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最危險的時候

第一百五十章 最危險的時候

頭疼片刻,李閱冷靜了下來,知道還是要去封閉戰訓薅那些導師們一點羊毛——基本上讓血河那種級別的導師想殺自己五十次就夠了。

前提是不會真的殺……

總之無論如何,李閱至少暫時解決了殺戮杯第四場需要「穿什麼」的問題,接下來只需要與腦靈們挨個簽約,然後儘力收集惡意……

這半個月,將是緊張、忙碌與不斷調整的半個月……

可即便做出了如此的預計,李閱還是沒想到接下來的發展會如此弔詭。

首先,蛋蛋和影影大嘴巴,無意中在封閉戰訓中提及了殺戮杯第四場即將參戰的消息,緊接着內特媚兒與賣賣都對豺狼人一家生出了興趣。

內特媚兒是想刷一刷影影、蛋蛋與「斯科爾瑞克」的好感,而賣賣則是早就聽說豺狼人一家有幾樣很好的惡魔遺物,又對殺戮杯的「下注」非常感興趣。

內特媚兒和賣賣表露出參戰之意,愛看熱鬧的戴門本本當然也不會放棄這次機會,吵嚷這要給魔王導師門托提申請;更罕見的是,一向存在感極為低微的紅袍祭司瑞德寇特……突然也表達出想要藉著殺戮杯第四場,進行某種儀式的意願。

最後就是自閉在卧房製作甜品的皮哥……也被戴門本本強迫加入。

一夜之間,所有的惡魔之子都想要藉機外出放風。

於是殺戮杯第四場似乎成為了封閉戰訓的結業儀式,吸引了所有的惡魔之子——他們企圖在下一節「晉級學」上集體向門托提出申請,並以殺死某一門學科的導師作為要挾。

對此,李閱有三點不確定。

一是魔王導師門托會不會放人,二是這些惡魔之子加在一起能殺掉哪個導師,三是……這對門托來說,是威脅嗎?

門托只要改一改封閉戰訓的規則,完全禁止傷害不就好了嗎?皆大歡喜。

至於歐基布基到底會不會允許惡魔之子們參加殺戮杯……李閱持樂觀態度,不是樂觀在賭魔會同意,而是因為第五場之前他都不會違逆布迪博格的意願,就算斗獸場之王不樂意,也只能被迫接受。

其次,

腦靈們的簽約工作也在穩步進行中……

辛提斯蝸牛早就足夠,剩下兩樣「魔蝠之翅」和「虎斑壁虎糞便」,也經由餐車送來了不少。

而缺的那些,李閱都通過第一批「小吵鬧」外出活動的時候,由他們進行強行捕獲——捕獲的方法很簡單,只要教會外出的第一批「小吵鬧」學會使用刺網,就可以在迷惑迴廊的各處窗枱和廢棄的走廊、破洞中捕捉魔蝠,簡單的切割即能產出「魔蝠之翅」。

至於虎斑壁虎……李閱早在菜地了解過了它們的棲息方式,第一天便令「小吵鬧」們抓回了7隻,養在了藏書庫的上層岩洞,喂的都是廚師長送給皮哥的、上好的肉質,再專門安排一隻米尼米妮收集它們的糞便即可。

雖然這隻米尼米妮偶爾會偷吃虎斑壁虎,但總體上還是能保證糞便的平穩產出——只要把倖存的幾隻虎斑壁虎喂得飽飽的,拉到虛脫也不是什麼問題;再說了,還有「小吵鬧」們可以繼續補充。

而那些成功與李閱簽訂了低階魔物契約的腦靈,也很快開始與李閱一起演習「殺戮海蝶」的捕食方法。

藏書庫的上層岩洞成為了腦靈們的演武場,每天一絲不苟地排練「殺戮海蝶」的陣法;戰陣的規模分為大、中、小三種,依參與的腦靈數量而定,練習的難度也逐步上升,直到滿足61隻腦靈一起參加的大陣。

見進度不錯,李閱有些欣慰,又有些恍惚——這就是那些當初宛若行屍走肉的腦靈么?他們也可以投身藏書庫的建設,找到更多的利用方法嘛……

腦靈們在存活夠久了之後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逐漸顯現出各自的性格。

那些跳脫的、活躍的,披上「小吵鬧」出去,總會獲得更多的惡意,能夠超額完成李閱佈置的任務;那些沉默的、嚴謹的,總能在「殺戮海蝶」戰陣中主動的地穩健配合,讓陣勢轉圜無虞,自動「補完」。

李閱不由得感慨腦靈們……是被布迪博格耽誤了啊……

布迪博格本人雖然還是所謂的「腦靈之主」,但權柄卻已被李閱在一場「儀式」后完全竊取,只徒有一個某位魔王冊封的稱號。

王座之間的那盞燭火也重新扶正,狀態也沒有任何變化——李閱也是腦靈,藏書庫也依舊是腦靈的藏書庫。

掌控了藏書庫的權柄,李閱也實實在在地獲得了幾樣好處——首先就是能夠更有效率地改變藏書庫的地形,縮短米尼米妮和腦靈們的施工周期。

並且,李閱甚至不需要離開上層岩洞,就能閱覽藏書庫中發生的一切,就像是打開監控鏡頭那樣,隨心念展開實時圖景。

也許,當初布迪博格就是這樣觀察藏書庫的一切的,只可惜沒有回放功能。

除此之外,李閱也掌控了藏書庫的魔力分配,慈悲地讓弱小的腦靈和米尼米妮們都得到了魔力的滋養,獲得各自的成長……

當然了,僅限於那些簽好了靈魂契約的腦靈——這些都是藏書庫未來的戰力。

總體來說,藏書庫的發展還在李閱的預計之內,沒有太大的偏差。

不過也是在近期藏書庫的新聞中,所有的米尼米妮與外出收集惡意的腦靈都彙報了同一件事——藏書庫的門外,有一隻奇怪的壯碩骷髏在守候,默默觀察著餐車和腦靈的進出,偏偏不提供任何惡意。

而當時李閱忙於綠時藍時探索斗篷、浸泡蛋蛋的顆粒、與腦靈們簽約……紅時則要去封閉戰訓薅導師們的羊毛,所以一直沒有找到好的機會去詢問那骷髏到底是什麼目的。

不過既然他只默默地守候在藏書庫外觀看,李閱覺得暫時也沒必要節外生枝——只要他不影響腦靈在外面收集惡意即可。

而經過了李閱的不懈努力,也成功發現在封閉戰訓的導師中,教授「勇者學」的伊薩克、「人類史」的霍拉尼桑以及「迷生物學」的哥斯西普情緒波動比較大,也礙於門托新加的教條,無法傷害惡魔之子,成為了完美的「薅羊毛」對象。

對,門托以「惡魔之子傷亡過重」為借口,限制了導師們的行動,讓他們無法傷害惡魔之子,也在某種程度上「成全」了李閱的薅羊毛。

於是,算上「可憎」的加持,這三堂課上,李閱每節都能夠收穫數萬惡意;而這三堂課的導師,現在當然恨李閱入「骨」。

就像鬼船船長「哥斯西普」已經不止一次恐嚇李閱,等封閉戰訓結束……要把這隻混蛋的骷髏收入保鮮庫,凍上一千年,與污泥作伴。

對此,李閱沒有太多異議——至少保鮮庫里都是神奇的迷生物,無論是用來豐富惡魔圖鑑,還是激發惡魔圖紙更多的改造靈感,都是一個好去處。

只不過……

一千年太久,只爭朝夕。

羊毛能薅則薅,越薅越茂。

當然了,李閱也在區分出哪些課堂有毛可薅后,也特意避開了兩種課——「人性墮落學」和「死亡禁令」。

拒絕前者的原因,是李閱不太願意隨寶兒入夢,後者則是因為課程太過單調,冤魂聚合體則總想跟蹤李閱,並且毫無惡意產出。

對此,冤魂聚合體的解釋是:「我在你身上,能看到很多殺孽,會收集到很多素材。」

李閱敬謝不敏,於是第二節「死亡禁令」以後,就沒再去上過課了,省下的時間都耗在藏書庫的上層岩洞,一邊做自己的功課,一邊鍛煉手下。

在某個月色皎潔的綠時,-李閱倚在為米尼米妮們打造的澡池旁,一邊指揮36隻穿戴「殺戮海蝶」的腦靈們各分6組,演習著小規模的陣法,一邊看着飛飛給露露搓背,洗去一夜的昏昏沉沉,重回舒爽的狀態。

這是李閱少有的休息時間,雖然很短暫。

「啊噫……好舒服……再往下點,往下一……回來一點點……」露露指使著飛飛,彰顯左護法的尊貴地位。

「對對對,就是那裏,獎你一個吻。」露露伸長了嘴巴,親了飛飛一口,給李閱膩歪夠嗆。

「哥哥,這樣的日子好舒服,謝謝你救了我們……」露露見李閱換了個姿勢別過頭,急忙也給李閱補了一口。

「舒服……嗎?」李閱不置可否,骨手伸入澡池中,攪起一池漣漪。

「記得,我們的每一刻,都是最危險的時候。」

第一卷,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最危險的時候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