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欺瞞與換位

第一百六十七章 欺瞞與換位

即便影影全力拉著,蛋蛋還是不由自主地向幕布處滑去。

空間似乎被「欺瞞」,在影影身後與祭壇發生了重合。

場面變成了影影與豺狼人首領較力——只不過在「欺瞞之杖」的作用下,首領的雙臂驀然膨脹,似有無限巨力,見稍有僵持,便又是一記狼牙棒落在蛋蛋身上。

蛋蛋爽到呻吟,影影吃力,蠕動不停。

隨後,影子開始崩裂,其速度遠遠超過了幕布與大地的崩壞速度——扯在禁忌森林與豺狼人洞穴之間的淡影不堪巨力,也超出了它的拉伸範圍,蛋蛋落去祭壇一事,似乎已無從阻擋……

見狀不妙,守林人的無數藤蔓自樹下伸出,扯向了空中那顆蛋;曼德納則哼了一聲,分出了一部分魔力,以魔法混淆了守林人的感知。

藤蔓被騙得亂顫,再也找不到方向。

「這顆祭品……歸豺狼人一家了。」豺狼人首領冷冷地說。

「它們是惡魔之子!」守林人大叫提醒,希望豺狼人一家能夠體會自己的良苦用心。

「正好我們還沒獻祭過惡魔之子……」豺狼人首領嚎叫一聲,「只可惜不是芬特烏斯的兒子呢……」

豺狼人首領的第三擊即到,無疑將把蛋蛋打入祭壇,而也就在這時,沉默許久的影影終於在地上鋪開一行字。

「蠢貨,獻祭你自己的豺狼屁股吧。」

緊接著,蛋蛋的位置瞬間被一簇怪人替換,幕布前宛若開了一朵花——人花。

無頭怪人、狗怪人、阿米怪人……一起鼓脹,擁抱去了豺狼人首領的狼牙棒;蛋蛋則直接被影影換到了豺狼人首領與曼德納的後方,換出了禁忌森林!

「嗯?」老豺狼人滿臉疑惑,當狼牙棒已經收不回,狠狠地印了上去。

「哈?哈!」守林人欣喜若狂,因為他感知到森林裡少了一隻惡魔之子,那個原本會被豺狼人一家當做祭品的惡魔之子。

原來剛才在與豺狼人首領較力時,影影為了確保能夠順利逃出,早用影子探出了禁忌森林,

並從影空間中拿出了自己的惡魔遺物。

作為血河模擬戰後收入囊中的怪人拼圖,影影早已把玩得熟練,在學了「晉級學」后,更是直接開發出了「換位」這種玩法。

平日里,影影就用八個怪人分佈八方,不斷轉換位置,從而拉伸、鍛煉自己的體魄。

這次逃到禁忌森林邊緣,見到了虎視眈眈的豺狼人首領與曼德納,都是被特別標記過的特殊豺狼人,影影當然不放心,也就提前留了一手,現在則派上了用場——怪人拼圖被狼牙棒打去祭壇,影影與蛋蛋瞬間脫出。

而僅僅這樣還不算完。

影影在收回了控制著怪人拼圖的影子時,還為它們加持了一絲衝力,反向加速!

於是幕布中的祭壇被八個怪人砸得四分五裂,怪人們也頭破血流、手舞足蹈著,開始在岩洞中亂竄。

破裂的幕布依舊存在,豺狼人一家看得到怪人們的一舉一動——只見狗頭怪人好像聞到了什麼,可能是豺狼人崽子們的味道,於是帶著剩下七位飛速跑去側洞……

「不好!」曼德納向空中的弗萊納和艾拉納嚎了一聲,兩隻豺狼人率領豺狼人獵手們急速折返。

而曼德納本豺狼人見蛋蛋與影影逃出了禁忌森林,似乎沒有了要追的念頭,與豺狼人首領一起轉向身邊的一棵大樹。

「它們是惡魔之子?你知道什麼?」豺狼人首領狼牙棒拄地,問守林人,「惡魔之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是在封閉戰訓?」

守林人望向豺狼人首領身旁的老豺狼人,思考片刻,方才回答。

「不知道,我只知道……魔狼王的兒子也參加了封閉戰訓。」守林人點到為止,只想快些平息這場騷亂。

聽到這句,曼德納想了很多,豺狼人首領則望了望禁忌森林的深處,眼中燃起一道戰火,但是什麼也沒有說,默默地與老豺狼人一起,回去那狼嚎聲漸漸激烈的洞穴。

守林人終於卸下了縈繞心頭的緊張,突然也期待起了殺戮杯的第四場——惡魔之子們「觀察與學習」的時機過於巧合,也許剛剛發生的一切……都與那個歐基布基有關?

斗獸場之王……覬覦禁忌森林和藏書庫的權柄?

可惜職責在身,沒有辦法親臨現場去看呢——守林人默默想道。

……

朦朧月光中,一顆蛋正滾向月光小徑,一步三回頭。

「你東西掉了,不回去找嗎?」蛋蛋還沒玩夠。

「不急,慢一點。」這種耐心,是影影在血河中從李閱身上學到的,「反正殺戮杯上還會見面,到時候我要它們全吐出來。」

「行吧……嘿嘿。」不斷回味著狼牙棒帶來的衝擊,蛋蛋對這一趟出門的後半段行程十分滿意。

不多時,蛋蛋與影影來到月光小徑,被土下突然冒出來的章魚頭嚇了一跳,正是李閱。

「還順利?」蛋蛋與影應耗費的時間比預期得久,李閱也發現影影有些斑駁,便關切地問了一句。

影影沒說什麼,蛋蛋大叫「舒服」,然後加油添醋地把二魔逃出時的追逐戰講了一通——最後,蛋蛋著重提及了豺狼人首領的狼牙棒,表示殺戮杯第四場的時候一定要再嘗嘗。

「首領的一棒,和加拉瑞克的一棒,哪個舒服?」李閱沒想到豺狼人一家竟然全家出動,藉機正好可以比對一下豺狼人首領的力量。

「差不多,但我覺得豺狼人首領的潛力更大,一棒比一棒舒服。」蛋蛋誠實地說。

李閱卻懷疑蛋蛋的感知未必準確,也許受到了曼德納的「欺瞞」,也許有守林人的阻撓,所以沒有盡信。

「所有的細節,都給我講一遍。」回去藏書庫的路上,李閱從頭到尾「補完」了自己錯過的一幕幕,了解到了弗萊納、艾拉納的完整戰鬥方式,也對曼德納的手段和豺狼人首領的力氣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

總體來看,最棘手的還是曼德納的「欺瞞之杖」,假如沒有這個變數的話,李閱甚至覺得原本的計劃差不多就足以屠戮豺狼人一家,而現在嘛……當然需要調整一下戰術,也需要給「殺戮海蝶」進行一些針對性的優化。

此刻,再回想起之前門托的疑問,李閱覺得說「摧枯拉朽」是有些狂妄了——畢竟是禁忌森林的第二大勢力,應該是「有先有后,削筋剝骨」才對。

就從心靈豺狼人曼德納開始,一個個抽盡豺狼人一家的骨幹……這樣的話,到最後就算有將近一百隻豺狼人獵手和騙徒,對於「殺戮海蝶」來說,也只是剁肉而已。

一路盤算,李閱與蛋蛋和影影回到藏書庫,匆匆跟守在門口的加拉瑞克打了個招呼,順便讓加拉瑞克砸了蛋蛋三次以後,便鑽入了藏書庫的上層岩洞。

然後,李閱就看到了一封信。

信封上的落款是一隻蒼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欺瞞與換位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