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抽搐

第一百八十章 抽搐

李閱嚴重懷疑門托用某種能力,直接從時間裏截取了某個墓園的片段,才叫伊薩克把勇者的靈魂放進來的——要不然,怎麼場景里的一切都栩栩如生,還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伊薩克又不是血河,只會吸干勇者的靈魂,哪裏還會掌握這麼特異的能力?

不過,這都不重要——李閱與冤魂們的溝通毫無隔閡,很快聽明白了此地發生了什麼。

墓園的確鬧鬼,不過都是一些小小冤魂,真正的邪惡依舊是人類本身——墓園的神父在修鍊死靈法術,玩夠了屍體后開始了活人實驗,先後解決掉了兩個守墓人,和一隊民兵。

在那神袍之下,掩藏着一個腌臢的靈魂,就連今日正在下葬的那個小女孩……也是被神父一手詛咒致死的。

不過李閱來這裏不是來斷案的,目的只是殺勇者而已——打聽到絕山東側的確有另外一個神秘文明已是意外之喜,再往下……該動手了。

冤魂的出現激起了勇者的警惕,偷襲已成奢望,李閱馬上轉變了策略。

「沒關係,就當是你們乾的。」李閱察覺到勇者的變化,當即號令冤魂,「你們現在附到我身上,我們要殺勇者了……」

李閱念頭傳過,此地冤魂瞬息彙集到了李閱的身上;於是勇者以及墓園中的人們驀然看到,那金髮學者湯姆不斷抽搐著浮向半空,雙臂張開,如同被什麼邪惡的力量控制住了。

有關抽搐的表演,李閱已經在藏書庫上層偽裝老魔法師的時候練習得極為熟練,甚至還擰了擰頭頂的章魚觸手,搞了些泡沫出來。

「救……救我……」李閱配上台詞。

泡沫從金髮學者湯姆的眼睛、鼻孔、嘴巴和耳朵汩汩冒出,十分瘮人;而幻化下的骨手也已從大腿旁抽出了骨劍,就準備趁勇者愣神的工夫取他性命。

墓園中的人們開始尖叫、逃竄。

然而出乎李閱的意料,勇者對於砍殺被冤魂附身的人類毫無心理障礙,瞬間便是長劍在手,手捏劍訣,一劍削得金髮學者身首分離。

就這麼殺了?一個被惡魔附身的學者,就這麼被勇者殺了?

李閱無語。

那股劍上的銳意李閱完全沒辦法阻擋,頸間的裝訂線與自愈之骨被完全斬斷,就像是被風吹開的那樣。

李閱的幻化也在這一瞬間褪去,骷髏頭和骨架齊向下墜;緊接着,骨手握著的骨劍下劈勇者頭頂,也準備來個一刀兩斷。

媽的,你叫我橫著斷,我就叫你豎着斷。

戰鬥才一展開,就已經超出了墓園中人們的理解能力——無論是勇者還是骷髏,動作都可以用神速來形容,人們甚至來不及跑出一步,李閱與勇者已經交換了兩招。

勇者也沒想到這惡魔的反擊來得這麼快,周身風起,便要拉開距離;而李閱當然不敢託大,好不容易才離了這麼近,要是光溜溜一劍下劈,又算什麼偷襲?

骨劍下落的同時,李閱也用出了「亡靈詠嘆」,於是墓園中的冤魂們瞬間湧現在了勇者的四周,硬生生地扯得他無法行動,更有無數繁雜的怨念侵入他的腦海。

「啵!」那按著勇者腦瓜的冤魂被勇者一個甩頭撞散,李閱的骨劍也沒有劈到他的天靈蓋,而是從肩膀落下,斬開了半個身子。

但也由於雙方的動作太快,李閱的「凋零之刺」來不及成型,還不待有死氣釋出,骨劍就被勇者的劍擋開了。

這個時候,李閱的骷髏頭還在半空下落,勇者癱著半條膀子,單手捏著劍訣將骨劍撥離了身體,灑下大片血液。

李閱當然不能給他喘息之機,頭頂的章魚觸手擺動,擋住了臉的同時,也把禁忌森林裏收集來的寒氣與毒素化作無數土彈,射向了面前的勇者。

「噗噗噗!」一通爆響過後,土彈擊打在勇者身上爆起鮮血,李閱卻從感知中觀察到,勇者擋架這部分攻擊並沒有表現出的那樣吃力,馬上心叫不妙。

緊接着,便是勁風纏繞了勇者的身體,撕裂了周遭的無數冤魂,在破解了李閱的「亡靈詠嘆」同時,也崩開了無數土彈。

劍氣縱橫,勇者的飛劍飄忽不定,好在李閱的骨劍也是劍隨念轉,勉強跟得上飛劍的速度,至於那些縱橫四射的劍氣則瞬間打爛了李閱的骨架,完全解體之餘更被打成了骨粉。

好霸道……要逃。

而李閱在後撤的同時,也絲毫不敢放鬆對骨劍的操控,一邊招架著勇者的飛劍,一邊向地底遁去——身首分離也有身首分離的好處,骷髏頭回復自由,完全可以把本體藏到土裏,與勇者周旋。

「哦?土遁?」勇者在李閱觸手觸地的第一時間就敏銳察覺到了李閱的意圖,也藉此區分出了李閱的本體,當即袖口湧現出熾熱的火焰包裹全身,驅散冰寒與毒氣,同時反卷那觸手搖擺的骷髏頭!

擦……這就是所謂的擅長魔法么……

李閱來不及鑽進土層,急忙觸手擋臉,也知道戰鬥來到了關鍵點——雖然勇者識破了自己的本體,接下來攻擊即將接踵而來,但這貨的傷勢也不輕,半邊身子爆血,還被毒氣和極寒侵蝕得青青紫紫,行動力正在迅速下降,難以久戰。

最主要的是,他那飛劍被骨劍纏住,一時間不會再劈砍過來……

勝負即將見分曉——李閱雖然看起來狼狽,但本體絲毫未損,只要捱過這火,就能活。

熾焰竄臉,李閱動用所有的吸盤猛吸,心想檢驗「章魚魔形」能力的時候到了;但十幾條觸手很快枯萎了大半,那直竄李閱天靈蓋的熱意絲毫不減!

勇者的真火燒盡了李閱的頭髮,只余孤零零的一根了;而李閱雖然不知道啥是「地獄業火」,但充分相信勇者袖口噴出的火焰……一定不比那差多少。

好在李閱有着「煉獄之心」的處理經驗,在觸手爆碎也被燒禿了頭之後,瞬間外加了一套「殺戮海蝶」當盾牌,阻擋住撲面而來的熾焰。

高密度「自愈之骨」的抵抗力與此前不可同日而語,一把真火燒盡了半片,還有半片完好無損;而李閱也趁這片刻工夫鑽入土層,再放出了六套「殺戮海蝶」,以勇者為中心,跳起了一首死亡之舞。

勇者的飛劍雖然劈得開伊薩克的頭骨,卻斷不了骷髏一族的聖物骨劍,也就無瑕去斬骨殼中噴射出的無數裝訂線。

當被第一道裝訂線上的魔狼之牙割出了流血狀態后,勇者不得不放棄使用火焰——不然就會像波什一樣,不用李閱動手,先自己就把自己燒乾了。

勇者袖內有風雷,噼里啪啦地在場間落下,炸得遍地焦黑,神鬼勿近;而李閱老早躲到了遠處的土層里,新換了一頭章魚觸手的秀髮包裹頭顱,拚命吸收著導過來的雷電。

繼吸收了勇者的火焰、搞出了一根紅色的臟辮以後,李閱不斷吸收雷電,不多時便將兩根黏膩的臟辮染成了藍紫色,更加非主流了一些。

被李閱留在戰場的六隻半「殺戮海蝶」很快被拆得差不多了,李閱又換了六隻撲了上去,準備活活將那勇者耗死、纏死。

「夠了。」就在這時,勇者口中響起了伊薩克的聲音,「回來吧。」

嘖……明明可以全染藍的……

李閱還沒呆夠,可還是瞬間從墓園中扯離,回到了講台前,然後便見自己的「殺戮海蝶」和骨劍,也被光球一股腦地吐了出來。

「怎麼?頂不住了?」李閱調戲伊薩克一句,心想自己的「殺戮海蝶」戰術還是很成功的。

「哼……」伊薩克當然不會真叫惡魔之子殺掉勇者——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收集來的靈魂。

【惡意+2444】

「喲,我是第一個?」李閱看了看空蕩蕩的教室,頓覺得意。

「那……你的聖鞭,是我的了?」李閱指了指伊薩克的肚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章 抽搐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