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廁所殺

第一十九章 廁所殺

第六藏書室的盥洗室是單獨搭建,大約有二十平米大小,就突兀地依附在外城的崖壁,廁坑直通未知。

窗是牢房一樣的鐵條,遍布荊棘花,李閱釋放感知的話,可以從中感受到強大的「拒絕」意味,應該是被封存過某種魔法,防止奴隸學者攀窗而逃。

至於味道嘛……當然是廁所的味道——李閱邁過門擋,便看見了一長條潦草開鑿的廁坑,積累了許多排泄物。

一個面色蒼白的年輕學者,正拿著一根摺疊的長棍,反覆攪動略微堵塞的廁坑……

顯然奴隸學者之中也有一個等級制度,由新人負責「打掃」廁所。

李閱看到年輕學者微濕的金髮略微揚眉,咳嗽了一聲:「你出去。」

年輕學者一愣:「可……」

「出去。」李閱已經感知到老學者的腳步在接近中。

金髮學者沒再堅持,折好長棍堆放在角落,低著頭向外走去;恰逢老學者推門而入,看到金髮學者輕哼了一聲,嚇得金髮身子一抖,快步向外。

老學者本來要說什麼,見到廁坑旁的李閱又沒說話,靜靜來到廁所的月光位,掀起長袍蹲了下去……

李閱以意念微微抵住門,另一端則釋放意念,將老學者緊緊包裹……

隔著身軀,李閱的意念無法觸及老學者的內部,於是只能外部攻破……

不知是緊張還是什麼,李閱幻化出的人形站在原地不動,念力卻遲遲沒有扼住老學者的脖子——這是個人,即便他眼神渾濁、內心陰暗,但卻也依然是個人。

李閱殺死過魔狼芬迪斯,也以一枚小石子抹除過骷髏兵的存在……但面對老學者的時候,還是猶豫了。

「你在幹什麼?」老學者發覺有異,望向了站在旁邊的李閱。

【惡意+199!】

【發動……集中盜取……拉里斯的心臟壽命!】

驀然間,李閱在老學者的手邊感知到了一股輕微的魔力波動;緊接著,那股魔力彷彿化作了一雙魔爪,瞬間襲向了第六藏書室外的廊上,那偷懶沉睡的拉里斯……

李閱身披偽裝,老學者的施法搞錯了對象。

就像是一個握緊手槍但猶疑開火的槍手,李閱還沒想清楚是怎麼回事,但看到了敵人的「拔槍」動作,便下意識地扣動扳機。

「呃……」老學者只覺脖頸被狠狠勒緊,將自己提到了半空之中。

而也是在這時,李閱才反應過來,老學者是誤把自己認成了廊上的奴隸學者,攻擊錯了人。

「你剛才做了什麼?」李閱湊近老學者,向他傳念。

老學者就像是被一塊破抹布,無形的手扼在半空中,扭動著身體。

【吾將每個人都拖入了儀式,隨時可以盜取他們的生命……】

老學者的嗓子中發出「嗬哬」的聲音,說不出話,但在內心中回答著李閱的問題。

這是李閱早就設想好的拷問方式——利用惡魔圖鑑洞察人心的效果,通過「詢問」特定的問題,從惡魔圖鑑的反饋中得到接近真實的答案。

老學者很輕,用念力扼殺綽綽有餘——事到臨頭,李閱卻莫名想起了些別的,差點錯過了接下來老學者的心念。

【念出咒語……殺死你……】

「啊……哈……呵……」老學者勉強哼著,眼睛卻止不住地向上翻,無法詠唱任何一句惡咒。

「剛才你們說……逃走,準備怎麼逃走,什麼時候逃走?」李閱絲毫不敢放鬆,

迅速傳念榨取有用的情報。

【下個滿月……惡魔市集……廁坑……爬下……】

老學者意識模糊,囫圇回答,很快便再也無法反饋有用信息;而在李閱的原計劃中,當拷問進行不下去時,本該稍微讓老學者緩口氣繼續回答,可是在見過了他的魔法之後,李閱不敢冒這個險,就這樣看老學者浮停空中,不再扭動。

【惡意+299】

這是老者最後定格的,全部的,想要殺死李閱的惡意。

異味傳來,李閱湧起極大的不適;老學者死了,就像一個抹布一樣死在了廁所里。

李閱搖搖頭,強忍著把屍體扔下廁坑的衝動,轉而將其扔在了摺疊長棍所在的角落——一個死了,還有兩個,不能半途而廢。

即便此刻李閱不知道什麼是惡魔市集,也沒想明白如何「逃走」。

午休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刻鐘,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外面還是靜悄悄的,奴隸學者們有的在補眠,有的則繼續用枯乾的雙唇儘力使硬肉塊變軟,以便他們咽下。

李閱迅速消耗150惡意,將自己幻化成老學者的樣子,理了理長袍,打開了廁所的門。

「你們……」李閱向另外兩位高齡學者揮手。

廁所旁鋪位上躺著的金髮學者突然身子一抖,像是受到了驚嚇。

李閱反覆確定以金髮學者的角度看不見廁所的內部,一時間想不通為何如此,但也不能用惡魔圖鑑進行分析——李閱必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另兩位高齡學者身上,以便完成計劃。

【進入廁所……了解更多計劃……】

另兩位學者還以為老傢伙是要分享逃跑計劃,快步向廁所走來;李閱藏於門后,感知著他們的狀態,敲定最後的細節。

咿呀——

兩位學者推門而入,不疑有他,任李閱閃身將他們讓進了廁所里。

「這?」兩位學者在李閱關門的同時注意到了角落的屍體,第一時間便認出了是老學者,愕然回頭,驚悚之意直衝頭皮——身後的是誰?

「我受夠你們兩個了!」老學者模樣的李閱怒喝一聲,還偽裝出了一些壓低語聲的效果。

兩位學者萬分驚駭,完全想不通眼前發生了什麼,又暗示了什麼。

然後,他們就看見李閱幻化成了第三位魁梧學者的樣子,用那略含暴躁的語聲說:「正好我也看你不順眼很久了……」

眼睜睜看著面前一個上司變成了自己,說著聽也聽不懂的話,是什麼感覺?

第三位學者疑惑之餘,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第二位學者掌中則瞬間魔力翻湧!

而李閱立刻按照計劃發動念力,包裹住第二位學者的頭,將其壓在了廁坑裡的一片腌臢之中;同時,李閱扯動第三位學者的身體,狠狠地把他的頭撞在了牆壁上!

砰!

第三位學者迷迷糊糊,大腦一片混亂,卻被李閱的意念強行掰動骨骼,伸出了右手,按上了第二位學者的後頸,就像是他主動的一樣……

對,這就是李閱在腦海中布置好的情節——學者密謀、內訌、按頭殺。

即便李閱已經經過了至臻魔石的洗禮,但同時用念力操控兩人還是頗為吃力,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鬆——以李閱現在的念力強度,當然還是沒辦法對像魔狼芬迪斯那樣的敵人造成傷害,不過控制兩個體弱人類的行為還是勉強做得到。

【這個人是誰……要活下去……】

兩位學者的思緒不約而同。

「盜取生命的儀式,你們在哪裡學的?」李閱同時向他們傳念。

【桌上原本就有刻印……書里記載了儀式咒文……他進行了修改……我們成為了受益者……】

李閱點點頭,與自己猜想得差不多——奴隸學者從藏書庫的書籍中……學到了一些儀式相關的知識,然後通過了幾年時間的鑽研,找到了利用之法。

「誰刻的?」李閱需要確認,此後不會有人繼續藏在注意不到的地方、以察覺不到的方式……盜取自己的生命。

【上一任魔王……】

這下輪到李閱驚訝了——上一任魔王?那個最近才被現任魔王打落王座的魔王?他在藏書庫里留下了什麼?

思索間,第二位學者以一種悲慘的方式溺斃,第三位學者卻好像回復了一些力氣,關節噼啪作響,努力抗拒著李閱的意念。

李閱感知到第六藏書室的逐漸響起的喧鬧聲,遂集中全力,再度狠狠地將第三位學者的頭砸向石牆……

砰!

廁所安靜了。

敲門聲響。

幻化成老學者樣貌的李閱打開房門,半遮住了投向內里的視線,恰好露出了第二位學者抽動的腳、第三位學者磕破的頭。

「你們出去。」李閱模仿著老學者的威嚴。

學者們竊竊私語著,廁所里像是有看不見的磁場,吸引著他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內投去。

終究還是老學者的威嚴戰勝了好奇,學者們低下了頭,按照李閱的吩咐紛紛離開床鋪,去往外面的走廊——他們想,午休時間將盡,第六藏書室出現死亡事件,接下來的八個小時……或許可以休息休息?

李閱看最後一個離開的學者關上房門,便用意念將其抵住,接著從廁所中拉出老學者的屍體,撕開他的床鋪扯成一條,掛上了凸起的牆垣成為絞索;最後,李閱將老學者的脖頸套入其中,再拎了個歪斜的凳子,推倒在了他的腳下。

做完這些,李閱重新變回腦靈的模樣,擠進了第六藏書室門上的牆縫……

「吱嘎……」木門扯開一道縫隙,傾瀉而出的月光中,一個老邁的人影正來回搖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九章 廁所殺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