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哲學問題

第一百五十六章 哲學問題

為了避免蛋蛋與影影露出破綻,李閱假裝無事,卻將意念牢牢鎖定那顆有異樣的樹。

【解析中……6%……】

是未被惡魔圖鑑收錄過的魔物,強度與加拉瑞克相仿——李閱做出判斷。

【解析中斷,保存記錄】

伴隨着三魔的位置移動,那棵樹上的魔物突然消失,李閱甚至沒有搞懂它的移動方法,只猜測與「樹」本身相關。

很快,李閱又在前方的一顆高松上察覺到了同樣的氣息,「它」再度出現——同樣是樹榦一扭,在樹葉影子的遮蔽下做出探出頭來。

是在監視?很了解影子惡魔?

【解析中……9%……】

李閱壓下心底的疑問,穩穩噹噹地繼續移動,只不過把感知的範圍擴大到附近的每棵樹上,隨時關注著那位監視者。

「豺狼人……在拷問。」影影確定了目標的大致方向後收回了部分影子,變形探向洞穴的深處,從而得到了更多的情報。

「拷問誰?」李閱有意無意阻住了樹上投來的視線,不經意與影影溝通。

「人類。」影影的字跡不斷變形,始終維持在蛋殼上,「從影子來看……應該是個貴族,可惜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

「除了被拷問的人類以外,還有十幾個人類被捆着,穿着華麗,應該都是貴族。」影影繼續彙報洞內情況。

「手法還是那樣粗糙……」影影評價道。

「什麼手法?」李閱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影影在說什麼。

「拷問的手法,就是在人類面前一點點吃掉他們的器官,從下半身開始……」影影似乎覺得這樣挺低端,「我還以為禁忌森林的二號選手能有什麼新鮮花樣,翻來覆去也和深淵巨口裏面的純血惡魔一樣,只知道吃。」

「朋友,你這樣不太禮貌。」蛋蛋感覺被影射到,「有些惡魔吃是為了折磨,有些惡魔,吃是為了長身體……而我,還在長身體。」

蛋蛋也注意到了樹皮上的輕響,

改為通過顆粒寫惡魔通用語來溝通。

「哦。」影影沒什麼口舌之欲,也無法對蛋蛋感同身受。

「他們在拷問那個人類……把財寶與魔法材料都藏在了哪裏。」蛋蛋由影影定位,再通過自己的「雷達」,接收到了對話的內容。

「也在誇獎那個人類……練就了一身好皮。」蛋蛋以標準的對話格式,在蛋殼上擺出了拷問雙方的對答內容。

「你大腿的味道不怎麼樣,可是皮膚真的非常有咬勁……是不是浸泡過某種魔葯?」豺狼人說。

「哦天啊哦該死……我是轉化儀式的客人……你必須現在就放了我……哦你不要再吃了……」被拷問者說。

「阿加阿加……好吃好吃……下一口就吃掉你的嘴巴怎麼樣?放心,只吃上半部分,你還是可以說話的……我們也都聽得懂你說什麼……」豺狼人說。

「啥?」李閱看了一會兒蛋殼上的對話,愈看越迷惑,「朋友,我知道你聽力好,但請不要全部複述,說重點。」

「那人類是墮落的貴族……這次來魔王城,是來參加惡魔轉化儀式的,但剛做好準備,就被豺狼人一家抓到了禁忌森林。」蛋蛋無奈總結了一遍,「豺狼人知道這人類身份尊貴,在把他榨乾,連皮帶骨頭榨乾。」

「又或者……是在玩弄他。」李閱也大概明白豺狼人一家……在魔王城未開放的時候是如何度日的了。

從魔王城裏偷人、偷東西取樂,滿足口舌之欲和殺戮欲。

「慢點走,說一下豺狼人一家營地附近的佈置,崗哨、個數,再畫個地圖出來。」李閱向影影傳念,愈發用得順手,「最好把你覺得比較特殊的或者是強大的豺狼人做下標註,我來規劃一下路線……」

李閱甚至還參考《凱歷231年塔斯帝國邊境防線》,給影影發了個地圖的模板過去。

同時,李閱也放慢腳步,沒有耽誤對樹上那位的解析。

【解析中……29%……】

很快,影影鋪開了一張地圖——地圖上是簡易的洞穴剖面圖,裏面詳細記錄了豺狼人的個數和地形轉角,並標註了幾個影影覺得特殊的豺狼人。

李閱瞬間把這張地圖錄入腦海,再根據影影的標註,大概規劃了一下行動路線。

首先,洞穴內部並不穩固,裏面還有許多早已死去多時的骨骼,卻莫名其妙地都呈粉末狀,完全無法轉化成骷髏,估計是芬利的遺願所致;比較「特殊」的豺狼人有5隻,在地圖上以六芒星形狀標註,分別位於洞口、第一轉角、拷問處所在的側洞、內洞與外洞的交界處,以及洞穴最深處。

「外面的也要,再來一張,省得被暗哨發現。」李閱這次的任務很簡單——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收錄豺狼人一家的資料,並盡最大的努力不殺傷任何豺狼人。

原因當然不是怕與豺狼人一家產生衝突,而是殺多了會影響第四場的賠率——豺狼人一家看起來越鼎盛,賺頭也就越足。

真要提前做些手腳的話,也要在把它們一家收錄得差不多了再說,最好能讓他們剛剛站上斗獸場就全家暴斃。

正想着,影影也擺出了洞穴外的俯視圖;李閱數了數,洞外只有不到十隻、三組豺狼人正在放哨,剩下大多數豺狼人都盤踞在洞內,有的在休息,有的在進食,有的在拷問。

【解析中……67%……】

差不多將豺狼人一家的位置與個數熟記於心,李閱悠然邁步,正要構思潛入的行動,卻突然被蛋蛋的動作嚇到了。

「等下,他們一會還要玩個遊戲!」蛋蛋跳起來把字跡擋到李閱臉前,「一個獵殺遊戲!」

「你展開說說……」李閱用幾根觸手握住了蛋蛋,像是魔物之間的嬉戲。

仔細閱讀蛋蛋聽來的,李閱才想明白那被捆在洞中的十幾個人類貴族有什麼用——待拷問出貴族們積累的財富與魔法材料后,這些受傷的貴族都會被豺狼人以秘法縫合傷口,然後放到洞穴前的空地上,玩一個有追有逃的獵殺遊戲。

追者自然是豺狼人一家,很多小豺狼人已經躍躍欲試了;而逃的人毫無生路,只能成為給豺狼人帶來愉悅與鮮肉的獵物,直指被吞下最後一塊指甲。

不過……要是豺狼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貴族們身上的話,這對想要趁機解析他們的李閱來說,倒是一個好消息。

李閱重新構思起了一會兒的潛行路線和脫身之法,然後送了蛋蛋一條錦囊妙計。-

「嗯?朋友,這是什麼意思?」蛋蛋感受着李閱的念頭,疑惑地問。

「給你個表演的機會。」即便李閱還沒有收錄任何一隻豺狼人,但這不影響先為這次行動上一道保險。

「沒問題……」蛋蛋默默過了幾遍脫身規劃,莫名還有一點點開心——也許、終於……可以挨打了。

接下來,李閱與蛋蛋、影影繼續不緊不慢地走着,沐浴著綠時的月光,一點也不着急——李閱只等解析好樹上的看客,再決定如何在它眼皮子底下完成今天的任務。

【解析中……79%……】

而似乎是分辨不出三魔的目的,樹上的那位在跟隨他們晃了一刻鐘后,終於按捺不住好奇,現身了。

「你們從哪裏來,到哪裏去?」

樹上的那位一落下,就問了一個哲學的問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哲學問題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