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門大將軍

第一百六十九章 門大將軍

左思右想,李閱還是覺得心靈豺狼人曼德納要先殺之,而這,離不開影影的幫助。

「我在聽。」影影繞着李閱圍住,微微顫抖。

「殺戮杯,我們需要先殺掉曼德納,那隻老豺狼人。」李閱向影影傳念,「它是我們戰場上最大的變數,一定要提前解決。」

在與蛋蛋、影影和米尼米妮的日常交往中,李閱已經很少使用惡魔圖鑑解析他們的狀態和內心了,一是有了信任度,二是讀心還要分神二用,怪累的。

「哦,這事啊……行。」影影還有點失望的樣子,「交給我就好。」

見影影如此自信,李閱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問下一句,但是想到那詭異的「欺瞞之杖」,以及豺狼人首領的狀態,最終還是問了:「你準備怎麼做?」

「你問那麼多幹嘛?」影影不太開心,頂了李閱一句,「控制欲這麼強?」

「可你了解它的惡魔遺物么?」李閱向影影傳念那根法杖——豺狼人的頭骨靜靜的,卻莫名瘮人。

「好吧,我就告訴你……」影影很容易聽得建議,便講起了自己的想法,「開戰時,我會把場中的一切都縫影。」

「經過今天他們的阻攔,我能確定一件事,就是我可以釘住它們,大概三次呼吸的時間。」影影這裏說得非常篤定——在用影子探查過洞穴后,了解了豺狼人一家的實力並標記出5隻特別的豺狼人後,也理所應當有此自信。

「有了這三次呼吸的時間,我可以集中力量,把曼德納擰成麻繩。」影影沉寂了片刻,又補充道,「如果你要我殺豺狼人首領或許還有些困難,但擰那隻老豺狼人的話嘛,應該不成問題……」

「不,不夠穩妥。」李閱心想幸虧自己多問了一句。

影影不動,靜靜等李閱解釋。

「如果把場中的一切都釘住呢?可以釘住多久?」李閱再次詢問。

「更耗力氣呢……一次呼吸吧……」影影不解,「為什麼要這麼做?只縫住它和它的幫手們不就好了?」

「因為那個惡魔遺物是欺瞞之杖,

我們無法確定戰場上……哪些是真實的。」李閱在戰術上充分重視敵人——在「看」過曼德納展開幕布的景象,發現它甚至連空間都能「欺瞞」以後,李閱總覺得老豺狼人沒有那麼容易對付。

「不管豺狼人一家是否知道惡魔之子入局,也不管戰場上發生什麼,只要我們能有一瞬間確認曼德納的所在,就可以全力殺死它。」李閱現在只能充分相信惡魔圖鑑,並準備通過惡魔圖鑑撕開一切假想,定位曼德納的真實位置。

「到時候你縫住全部……在這靜默的幾秒里,我們一起殺掉曼德納。」李閱準備到時直接祭出凋零之刺,不給曼德納任何反擊的餘地。

「你已經不需要孤身作戰了,記住,我們是一個團隊,可以多些配合。」李閱安慰一直沒說話的影影。

「哦?什麼團隊?你都不肯讓我做你的影子。」影影還惦記這這事,卻對李閱的戰術安排表示明白,一邊擴張表示肯定,一邊加速表示不滿。

「讓你做蛋蛋的影子也是為你好,你自己沒感覺到嗎?」李閱才不相信蛋蛋這些天吃了那麼多東西,影影沒撈到什麼好處。

「嗯……好吧,要是沒有它,我也不能把自己從豺狼人一家的祭壇扯到森林邊緣……」影影確實無法否認,忽然顫了顫,「可我還是想當你的影子……」

「以後還有機會嗎?」

「當然可以……」李閱只希望影影與蛋蛋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長——它們可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強大的臂助,也是並肩作戰的戰友。

「嘿嘿,興許快了,我似乎已經找到了切換宿主的方法,雖然次數有限……」影影留下一行大字。

隨後,李閱與影影確定了在那「靜默的幾秒」里,針對曼德納的九種殺傷方法,務求讓它一死到底;而剩下有關豺狼人的掃蕩以及首領的處理,都成為了次要問題,只消在「殺戮海蝶」上稍加改動,就可以碾壓。

飛翔豺狼人和眼魔豺狼人有些特殊,被李閱安排在了死亡名單的第二梯隊,至於豺狼人騙徒瑪斯納,李閱會根據到時它披的皮,做一定程度上的針對攻擊。

終於解決了當下的頭等大事,李閱心情大好,放開了叫蛋蛋泡澡,同時檢視起了倉庫里積存着的材料,覺得應該找一隻腦靈代替自己去觀眾席下注。

在禁忌森林一行之前,李閱十分樂觀,本打算自己在場外親自下注,並注視着這場戰鬥的發展……

但現在為了確保曼德納的死亡,李閱需要親身入陣,第一時間進行分辨,那就還需要在場外找個幫手。

門門就不錯——來去自如,一不容易被抓住,二來性格也比較穩重,不容易出什麼差錯。

同時,李閱還決定開戰前把「不羈的骨感潮男」借給門門,保障它的生存,並賦予它一定的戰鬥能力。

而門門也不負李閱所託,很快送好了信,回到了藏書庫上層岩洞。

「順利嗎?」李閱傳念。

「斗獸場的大門有封印,進不去,但有蒼蠅接過了信,很大的蒼蠅。」門門不僅膽子大,敘述也十分清楚,李閱一聽就知道是蠅魔。

「大蒼蠅把信帶去樓上,樓上有一個可怕的聲音,很生氣,在罵布迪博格,我就逃了。」門門的應對也非常機敏,撤退得非常及時。

「很好,不用管它,你做得很好。」李閱猜想歐基布基一定不滿意自己改動他的安排,只要信送到了就行,反正「結果」控制在自己手裏,斗獸場之王也沒辦法更改。

「接下來我交給你個東西,你要學會靈活應用,並且替我們下注……」李閱說着,喚出了「不羈的骨感潮男」,教起了門門它的操作方法。

蛋蛋與影影原本泡澡正歡,見李閱扔出了一副骨架,馬上跑了過來,還有藏書庫的左右護法。

「我們可以穿嗎?」大家都只有一個問題。

「只有影影可以,你們不行。」李閱叫門門用意念勉強操縱骨架,門門興緻懨懨,不是很想學的樣子。

「我不信!」蛋蛋散開顆粒,鑽入了「不羈的骨感潮男」的骨縫中,硬生生托起;露露與飛飛也各自伸長了手握上了肩胛骨,像在操控木偶一樣,玩起了骨架。

只有布迪博格躲得遠遠的,-生怕再被點到名字。

藏書庫上層岩洞充滿歡聲笑語,而與此同時,歐基布基所在的斗獸場貴賓室中,卻是截然不同的氣氛。

「布迪博格到底有什麼底牌,能夠在第一回合殲滅豺狼人一家?」

一群蠅魔圍着歐基布基不敢嗡嗡,這位賭魔也搓了搓手上的骰子,不知道該不該按照布迪博格的安排,向外面的那些「貴賓」發出內部消息。

猶豫片刻,歐基布基選擇接受,但嘴裏卻是念念有詞:「假如真的如此的話,看來第五場,只能叫芬特烏斯親自下場了?或者是他最中意的那隻狼崽子?」

「嘿嘿……就算它布迪博格異變到天下無敵,殺戮杯決賽上也得死一個吧?到時候藏書庫和禁忌森林的權柄……興許就有一個會隕落,我的機會也就來了。」

歐基布基拍了拍桌子,擲出了骰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門大將軍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