了第三層上。

戰鬥突然激烈,觀眾席上的諸位爆起一陣歡呼——見血了他們就開心,雖然只是「章魚魔形」的透明血液;而那四根骨刺釘章魚的畫面莫名殘暴,總能讓惡魔們聯想到更血腥的場面。

短時間內無法掙脫四根骨刺,科里似乎是害怕布迪博格趁勢追擊,整個身體倏然膨脹,而後下體一松,釋放出大量墨汁!

墨汁似乎具有極高的腐蝕性,

幾息便將本已是荒土的地面污染得遍布紫黑色的印痕,如同生了瘡;生瘡的地面範圍內,雜草枯萎、碎石成灰

而李閱也是意念一痛,發覺對「章魚魔形」的解析進度中斷了!

李閱猛然想起埋伏布迪博格、周圍的骨質成灰時,自己的意念也像是被什麼隔斷——無論是感知力還是控制力,當時都急速下降,心想科里的墨汁此刻也應該造成了一樣的效果,甚至更具遮蔽性和破壞力。

距離過遠,李閱只感知得到釘著科里的四根骨刺迅速變得脆弱不堪,自愈的力量抵不過強烈的腐蝕,很快爛成一堆骨質。

骨質散溢,「章魚魔形」科里自然脫了身,只是李閱一時間也找不到他在哪裡,只得將意念擴大到整個墨汁籠罩的範圍,期待第一時間能夠重新鎖定。

與此同時,李閱也向布迪博格下達了第二階段的指令:「你往我這邊逃……」

「腦靈腦垂體」一熱,李閱甚至能夠透過布迪博格的感知,換個視角看待戰場,「看」到戰鬥的關鍵細節。

自始至終,李閱的姿勢都沒有變過,就這樣優哉游哉地倚在欄杆上,但是內心中卻比誰都急切——碎石如同橫向揮灑的暴雨,一刻不停地自墨汁中傾瀉而出;而布迪博格與李閱一起發力,才勉強穩定住骨櫃,第三層自愈之骨也被打得支離破碎,很快就輪到第四層了。

再這麼下去,七層自愈之骨可不夠打的——以李閱的首秀經驗,第一回合應該還有個半刻鐘才有可能結束。

應該是科里也被剛剛自愈之骨的詭異狀態嚇到,一時間採取了更加保守的戰術……不過如果沒有其他動作的話倒是比較好處理,因為伴隨著骨櫃的削弱,布迪博格對骨櫃的操縱負擔也會減輕,逐漸能夠進行一些小範圍的快速迴避。

於是斗獸場的荒土被分為兩塊區域,中央區域依舊被濃稠的墨汁籠罩,就連李閱的念力都無法探到內里形勢;從那團墨汁中不斷有碎石傾斜而出,激射正在向斗獸場邊緣撤退的骨櫃……

激射中,骨櫃不斷有零散的骨頭、紅色的手掌、黑色的線條被切割、被擊落,如同在荒土上拉下的一條濃重的血線——只不過裡面只有少量的血,熔岩右手裡來的,剩下的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零零碎碎。

「殺!殺了腦靈!」觀眾們再度緊張起來,因為他們看得到正在逐漸解體的骨櫃,也看得到腦靈拚命退向斗獸場邊緣,只想快點看到腦靈在後退中被碎石洗刷成肉泥。

開始有碎骨與碎血崩上觀眾席,李閱所在這一區的低階魔物們異常興奮,其中哈比鳥叫得最歡:「殺!潭龜!敲碎它的殼!」

李閱擦乾崩到臉上的隨肉,不以為意,因為他感知到布迪博格已經能夠做到有效閃避,且感應物在靠近自己后更加靈活,只要操作得當,就不會被完全擊穿。

此消彼長,碎石的命中率與威力下降,自愈之骨的「自愈」特性也漸漸顯現出來,在被擊破第三層之後,第二層非常堅挺,幾乎已經與碎石的攻擊達成某種平衡。

觀眾們也發現了骨櫃不再像骨櫃,而像是碎石流中頑固的石頭,不再過多消減,於是齊聲大喊:「近一點!近一點!殺了他!殺了腦靈!」

李閱默嘆自己首秀時也是一樣的情況,全場都在為魔狼芬迪斯加油……這就是腦靈作為角鬥士逃不掉的命運么?

在觀眾們的提醒聲中,墨汁中的碎石流戛然而止,似乎是在醞釀一場更大的風暴;而李閱也幾乎是在同時發覺,墨汁邊緣的某處地面突然不規則地攏起,地面上多了一個腦袋。

李閱感知得到是腦袋,但大多數觀眾似乎無所察覺,都在高聲怒號,叫「章魚魔形」科里快些拉近距離結束戰鬥——因為腦靈除了那四根骨刺的表現還算驚艷以外,其他的全部時間都是在被動挨打。

「小心,他來了。」李閱發現科里整個身體幾乎完全透明化,行動方式也與入場時一致——荒土對他來說如同水池,可以迅速游弋,只是不能在土中呼吸而已。

【解析中……92%……】

李閱只想要快點解析完成,這樣不僅能夠得知科里的弱點,還能判斷他的下一步行動。

「哪裡逃……」布迪博格已經來到李閱所在的觀眾席下方,找不到出路。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地面突然凹陷,像是一池水被剜去了一碗;科里也在此時現身,四根完好的觸手糾纏,以一種李閱頗有熟悉感的方式摺疊,然後射出了一條土河!

李閱見到此景,驀然想起了鋼鐵城下,第一輪攻城獸齊攻時,象型攻城獸象拔里射出的那團可以摺疊的血肉!

「章魚魔形」科里的這招……是從攻城獸那裡學的?

李閱還記得,當時攻城獸的一擊直接洞穿了鋼鐵城的城防,留下一團小洞,那是不是說科里的這一下……也有一樣恐怖的擊穿能力?

而見土河的速度,布迪博格已經避之不及,李閱也只可勉強再動一念。

「嗷——」觀眾席掀起高潮,都迫不及待想看骨櫃被擊穿。

【解析完成,惡魔圖鑑收錄No.379——章魚魔形】

「散開……」

李閱依舊沒有聽到歐基布基提醒「第一回合」結束,只能動用唯一的念頭,用骷髏的方式躲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釘手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