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六章 開始工作,或者去死

第一十六章 開始工作,或者去死

大廳中已經做好了開工準備——米尼米妮們兩兩成隊,分4組站在了4張巨大的書桌旁,旁邊堆滿了等待翻譯的書籍。

其中第四張桌子旁的書籍摞得最高,顯然是李閱所在的第五藏書室小組——昨天參加殺戮杯工時未滿,第五藏書室小組沒有完成既定的工作量。

昨晚送了李閱硬肉塊的米尼米妮也在桌旁,遠遠地向李閱擠眉弄眼,喜滋滋的。

而大廳的正前方立著一本宛若庭柱的書,約有一個半魔狼芬迪斯那麼高,就像是教堂中等待信徒們坐好的神父,書脊筆直,張開了巨大的書頁。

閱讀記憶,李閱知道,這位就是書魔——藏書庫的管理員。

「停下你們的亂飄,去到你們該在的位置上。」書魔言簡意賅,張開的空白書頁上突然浮現了一行字。

三組腦靈按照昨天的位置各自飄到書桌旁,唯有第一藏書室新誕生的腦靈未動,靜靜飄著。

李閱自然也跟隨者節奏飄,飄在隊伍的末尾。

「第五藏書室的腦靈……昨天去參加殺戮杯……全滅……?」書魔的巨幅紙上突然落下了一個問號,這讓李閱稍稍有些緊張。

緊接著,書魔倏然煽動書頁,如同一隻巨鷹煽動翅膀,落在了新生腦靈們的隊列前。

書頁拂過十五隻腦靈,像輕拍臉龐的風;但左頁不變,省略號逐漸拉長。

「……」

【解析中……13%……】

李閱迅速解析書魔。

「的確都不一樣了……」解析未完,書魔卻打夠了腦靈的臉,書頁停了下來。

李閱鬆一口氣,知道這是至臻魔石為自己帶來的改變。

「等待……」書魔左側的書頁開始翻動,最終定格在了十幾頁之前,露出了一張古舊的、老早寫好了的「腦靈翻譯守則」。

守則上寫出了李閱記憶里的工作內容,但李閱也如同其他腦靈一樣匆匆用意念過了一遍,並暗諷守則上連「翻譯」的危險性都沒有寫出來,顯然書魔完全不在乎腦靈們的死活。

「開始工作,或者去死。」守則的最後一行直白地威脅,新生腦靈們微微顫抖,最終都安安靜靜地去到了第四張桌旁,如同幾百年來一樣,選擇了開始工作。

「這裡這裡……」與李閱相熟的米尼米妮正要伸手,幸好李閱及時傳念制止。

「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認識。」好不容易騙過了書魔,李閱可不想再度被迫逃亡。

「哦,上班時間,不要拜訪,對嗎?」米尼嘟嘟囔囔地說——這是李閱本體與這對米尼米妮之間的小遊戲,也是給李閱帶來親切感的源頭之一。

李閱的本體與這對米尼米妮已經合作了三年多,其間他們曾翻譯過一本《凱歐斯大陸紡織女工現狀分析》的書籍,一開始還以為是某種戲劇,隨後很快在其中找到了一些些共鳴,便根據自己的粗淺理解演了起來……

在三個魔物的劇本中,李閱飾演的是某一個案例中的懶散女工,米尼米妮則飾演這位紡織女工的年邁雙親——紡織女工白天工作,工時為18小時,而年邁的雙親遊走街頭撿拾垃圾,夜裡為女兒加餐,體現了偉大工業下的親情之愛。

其中有一小節就曾提到,紡織女工上班期間不接受探訪。

「對……」李閱無奈答道。

「那我們豈不是不能說話了?」米妮情緒低落,伸長的手臂與手指在書堆上無力地垂著。

「或者……我們可以一起當紡織女工……這也更適合我們現在的情況。

」李閱並不打算放棄在白天這段時間裡找米尼米妮打探更多情報。

「那……我們還能當你的爸爸嗎?還能叫你親愛的寶貝嗎……」米尼的臉也抻了開來。

李閱更加無奈,但可不打算撿這麼一對大寶貝做自己的父母:「你們可以是我的弟弟妹妹,兄弟姐妹同在一起工作很正常。」

「嘻嘻好,我們玩新的!」米尼米妮很快統一,小手也重新回復了活力。

三人交流之時,藏書庫大廳的入口,也走進來了一群無助的人們——奴隸學者。

他們托著髒兮兮的斗篷,踩著殭屍般的步伐,在一陣腳鐐的叮噹聲中走到了各自的桌前;理好紙張,拿起羽毛筆蘸了蘸墨水,望向各自面前的腦靈。

唰唰唰……

逐漸的,開始有寫字聲響起,但李閱滿腦袋都只有奴隸學者那空洞的眼——與李閱搭檔的便那位72歲高齡的老者,此刻臉上遍布淤青、花白頭髮稀稀疏疏,似乎已經在沒日沒夜的工作中即將耗盡生命。

李閱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惡魔圖鑑並未彈出「解析中」,於是默認他只是普通人類中的一員。

【當前對象……狀態:亢奮】

看過學者的狀態,李閱頗為疑惑——這人在亢奮什麼?怎麼看都是快死了的樣子……難道愛上了工作的感覺?

「我為什麼沒有感知到你的意念?你還愣著幹嘛?」老學者作為最資深的奴隸,對腦靈沒有什麼好臉色,直接質問李閱。

與此同時,米尼也不多言語,伸長手臂把一本翻到一半的書攤開在李閱面前,名為《凱歷259年貴族名錄》。

李閱小心翼翼地偽裝腦靈,沒辦法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拒絕工作,便將意念探入書本,努力去理解微微凸起出的每一個字樣。

雖然沒有眼睛,但是當李閱把意念落在書冊上時,都能夠隱約感覺到著作者寫下書名時的情緒和氣息。

無論年代有多麼久遠、作者的身份如何特別,這份念想都會保留在書籍上,暴露一些有關這本書的信息……隨後幫助李閱理解字裡行間的每個含義。

拿《凱歷259年貴族名錄》來說,這本書編纂了當前人類時歷259年時,大陸上的知名貴族的簡介、家訓、史詩和家族的著名人物。

這本書的作者寫就此書時十分自豪,李閱猜想他應該就是貴族中的一員,聯合了諸多貴族出版了這部著作……來幫大家名垂青史。

「金斯頓家族,曾出現過3位勇者,聖騎士蘭斯洛特·金斯頓作為指揮官,於凱歷235年的塔斯帝國王都防衛戰後,指揮了凱歷237年惡魔反擊戰,擊殺了三百魔王軍卒,保衛了盲山腳下的黑河村,取得卓越戰功……」

李閱以傳念的方式,將書本上所記載的貴族信息傳遞到老學者的腦海中;老學者也「唰唰唰」地執筆記錄,很快寫下一行又一行字跡。

「家訓:除惡務盡;家徽:百合花……」李閱將意念傳遞給老學者,同時不由自主地查看了一下他寫下的字樣……

卻發現,有關金斯頓家族的家訓和家徽……在李閱傳達給他之前,他居然就已經寫上去了?

李閱升起疑惑——這人看過這本書?還是經歷過那段歷史,不用看也知道?

李閱知道當下是凱歷299年,與貴族名錄中記載的這段歷史相差半個世紀……那麼以老學者的高齡,或許比書中記載得還清楚?

魔王城中處處詭譎,李閱小心翼翼,繼續機械式地將書中記載的一切翻譯著、投向老學者,只不過故意慢上了半拍;老學者筆尖不停,在無形的意念注視下,很快填滿了那半張紙,彷彿非常熟練這種操作。

【惡意+79】

針對自己的惡意?李閱一驚。

李閱倏然收到了惡魔圖鑑中彈出的提示,再一晃神,發現老學者寫完那半張紙,竟然抽空用羽毛筆刺透那老邁的肌膚,以血染筆。

學者的手背上密密麻麻遍布血點,按照刺下時的時間深深淺淺地陳列,暗的是即將癒合、鮮的是才刺不久——剛剛刺的那個就在一枚小痂旁邊,平平整整地鋪滿到大拇指的指根。

緊接著,老學者在手背上的血洞上蘸了蘸,而後將羽毛筆懸停於桌面,直到那一滴血滴入了書桌上一塊溝壑,於一片「唰唰」聲中,點亮了一塊六芒星形狀的刻印!

【惡意+99!】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六章 開始工作,或者去死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