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才輕浮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才輕浮

「有敵人?」弗萊納與瑪斯納稍感錯愕。

「咬我的豺狼人屁股……好奸詐,居然騙過了我?」眼魔豺狼人艾拉納一邊生氣,一邊付諸行動。

於是,最先追來的是艾拉納的石化目光——一股石化之力驀然射入土層,如同此前一樣,激射土壤中遊動着的線團章魚。

這次李閱學乖了,逃跑的同時直接改變了觸手的角度,學着蛋蛋的樣子彎成碗狀,把吸盤朝外,吸凈了石化目光中那晦澀難明的魔力。

當李閱把那股晦澀的魔力聚集在一條章魚觸手上,也發現自己可以像眼魔那樣,隨時射出石化光線。

「很方便呢……」李閱感慨「章魚魔形」對惡魔圖紙的貢獻——即便是在土裏,觸手的移動方式也恰好是在身後,能夠輕易幫李閱破解來自背面的攻擊。

然而正這樣想着,前方土壤突然寒氣繚繞。

「從土裏鑽進來的?」弗萊納確認沒有可疑的魔物進入極寒結界,此刻看艾拉納的眼神也有一些鄙夷,「你怎麼搞的?」

一邊說着,弗萊納一邊在李閱面前十米附近佈下了一層寒氣。

倒是瑪斯納暫時沒有追來,只用指甲劃破了背後的人皮,頸毛也一下子竄了出來;扒下墮落貴族的人皮,像是在隨手脫一件衣服。

「要是曼德納在就好了,有了這個狗子,我就能看見土層里到底是什麼了……」弗萊納純靠惡魔直覺釋放極寒結界,短時間內位置的把控不太精確。

而這,也給了李閱一點點調整的空間——李閱前三后四分開了觸手,連面前的寒氣一同吸入了吸盤。

早先李閱也曾想過運用這種方法通過極寒結界,但是怕弗萊納察覺,所以才選擇了繞路,這下沒有了隱匿行蹤的限制,當然要選擇最快速的辦法。

在凍掉了一條觸手以後,李閱也成功在極寒結界上打開了一條通路,破洞而出;同時,三條觸手中分別吸收了三種力量。

石化、極寒,再加上此前在土層中累積的毒素,能噴射三發土彈。

「被它逃走了?」弗萊納感知到極寒結界出現了漏洞,

雙臂一張作勢欲飛,但在狹窄的洞穴通道內無法展開它那隱形的翅膀,急死了。

而身邊一隻狼爪按回了弗萊納的胳膊——是穿上了魔狼戰士的皮的瑪斯納。

「兩個廢物……」瑪斯納整個高大了一截,在岩洞的通道中甚至需要佝僂著腰才能勉強站立。

而他也沒有戰力多久——瑪斯納揮動狼爪,照着被石化土壤的方向,迅速刨洞追來!

李閱倒是第一次見到魔狼戰士刨洞——當初血河模擬戰中,芬利就蹭刨洞去往鋼鐵城下,估計動作與現在一樣。

算了算速度,李閱發現瑪斯納竟然沒比自己慢多少,急忙六手齊動,向土層深處行進。

瑪斯納鼻尖抽動,氣味越來越近,刨得自然也是更加用力;李閱情知這樣甩不開瑪斯納,轉換觸手的位置,照着身後就來了一記冰彈!

章魚觸手游過,土層中並沒有產生通路,於是李閱這一彈直接爆發在了身後,並沒有對瑪斯納造成什麼傷害,只是形成了一塊凍得嚴嚴實實的凍土而已。

「當!」狼爪觸上凍土無能為力,瑪斯納在冰層中抽動鼻子,咧了咧嘴,放棄了追擊。

李閱藉機拉遠距離,終於逃到了眼魔豺狼人艾拉納的視野之外,恢復自由。

重新回到岩洞,瑪斯納佝僂著身子穿着粗氣——不是累的,是氣的。

「走,我們去追,我騎着你……」艾拉納招呼弗萊納,準備祭出他們的經典組合——眼魔豺狼人加飛翔豺狼人的空中察地,追李閱到天涯海角。

「老大不是要血祭么?還追個屁。」瑪斯納覺得丟臉,對着弗萊納和艾拉納呵斥,「一會兒誰也不許跟老大說剛才的事,明白了嗎?」

弗萊納的極寒結界無用,艾拉納更是在第二次才確認了入侵者的身份,此刻當然都不敢辯駁,默認了瑪斯納的安排——畢竟誰也不想被「老大」咬上一口,那可是會斷脖子的。

「什麼東西……是芬特烏斯新找來的幫手?」艾拉納嘀嘀咕咕,「他們魔狼一族,又要跟我們豺狼人一家開戰了?」

「什麼時候沒在開戰呢?」弗萊納撓了撓腋下——無處可飛的它有點癢。

「我覺得還是告訴老大比較好,畢竟這個魔物……以前我們都沒看過,或許是新的敵人?」艾拉納還保留着一絲守衛的危機意識。

「那你說,講得仔細點,反正只有你看到了。」瑪斯納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你說吧!」艾拉納想明白了,誰第一個說,誰就要率先承擔老大的怒火。

「別客氣……你說吧……」三隻掌握著惡魔遺物的豺狼人推推搡搡,向洞穴深層的豺狼人祭壇走去,參加血祭。

……

「什麼時間了?多久了?」樹上,一顆蛋把細碎的顆粒鋪到自己的影子上。

「才過去一半,還有一半。」影子也擺字對話,「你問了十次了,能不能少問問?這樣會顯得你很輕浮。」

「輕浮?我超重的好嗎?你才輕浮。」蛋蛋扭了扭身子,想要砸在樹上弄點動靜出來,卻被影影牢牢固定住了。

「不要鬧,你這樣會壞事的。」影影義正言辭,「到底還想不想打殺戮杯了?」

「想打,可是皮癢,你幫我扭扭。」蛋蛋提出了自己的訴求,影影迫於無奈,只得扭殺了一番,微微扯得蛋蛋變形。

「等一下,他回來了。」影影率先感應到了樹下影子的移動,恰好那一小團黑影也飄回到了樹上,正是李閱。

「怎麼樣?」「能動手了嗎?」

影影與蛋蛋問法不同,但問的是一件事。

「還不行,還要等等。」李閱傳念,「我還需要多點時間,上來告訴你們一下。」

「朋友,不守諾言是很不禮貌的行為。」蛋蛋一聽就不樂意了,「有什麼比諾言更珍貴呢?」

「怎麼回事,進展不順利嗎?」影影蹭了蹭李閱,安慰李閱。

「進展還不錯,已經完成了五分之三,但我被發現了。」李閱如實彙報,「只不過還有一隻豺狼人比較特別,我還需要看一下,所以也許你們需要再多等待一會……」

李閱說的是那隻能夠操控心靈的豺狼人曼德納——豺狼人一家不斷刷新著李閱的認知,當遇到了這隻很可能對腦靈最具威脅的傢伙,李閱覺得最好還是完成對它的收錄,不然等到了斗獸場中,可就沒有時間再調整戰術了。

回來的路上,李閱就是在糾結要不要重新潛入洞穴深處——想來想去,想要了解豺狼人一家的話,應該找不到比這次「血祭」更好的機會了。

而且豺狼人一定想不到,剛剛被趕走的章魚線團,會還個身份捲土重來。

「需要幫忙嗎?」影影列了一行字。

「等一下,這件事還沒有確定吧?」蛋蛋還是不情願多在樹上等一陣。

「還沒確定,這是商量。」李閱先答蛋蛋,再轉向它的影子,「而且要你們幫忙……兩件事。」

「第一件事,你們要確保那個『哈耶納叔叔』……不會回到這洞裏。」

李閱準備幻化成哈耶納進入洞穴,找個角落縮一縮。

「確保?可以殺掉嗎?」蛋蛋本來還不滿意,但一聽說在外面有事做,馬上換了個態度。

「只殺掉哈耶納的話,可以。」李閱放寬了要求,「最好無聲無息,做得到嗎?」

「可以,現在就殺嗎?它就在7點鐘方向,三里的距離。」影影對附近的豺狼人行蹤瞭若指掌。

「不是現在,假如它要回洞穴的話,就殺。」李閱碰了碰影影,影影顫了顫。

「第二件事,你在這裏,能探測到洞穴最內部吧?」李閱向影影確認。

「可以。」影影微微擴張。

「那你跟着我的影子,等我的暗號,一旦我發出暗號,就執行撤退策略。」

「暗號是?」

「這樣……」李閱幻化成哈耶納的樣子,平直地側伸右手,然後孔武有力地撓了三下頭。

「好。」影影確認,將李閱影子的形狀變化牢牢引入意識中。

「記得,撤退策略不變,暗號一來,你們就執行。」李閱叮囑道,「『他』會想通的,你們客氣點……」

李閱說完,輕聲練習了一番豺狼人的發聲,然後桀桀笑着跳下了樹。

而李閱剛剛落入樹下,洞穴中突然傳來了嘰嘰嘎嘎的豺狼人嚎叫聲,像是某種呼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才輕浮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